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XUPING:“儿子”就是不能太自由

p110729102
中国第八任铁道部长丁关根。

简历可以“漏”掉,历史的事实却是无法改变的。发生在该领导同志身上的这些职务任命和免职决定,曾经在光天化日下公诸于众,它使我等P民惊诧不已。而对于那些可能遇到“免职”的官员们而言,它却是一颗定心丸:“免职”,只不过象渡个假、洗个澡一样。过后就能复职,说不定还会升官呢。

这样的情景,到了现在有变化吗?有。那就是:不但“免职”后还能复职、升官,即使触犯众怒夺记者笔,还照样能升官。

全国政协委员倪萍是这样诠释自由的:

自由是什么?我在儿子身上试过。今年六一是他最后一个儿童节,我说今天早6点到晚12点你想干嘛都行,包括不上学。自由的结果是几盒方便面下肚,游戏机玩到23:59,桌上一堆饮料瓶…儿子问:“暑假能申请自由吗?”“不能!”“自由归谁管?”“我!”“为什么?”“我是你妈!”多没力量的理由,但没办法。

按照倪萍的为人为事,她在这里只可能是把“我”暗喻为国家和政府,而“儿子”是在暗喻人民,首先包括她自己。因为她是把国家和政府当父母、不给父母添乱和从不在两会上投反对票的“共和国脊梁”。——她是个不要自由的“很乖、很听话”的“儿子”。

然而,我认为:对倪萍委员的诠释,可以有另外一种理解,那就是:把“我”理解为公民、把“儿子”理解为权力。——想必倪萍委员是绝对不会接受这种理解的。不过倪萍委员也不必惊恐,这也只是我等P民的理解而已,与你的本意无关。

这个“儿子”不能太自由,确实如此。他太自由了,就不是简单的“几盒方便面下肚,游戏机玩到23:59,桌上一堆饮料瓶…”了。而是如有网友说的那样:因为这个“儿子”太自由,我们“到了打个雷就能让火车追尾、过个车就能让大桥垮塌、喝几包奶粉就能肾结石的地步。”

火车追尾是因为老天爷打个雷“引起”的。可惜,领导没有免老天爷职的自由。那就免局长、书记职吧,让这些“特殊材料”代天“受过”吧。

此时,我却想起一份与免职无关的某位领导同志的简历来:

“……1985年任铁道部部长、党组书记。同年在中共全国党代表会议上被增选为第十二届中央委员。1987年当选为第十三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1988年至1989年任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国家计委副主任,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1988年8月至1990年11月任国家计委副主任兼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1989年6月在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上增补为中央书记处书记。1990年至1992年12月兼任中央统战部部长。1992年10月当选为中共第十四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1992年12月至2002年10月兼任中宣部部长。1997年9月当选为第十五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

为什么会想起这份与免职无关的简历呢?这是因为在《刘植荣:中国重大铁路事故一览》中看到这样的记载:

“10、1986年1月15日,武昌开往广州247次旅客列车,运行在京广线白石渡至坪石间,由于犯罪旅客在7号车厢实施爆炸,造成旅客死亡7人,重伤11人,轻伤27人;

11、1987年2月18日,三棵树开往加格达奇的373次旅客列车在肇东车站因为旅客携带的夹克油着火,造成旅客6人重伤,7人轻伤,旅客大破1辆,中断行车1个多小时;

12、1987年4月22日,双鸭山开往齐齐哈尔的98次特快列车,当运行到滨北线松花江大桥时,列车14号车厢发生犯罪旅客实施爆炸,造成12名旅客死亡,44人受伤,客车报废1辆;

13、1987年7月18日,郑州开往重庆的287次旅客列车,运行到京广线孟庙车站时,由于罪犯旅客在9号车厢实施爆炸,造成副列车长和另外8名旅客死亡,30名旅客重伤和39名旅客轻伤,客车大破2辆

14、1988年1月7日,广州开往西安的272次旅客列车,运行在京广线马田墟车站时,6号硬座车厢由于旅客携带油漆发生火灾,造成旅客34人死亡,30人受伤,客车大破2辆;

15、1988年1月17日,三棵树开往吉林的438次旅客列车,运行至拉滨线背荫河车站时因列车制动失灵冒进信号,与进站的1615次货车发生正面冲突,造成旅客和路内职工19人死亡,重伤25人,轻伤51人;

16、1988年1月24日,昆明开往上海的80次特快列车,运行至贵昆线且午至邓家村间,由于列车颠覆,造成旅客及铁路职工死亡88人,重伤62人,轻伤140人。国务院接受原铁道部长***引咎辞职的请求,3月12日经全国人大常委会25次会议决定免去***铁道部部长的职务;”

……

因此,很明显,那份简历“漏”掉了该领导同志的一段经历。如果把那份简历做完整的话,应该是:

“1985年任铁道部部长、党组书记。同年在中共全国党代表会议上被增选为第十二届中央委员。1987年当选为第十三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1988年3月12日向国务院请求引咎辞职,经全国人大常委会25次会议决定免去铁道部部长的职务。1988年至1989年任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国家计委副主任,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1988年8月至1990年11月任国家计委副主任兼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1989年6月在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上增补为中央书记处书记。1990年至1992年12月兼任中央统战部部长。1992年10月当选为中共第十四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1992年12月至2002年10月兼任中宣部部长。1997年9月当选为第十五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

为什么会“漏”掉?或许简历制作者认为:免职只不过是象渡个假、洗个澡一样的小事,没有必要在简历中提起。

但是,简历可以“漏”掉,历史的事实却是无法改变的。发生在该领导同志身上的这些职务任命和免职决定,曾经在光天化日下公诸于众,它使我等P民惊诧不已。而对于那些可能遇到“免职”的官员们而言,它却是一颗定心丸:“免职”,只不过象渡个假、洗个澡一样。过后就能复职,说不定还会升官呢。

这样的情景,到了现在有变化吗?有。那就是:不但“免职”后还能复职、升官,即使触犯众怒夺记者笔,还照样能升官。

因此,在“到了打个雷就能让火车追尾、过个车就能让大桥垮塌、喝几包奶粉就能肾结石的地步”这段话后面还可以加一句:免职后就能复职或升官。

类似的话,还可以加上的是:一拆迁就能强制实行、一上访就能阻截遣返、一“敏感”就能让警察光临、一翻供就能抓出律师……

至所以会如此,原因就在于:“儿子(权力)”的自由,太滥:而自由归“我(公民)”管?假,太假。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