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张书舟:头七 咫尺天涯 揪心记忆

7月23日

19:17 D3115进入温州永嘉站前,雨越来越大,闪电频繁。温州教师施李虹为女儿小伊伊写下了最后一条微博:“人小脾气大,小宝贝,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懂事啊。”

“妈妈,我要妈妈”。—来自山东菏泽的王海茹和曹卫东夫妇在出事前几分钟,用手机拍下了所在车厢的一段视频,这仅仅39秒的视频,是D3115次列车第16号车厢留给世界的最后影像。不到五分钟之后,撞击猛烈发生,整个车厢几乎被撞成一堆废铁,乘客伤亡惨重。视频第27秒,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在喊妈妈,事后被亲友证实是同车厢的小伊伊在喊妈妈。

19:53许 D3115次动车先行进入永嘉站停靠在站台旁。不到3分钟,列车长蒋晓梅得到信号后,下令将车门关闭。车门虽关,但列车却未动,一直停了大约20分钟。蒋晓梅让乘务员通过列车广播告诉旅客“因雷雨天气,为确保行车安全,列车临时停车,请广大旅客予以谅解,我们表示深深歉意。”

20:05 听到消息后乘客网友“希希宋”用手机发出一条微博:“动车到了永嘉站竟然停止不前了,列车员说因天气打雷原因,暂停一下,以保安全。”

20:11 绍兴人杨峰收到妻子陈碧的手机短信,火车因为天气原因在永嘉停了。当时杨峰正在忙,没有回信息。

20:12 D301次动车驶入永嘉站,就停在D 3115次动车一侧。

20:15 调度发出D3115次动车出发信号,D 3115次动车驶出永嘉站。“但相比之前的正常时速,此时列车速度却明显慢了下来。”列车长蒋晓梅说。

驶离永嘉站约5分钟,D3115次动车广播提醒旅客收拾好行李“温州南站快到了!”。第13节车厢的乘客、中移动温州分公司员工林霞收起小桌板,起身拿下行李,等她坐下后,车却又停了。她没有在意,两分钟后,车又缓缓启动……

20:24 调度发出D 301次动车出发信号,D301次动车也驶离永嘉站,车速也快了不少……

当D 301次列车驶出永嘉站时,第4节车厢里,福建旅客何红正在车厢里走动。他无意中抬头看了下车厢过道上面的显示板:时速118公里。

先行驶出的D 3115,在双屿桥段缓缓停下。500米外正纳凉的陕西人侯志高心里纳闷,“火车怎么趴窝了?不会又是要给别的车让道吧?”

“我终于到家了!好开心!”—20时24分左右,已经抵达温州境内的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的大一女生朱平给室友发了一条短信,这或许是她年轻生命中的最后一条短信。

20:31 在温州市鹿城区黄龙街道双坳村下岙处的瓯江大桥上,D301次动车高速追上前车。D301次动车紧急制动停车,车厢剧烈震动,车内全部停电,列车长沈冰倩等人利用电台联系司机潘一恒,没有回应。当沈冰倩巡视到5号车厢的时候,发现4号车厢已经担到桥梁上了,前面三节车厢已经下去了。

一份近日网上流传的调度报告列出了调度作业全过程,其中提到“当晚8点14分,调度布置D 3115次永嘉站开车,通知司机区间遇红灯后转目视模式20km /h运行。”永嘉站一徐姓工作人员和温州南站吕姓站长分别承认,该调度报告属实。调度报告透露,当晚7点半开始,显示信号确实出现了异常,温州南站由此转入非常站控模式,由调度人员给出行车指令;正是在这一模式下,D3115次列车收到了遇红灯转目视模式的指令。根据上述调度报告,19:39分登记永嘉-温州南下行线三接近轨道电路出现红光带并通知工、电务,工务于20:30分销记,电务未销记,而1分钟后惨剧发生。

21:50 被从坠落的车厢里挖出的陆海天,被送到了温州市鹿城区人民医院。几分钟后,心跳停止,瞳孔放大;在持续了整整一个小时的心肺复苏后,仍然没有恢复生命的迹象,宣告死亡。

22时左右 最后的电话

—朱平家的电话铃声响起,来电显示是朱平的手机。听筒里只传来一点极其轻微的声响,接电话的母亲以为是手机信号出了问题。在那辆永不能抵达的列车上,重伤的朱平用尽力气留给等待她的母亲的最后一点讯息。

