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学习时报:警惕以“左”谋私

p110730110

仅仅自己“左”是不够的,有时还需要以打击“右”作为垫脚石。比如风闻某人与上级精神有不一致的言论,或写文章偏离了“左”的调子,他们或充当告密者,或毫不迟疑地直扑上去,犹如疯狗一般一阵狂撕乱咬。如此这般,其勇于革命的豪情就出来了,爱憎分明的政治立场就出来了,在革命队伍里的可靠性也就出来了。对于这样的人,组织不重用他们又重用谁呢?

保持“左”行的人不仅有思想,而且有着与众不同的“深刻思想”。对他人,他们似乎不食人间烟火;对自己,他们比谁都看得明白,如意算盘比谁都打得精明。中国社会的快车许多时候都是偏“左”而行,现实告诉人们,宁“左”勿右,“左”比右好。如果说拿钱买官已是一种投资手段,那么“左”则是为升迁而做的一种精神和智力投资,是一种无本而又可靠的政治买卖。这是谋求私利最顶级的智慧,是一切有廉耻之人、有良知之人所不能做到的。

我们通常都说“以权谋私”、“以职谋私”,但却忽视了另一种谋私手段以“左”谋私。

我们来看历史。康生的发迹并非因为是“官二代”,主要始于1942年在延安搞的那场“抢救失足者”运动。因为此,他很快成了中央政治局委员。柯庆施可谓是从领袖言论中领悟意向的“神人”,以在“潘杨事件”、“胡风事件”中得“风气”之先的果敢作为和在庐山会议上准确把握领袖的脉搏的“政治素养”,这位“好学生”差点将国家总理取而代之。至于张春桥、王洪文如何发迹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位置,也无不靠制造一系列极“左”活动而大捞政治资本。诸如此类,正如史学家李乔先生所说的,这叫“左得利”。因“左”倾而捞得一顶官帽者亦所在多有。古有“左迁”一词意为降职,而于今正相反因“左”而升迁。

现今公然打着革命旗号要批斗谁,举着革命的高帽要压倒谁,已被“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浪潮所淹没,被建设“和谐社会”的旋律所和谐。但这决不能说以“左”谋私的市场就已消失,有些“革命同志”早已调换了“左”的方式。比如,在一个新理论提出之初,一个新精神下达之始,他们的响应比谁都迅速,行动比谁都积极,不辨是非,囫囵吞枣,有没有弄懂先来个抢先表态,辨没有辨清早来个遵照执行。就是要让上面看到他这个人永远是“革命的急先锋”,永远都是那么高调做事。对于这样的人,组织能不重视么?

仅仅自己“左”是不够的,有时还需要以打击“右”作为垫脚石。比如风闻某人与上级精神有不一致的言论,或写文章偏离了“左”的调子,他们或充当告密者,或毫不迟疑地直扑上去,犹如疯狗一般一阵狂撕乱咬。如此这般,其勇于革命的豪情就出来了,爱憎分明的政治立场就出来了,在革命队伍里的可靠性也就出来了。对于这样的人,组织不重用他们又重用谁呢?

终于爬到了高位,可他们真的是要为革命做贡献吗?如果我们以为然,那就太幼稚了。在我所知的这些人中,无一不是以此来谋求更多的利益。权力大了,所享待遇的标准更高了,谋取私利的面也更广了。他们与那些从来不讲冠冕堂皇理论的打家劫舍者并无二致,送多少礼金,来之不拒;送多少财物,照单全收,甚至还要借助手中权力安插子女、荫庇子孙,对他人实施敲诈勒索。

还是马克思说得好:“思想一旦离开利益,就会使自己出丑。”保持“左”行的人不仅有思想,而且有着与众不同的“深刻思想”。对他人,他们似乎不食人间烟火;对自己,他们比谁都看得明白,如意算盘比谁都打得精明。中国社会的快车许多时候都是偏“左”而行,现实告诉人们,宁“左”勿右,“左”比右好。如果说拿钱买官已是一种投资手段,那么“左”则是为升迁而做的一种精神和智力投资,是一种无本而又可靠的政治买卖。这是谋求私利最顶级的智慧,是一切有廉耻之人、有良知之人所不能做到的。

(张心阳)

评论

  • 自然上海 说:

    一切都为了封建的权,在运做,拿人民的血汗钱,来做封建的官,来统治人民,这就叫唱紅。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