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北风:要对作恶的这帮人形成威慑

p110730101
中国新媒体人北风。

北风:我不敢说这次对陈华的挑战一定会有这样的效果,但是一定要反对体制内从事着互联网审查这类工作的人,在我看来,他们是在作恶的这帮人,要对他们形成一定的威慑,他们应该非常清楚的知道,他们所做的事情在历史上是一件肮脏的事情,对中国的进步也是起到了一个阻碍的作用,以后一定会遭到清算,所以针对这些个人有合理性。

7月28日,中国新媒体人、现就职于阳光卫视的北风在Twitter微博上发布信息:”有关部门下令腾讯删除我的微博,我宣布,跟北京网管办陈华全面开战。”随即他在网上公开陈华的电话,并向网友征集有关陈华对互联网管制、作为政府官员贪腐等信息。有很多网民在网上作出回应。

在此之前,北风在新浪微博上已经有多次帐号被删除的经历,因为发布”7.23动车事故”遇难者调查名单,25日他多次注册后的帐号再被封杀。而”7.23动车事故”事件发生后,新浪、腾讯微博等已经删除多条和事故有关的”敏感信息”,法学学者贺卫方呼吁中国人大常委会根据《宪法》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对事故进行调查和听证的信息也遭删除。

记者:发起这次挑战的直接原因是什么?

北风:因为我在新浪的微博帐号连续有三个被删除,腾讯有一个帐号被删除,并且我非常明确的知道,这些删除的指令来自北京市网管办,也就是网络管理处处长所在的机构,陈华作为所在机构的负责人,我要对他提出我的回应或反击。

记者:听说以前你和陈华也有过交锋?

北风:我和他的交往来自于当时我在网易的工作,我当时负责网易博客,曾被网管办叫到北京,当面说过网易内容管理的问题,陈华给我的评论是”其心也异”,在那之后两年中遇有重大事件发生时,我认为网络管理出现问题时,我就会打电话批评他,有时候也会发短信给他,他有时候会回复”你还没有忘记我!”我这样做是想时刻对体制内从事着互联网审查的人要保持压力。

记者:当发出挑战后,有一大批网友对你表示支持,也有人提出质疑,这是你个人与陈华间的恩怨,对这样的想法你怎么看?

北风:毫无疑问有我个人的情感,但如果你看到中国互联网审查的现状的话,我认为我所做的事情是针对一个群体,这个群体所做的事情是对中国的互联网进行审查,很多网友都知道,腾讯、新浪等微博,特别是新浪微博,已经有无数的帐号被封闭、被禁言、被审核,萧瀚(中国政法大学老师,公共知识分子)转世高达一百次,这就是明显的一个例子。这当然不是我个人的恩怨问题,这是我个人向体制内作恶的一帮人的挑战。

记者:你以前也说过,惩罚体制内作恶的人,也是反抗体制的一种有效手段,这次对陈华的挑战你会有预期效果吗?

北风:我不敢说这次对陈华的挑战一定会有这样的效果,但是一定要反对体制内从事着互联网审查这类工作的人,在我看来,他们是在作恶的这帮人,要对他们形成一定的威慑,他们应该非常清楚的知道,他们所做的事情在历史上是一件肮脏的事情,对中国的进步也是起到了一个阻碍的作用,以后一定会遭到清算,所以针对这些个人有合理性。

记者:互联网有审查也有突破,这次”温州动车事故”,包括温州律协道歉,官方赔偿标准提高等,你觉得是不是微博表达的民意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北风:前两天我看到有句话,非常说明这个问题,以前”一看到推特上的内容,觉得中国马上要革命,但是看到微博上的内容,觉得至少还要100年。”,但是前两天这种说法变成”看到微博上的内容,觉得中国马上要革命了,但是看到街市上来来往往的人,觉得中国还需要100年。”这是一种很微妙的变化,从前段时间新浪微博对”红十字会”到”7.23动车事件”民众的反应来看,中国整个网络的”舆论场”已经改变了,大家可能再也不相信官方的宣传,会提出很多质疑和真相的要求,这就是一个非常大的转变。

记者:中国学者秋风也很赞赏网络上的这种民众的向上力量,但如何变为常态力量是他所担忧的,你觉得互联网审查是否能扼杀这股力量?

北风:这种网络质疑或追求真相的力量会不会持续,这个其实不用担心,中国太大了,并且现在如果象新浪如他们自己所说,用户数以千万计的话,中国有那么多的负面事件,会被一个一个的拿出来”扒皮”和评说。只要信息能够流通,就会带来权利的诉求,最后自然会催生变革,这是很自然的过程。

(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