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笑蜀:动车惨案应成为终止人祸轮回的关键转折点

p091121102
笑蜀,男,真实姓名陈敏,1962年11月生,1984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历史系。现为媒体从业者。主编《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著有《刘文彩真相》、《背上十字架的科学——苏联遗传学劫难纪实》。

这才是我们最大的悲剧,也才是我们最大的危机。我们的问题已经不是人祸,而是人祸的轮回,而是由人祸的轮回所印证的,我们似乎已经丧失人类普遍具有的自我防卫本能。

珍惜那些哭,珍惜那些喊,珍惜那些谴责和批判吧;总之,珍惜那份热血吧。热血在,希望就在。最可怕的不是沸腾的声音,最可怕的是鸦雀无声,及无声背后的人心的死寂。那些沸腾的声音无非显示,国人并未真的彻底丧失自我防卫的本能。即,这点上国人并未自外于人类。

诚然,我们都是玻璃屋中的蝴蝶,但我们却不是软弱的蝴蝶,孤单的蝴蝶。我们有现代文明的照耀,我们有光,即现代文明之光,譬如生命至尊的底线共识,譬如天赐般的互联网和市场经济,譬如因天赐般的互联网和市场经济而逐渐成长、逐渐凝聚起来的公民社会,我们就会有力量,我们的翅膀就可以掀起风暴,解脱人祸轮回的死结,打开大门,打开天窗。

那一天的确远,很远,但我们等得到。只要我们坚持,只要我们相信,只要我们从不停止我们的飞翔。

任何人祸,有一次都多,遑论第二次第三次。但不能不承认,有一次都多在我们这里实在陈义太高。矿难多少次?桥断多少次?楼塌多少次?恶性医疗事故致死恶性食品中毒致死多少次?几乎可以说,在我们眼里,所有的人祸都已经了无新意,从起因,到发生,到发展,到善后,都是完全程式化的、老套的结构。仿佛一个模子倒出来的,仿佛都出自一个创造力、想象力早已经枯竭的编导之手。

人祸不断重复,简直已经成了轮回。我们就困在这轮回的围城之中,仿佛玻璃屋中的蝴蝶,挣扎着到处寻找出口,但总是碰壁,总是碰壁。焦虑,恐惧,渐渐筋疲力尽……

这就是我们生存状态的写照。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723动车惨案会引爆普遍的愤怒。尤其因为动车是高度系统化运营的,任何问题,因此都必然属于系统问题;任何风险,因此都必然属于系统风险。这会让每一个动车和高铁的乘坐者,想起来都不免不寒而栗。

人祸有一次都多,不仅基于生命的不可替代性,所以不应当多;更是基于,人类有足够的智慧和手段,一方面防患于未然,另一方面亡羊补牢,所以人祸也不可能多。

这应该属于人类的自我防卫本能。没这种本能,人类也不可能历经劫难,一路走到今天,走到现代文明。而现代文明之可贵,又尤其因史上最强之自我防卫机制,即以恢恢天网防范、遏止乃至消灭系统性风险的机制。一次已多,决不养痈遗患,决不在同一个地点第二次摔倒,这样的自我防卫在现代文明条件下已发展到极致。

正是在这点上,不能不承认,我们跟现代文明相距过远。人祸的周而复始,无休无止,在我们这里几乎就成了日常生活的常态,人类的普遍规律似乎偏偏就到我们这里止步。面对此起彼伏的人祸,我们似乎已经束手无策,既无智慧亦无手段,只能让人祸牵着鼻子走。

这才是我们最大的悲剧,也才是我们最大的危机。我们的问题已经不是人祸,而是人祸的轮回,而是由人祸的轮回所印证的,我们似乎已经丧失人类普遍具有的自我防卫本能。

把人命当学费,这该是世上最残忍的事。但更残忍的是,这学费交了也白交,什么也学不到,一切如旧,一切都会从头再来,仿佛冥冥中有头怪兽,让我们周期性地,以自己同胞的生命作为贡品上贡。

够了,我们真的受够了。发展当然是硬道理,但在它之上,还有一个更高更大的硬道理,那就是生命至尊。没有任何发展,可以要求生命让路。如果生命都可以牺牲,还有什么不可以牺牲?那种连生命都可以牺牲的发展,对生命来说,又有何意义?要奋斗就会有牺牲,这样冷酷的战争逻辑,在和平时代是早该彻底退出了。任何一个文明的社会,都不可能给这样冷酷的战争逻辑以空间,让它居然可以主导整个的经济和社会发展。

723动车惨案,正好就应该成为这关键的转折点。如果连系统性人祸,连直接威胁到几乎每个出行者的达摩克利斯剑,都不能够引爆我们的系统性的反思,都不能让我们认识我们自身最大的悲剧和最大的危机,都不能触底反弹,那么就不得不承认,我们实际上已经没有底了,我们实际上已经丧失了反弹能力了,因此人祸可以无限下行。

但,真的是这样吗?决不!听听互联网上尤其微博上那些惊涛骇浪,那些不断翻涌的声音:那些沉痛的声音,那些悲伤的声音,那些愤怒的声音。所有那些声音只说明一个,那就是人心不死。不甘心,不死心,所以才会哭,才会喊,才会谴责和批判。

那么,珍惜那些哭,珍惜那些喊,珍惜那些谴责和批判吧;总之,珍惜那份热血吧。热血在,希望就在。最可怕的不是沸腾的声音,最可怕的是鸦雀无声,及无声背后的人心的死寂。那些沸腾的声音无非显示,国人并未真的彻底丧失自我防卫的本能。即,这点上国人并未自外于人类。

诚然,我们都是玻璃屋中的蝴蝶,但我们却不是软弱的蝴蝶,孤单的蝴蝶。我们有现代文明的照耀,我们有光,即现代文明之光,譬如生命至尊的底线共识,譬如天赐般的互联网和市场经济,譬如因天赐般的互联网和市场经济而逐渐成长、逐渐凝聚起来的公民社会,我们就会有力量,我们的翅膀就可以掀起风暴,解脱人祸轮回的死结,打开大门,打开天窗。

那一天的确远,很远,但我们等得到。只要我们坚持,只要我们相信,只要我们从不停止我们的飞翔。

(凤凰网)

评论

  • 自然上海 说:

    一句话,就是推翻中共统制。建立公民社会,建立法制社会。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