22:44 朱平被送到医院,23时左右经抢救无效后身亡。

午夜 铁道部紧急向各铁路局下发了调度命令,通报温州动车事故有关情况,要求所有铁路局局长深入一线指挥,强化安全管理,全面检修线路及机车设备,强化安全意识,确保运输安全。

7月24日

凌晨 开车4小时赶到温州的杨峰发现现场已经被封锁了。在现场附近,杨峰在几具被抬出来的遗体中认出了妻子的姐姐陈熙和她4岁的儿子辰辰。

凌晨1时左右 200余位温州市民自发前往温州血液中心献血。温州市血液中心献血已经严重饱和。

2点40分 抢险指挥部称,32人遇难。

凌晨5时 死亡人数已上升到33人。

上午 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表示,初步了解,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原因是雷击造成设备故障导致的。详细的情况,正在进一步的调查分析之中。

“你信不信,由你,我反正是信的”。

“这是生命的奇迹!”

—晚10点42分,铁道部召开新闻发布会,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答记者问。当有记者问到车体为何匆匆掩埋及为什么在救援结束后拆解车体时,还能发现活着的小孩时,王勇平说出了上面两句话,很快成为最新网络流行语

当日,受动车追尾事故影响,福州火车站、福州南站共有26趟往浙江、上海、北京等方向的动车停运,铁路部门停运列车共58列。

下午5:20 不到3岁的小女孩项炜伊获救,成为最后一名幸存者。

18:00左右 最后一节车厢被吊车从高架吊下地面,据现场救援指挥人员介绍,事故清场工作已进入尾声。

7月25日

当日 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事故路段恢复通车。

上午,杨峰在殡仪馆通过照片辨认找到岳母温爱平的遗体。

11点50分,在温州附二医院中,杨峰从伤亡者名单中看到了妻子陈碧的名字。去往殡仪馆的路上,杨峰接到电话确认找到的遗体是陈碧的,但遗体已经面目全非。

7月26日

凌晨1点 来自福建的遇难者林焱家属与温州政府相关工作组签订伤亡赔偿协议,一次性获赔50万元。这是该起事故达成的首个赔偿协议。

当日 项炜伊的主治医生陈星隆介绍,孩子的生命体征恢复得很好,按照目前恢复的程度,应该不会考虑截肢。

当日 事故死亡旅客赔偿金标准已确定,每名遇难者拟赔付50万元。

当日 温州市警方公布“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第一批遇难者名单,共包括28人。这份名单中,浙江籍17人、福建籍7人、安徽籍1人、河南籍1人、天津籍1人、意大利外籍1人。

7月27日

当日 温州警方公布了第二批“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遇难人员名单,共有7人。第二批遇难者名单中,福建籍4人,北京、浙江、湖南籍各1人。

7月28日

当日,温州警方公布了第三批“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遇难者名单,共计4人。福建籍3人、浙江籍1人。

“7·23”动车事故是由于温州南站信号设备在设计上存在严重缺陷,遭雷击发生故障后,导致本应显示为红灯的区间信号机错误显示为绿灯。—上午,国务院“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调查组召开第一次会议,上海铁路局局长安路生汇报了事故初步的情况分析。

上午,北京全路通信信号研究设计院有限公司28日在其公司网站上发布《致“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死伤者及家属的道歉信》

“作为总理,我对在事故中遇难的人们表示无限的怀念。对发生这样的特大事故,表示十分痛心。”—7月28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抵达温州,看望伤员、查看事故现场并举行中外记者会。他要求事故调查全过程公开、透明,给群众一个负责任的交代。

D3115

从杭州到福州南,发车16:36,到达21点45分。按照正常时刻表,将在19:47到达永嘉站,19:57到达温州南站。

D301

从北京南到福州,发车早上7:50,到达晚上9:26。按照正常时刻表,将在19:42到达温州南站。D 301次动车本是途经永嘉车站,不应该停车的,但是那一晚由于非常站控的原因也在这个永嘉车站停留了10多分钟。

事发时间

7月23日20:??

目前共有5个版本,分别为20:50、20:34、20:27、20:38、20:31。前4个都出自新华社,最后一个为媒体根据调度报告求证所得。

部分遇难者:

驾驶D301列车的司机潘一恒

陆海天 D301次的3号车厢

朱平 D301次 车厢不明

陈碧(杨峰妻子,孕妇)和父母、姐姐、外甥 D3115次16号车厢,除父亲外全部遇难,4口5命

小伊伊爸爸项余岸,妈妈施李虹D3115次16车厢,爸妈遇难,小伊伊在20小时后获救。

(采写:张书舟 综合新华社、央视、中国青年报等媒体公开报道整理/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