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明镜月刊揭开胡锦涛张德江失踪之迷

p110802102

实际上,绝大部分在京的高官从7月下旬起都在北戴河的别墅携家人度假消夏了。

即将出版的《明镜月刊》(第19期)用数万字篇幅披露了温州动车事故之后,中国媒体起义、网友造反的详情 , 《明镜月刊》更揭开事故发生之后,中共最高层集体失踪之迷:都在北戴河的别墅携家人度假消夏。

州动车事故后几天内,从民间网络到官媒大报,管不住的激烈言论,压不住后的失控事态,一时间颇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意。

官民之间,媒体和宣传部门之间,官官之间所表现出的一次次“让人眼前一亮”,很容易让人想起1989年“六四”前夕的一幕幕。毫无疑问,现在的中国社会正呈现出一种深具中国特色的社会现象:政府无论说什么,民众都不相信;政府越是强调,民众就是越不相信。官方媒体的声音越大,民众的质疑声就越强;而只要是挑战官方的,或者与官方说法不同的信息,不管是否是真的,老百姓都信。官民对立和官民矛盾不敢说绝后,但也算空前。政府的权威和诚信受到前所未有的质疑和挑战,甚至胜过“六四”时。

故扑朔迷离中,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消失”了,在温家宝总理抱病来到现场后,张德江 “人间蒸发”了,事故调查的关键期,不见了负责处理事故的第一负责人,也确让人觉得匪夷所思,是知道自己做错了避避风头,还是…..?无人得知。

其实动车事故后续报道中,消失的何止张德江,胡总书记也不知道哪里去了,自始至终不见动静,除了借张德江、盛光祖和温家宝之口的传出的“高度重视”,“抓紧救人”这种说了和不说没什么区别的圣谕之外,全然没有了胡锦涛的身影。

在全国全民聚焦的动车事故后数天内,胡总书记除了“同南非总统祖马通电话”、与科罗马总统就中国与塞拉利昂建交40周年互致贺电这种“动态”外,一路消失,也一度让人难以琢磨。

善良的人们还曾猜测是不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们各管一摊,事故最初既然交给了张德江处理,所以别的领导人也就没再露面,或者领导人们在日理万机别的国家大事。

但实际上,绝大部分在京的高官从7月下旬起都在北戴河的别墅携家人度假消夏了。

知情者对《明镜月刊》爆料称,从7月中下旬起,在京的政治局委员以上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携家人去北戴河度假疗养去了。这也就是22日、23日两天,胡锦涛集中精力,主持了党外人士座谈会,主持了决定召开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的政治局会议和向新晋升上将军衔的高级将领颁发命令状和合影留念外,之后别无其他露面的重要原因。其他在京的政治局委员和常委也多是如此,把需要出席的活动匆匆整合在22日,23日完成———领导们已经进入休假状态了。

当然,在北戴河除了和家人休假,另外一件大事就是就最关切中共十八大人事问题互相探底。

知情者称,张德江也是在北戴河和家人度假时接到动车事故的汇报后动身赶往温州的,他从温州回京后,也是回到了北戴河的别墅和家人继续度假,也得以继续和其他领导人们套近乎,为自己十八大入常铺路。这也是他为什么不愿意“挂头牌”,不当国务院事故调查组组长的一个原因。而是次动车事故调查组的组长是国家安监局长骆琳。按现行体制,国家安监局虽属正部级单位,但相对属于内阁成员的铁道部部长盛光祖来说,就算骆琳手持“尚方宝剑”仍是“矮了半截”,因此不少网民调侃说,“下级查上级,你说怎么查?”

当然不愿意在北戴河放弃和常委们套近乎的还有刘云山。动车事故后屡对媒体发“禁言令”的中宣部成为人民公敌之际,其部长刘云山也正在北戴河度假。不少对付媒体人的指令就是刘云山在北戴河的度假别墅中发出的。可怜多少媒体记者忍热熬夜写好的一篇篇报导和编好的一个个版面就是在这么一种倍具讽刺意味的现实中被枪毙掉,多少努力和心血付之东流。

知情人还对《明镜月刊》说,其实,惦记十八大人事班子的何止这些有望入常的政治局委员们。胡总书记从去年开始,脑子里其实只有这件事,早没心思想别的事了。而抱病的总理温家宝看到压不住局势后,匆匆赶往的温州事故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