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丁咚:倪萍是不是女人?

p110728108

倪萍女士虽然是个公众人物,是个挂着官方头衔的公众人物,却毫无公共意识,也缺乏作为公众人物和民意代表的社会担当,说得更难听点,她老人家简直食古不化,身体虽然已经跨入二十一世纪,享受人类文明的一切成果,脑袋却还停留在中世纪,抱着为统治者“擦皮鞋”的思维,甚至抱着为权贵站台的思维,这是最要不得的。

某种程度上说,他总要比李敖、孔庆东之流主动做哈巴狗、捧臭脚要来得强一丝丝。

唯一可以让人毫无顾虑地痛斥的,是她的“添乱论”——你老人家不干好事也就罢了,为了自己的可怜处境,主动干坏事,却是不可原谅的!

倪萍是不是女人?这话乍听起来有毛病,因为倪萍是个女人,天下皆知。倪萍不仅是个女人,而且是一般人眼中的杰出女人。

之所以问这句话,是因为最近围绕“共和国脊梁奖”和冷漠对待温州动车事件,倪萍女士遭受到了强大的网络围攻,先是对倪萍够不够资格获得“共和国脊梁奖”表示质疑,继而传出她涉嫌用金钱买脊梁奖,在温州动车事件招致众怒后,一向颇为热衷对时事表态的倪萍却出奇地沉默,并在公众追问之后表示“既然无能为力,就不想添乱”。

一些“不明真相”的网友跟帖为倪萍女士开脱责任。说什么“何必去苛求一个女人”,说什么“全中国人民都可以胜任脊梁这一称号”,说什么“她没有实权,只有一个名而已”。

事实上,倪萍女士是“不添乱论”的发明者。若干年前,她就公然对外宣称,自己作为政协委员从来没投过反对票,当时她给出的理由,也是“不添乱”。在她看来,作为人大代表或者政协委员,投反对票,就是给社会、给国家“添乱”,如今,在她眼里,无疑,作为公众人物,对外发表言论,也是给社会、给国家“添乱”。

回到前文,众所周知,脊梁一词最著名的出处,来自鲁迅先生的杂文,他对“中国脊梁”的诠释是,中国自古就不乏默默奉献的人、拼命硬干的人、为民请命的人、舍身求法的人。作为“共和国脊梁奖”,其字面上的意思就是以鲁迅的这几句话为蓝本的。凡是获得这个奖的,至少要具备上述四个类型之一种,才够资格,否则就是滥竽充数。

倪萍女士能够和“共和国脊梁奖”沾上边的,大概只有“默默奉献”。但很显然,她是不甘寂寞的,一点也看不出默默的意思。她是公众知名度很高的人物,频频出镜,而且担任了负有为民请命责任的官方职务,从这两方面来看,倪萍女士不仅是个女人,而且超越了一个普通女人,应该面对社会现实,走出默默奉献的“境界”,积极为民请命。换句话说,她要么做奴颜媚骨的谗臣,要么就要做民族的脊梁,除非她卸去她头上的一切光环,老老实实做个平头百姓。

而遗憾的是,倪萍女士虽然是个公众人物,是个挂着官方头衔的公众人物,却毫无公共意识,也缺乏作为公众人物和民意代表的社会担当,说得更难听点,她老人家简直食古不化,身体虽然已经跨入二十一世纪,享受人类文明的一切成果,脑袋却还停留在中世纪,抱着为统治者“擦皮鞋”的思维,甚至抱着为权贵站台的思维,这是最要不得的。

公平而论,这并非她一个人的过错,社会大环境决定了她以及大量公众人物“逃避现实”,一边享受公众追捧对来的好处,一边对公众的利益漠不关心。想想看吧,她是如何获得今天的“成就”的,一个不懂得现世“潜规则”者,在她成名之前,在她被贴上众多光鲜头衔之前,就会被无情的手扼杀掉。何况现如今她已经混成老大妈的模样了,按照娱乐界的规律,早已是过气的明星,因此唯谨唯慎,生怕捅了漏子,惹祸上身,当属可理解之列。某种程度上说,他总要比李敖、孔庆东之流主动做哈巴狗、捧臭脚要来得强一丝丝。

唯一可以让人毫无顾虑地痛斥的,是她的“添乱论”——你老人家不干好事也就罢了,为了自己的可怜处境,主动干坏事,却是不可原谅的!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