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高不祖:政党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

p110606101

拥有八千万党员的党也许是世界最强大的政党。然而,它不能自立,执政六十多年,至今仍靠国家财政供养,因而也是世界上最虚弱的政党。

就为了限制人民自由表达那点事儿,国务院业已摆列出文化部、新出署、广电局等部门,为什么中宣部还要脱衣挽袖,杀上前台?中宣部只是政党自己的宣传部门,连党的喉舌人民日报都管不了,怎么可以站出来对人民指手划脚,发号施令?毛云中宣部是阎王殿,此说不虚,历来如此。中宣部专事钳制舆论,拂阙民意,却由它的对头人 民供养了六十多年,人民真是冤大头。

前二十八年,党在野,虽遭围堵追杀,却仍能自力更生丰衣足食,不受政府填喂,可称绿林好汉。后六十二年执政,视国家财政如政党财政,予取予夺,自行拨款,放肆消费,吸营无忌,日趋膨胀。今驱壳虽已巨大,然质体早已虚亏。唯行党政分离,停止一切政党的财政拨款,促其自立,方可免于不支倒地,轰然而散。

国家财政是人民财政,不是政党财政。国家所有的财富都是人民的血汗和全民的资源换取的。执政党独占独吞国家财政的现象不能再继续。国家财政不能再供养政党。这样简单明了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若政党领袖不能理解,不予接受,那还能在江湖上混下去吗?

除个别专制独裁国家,世界各国的政党无论在野或执政,都靠自力自立。或党产供资,或摹款集资,或党费捐资。不能自力者何以自立?何以称党?政党候选人若参加国家或地方选举,合格者或可获取少量财政补贴,然,仅针对个人,并非政党。政党并不依此而存活。国家财政与政党财政完全分离。

中国现时号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且,只要人民币不断升值,很快就能抢到第一的头衔。然而,只有人民心里明白,标榜第几与我何干?人民自由富有才最重要。不幸的是,人民既不自由,更不富有。几十年人民辛苦劳作创造的财富,大部分都在供养政党。现实是,政党富有了,官员富有了,少数与政党高官利益相关的人富有了。这1%的人群掌握了国家70%以上的财富。而18%的人民仍然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中国人民供养了一个世界上最庞大最昂贵的官僚体系。据分析,现时的行政支出占据整个国家财政支出的39%以上。此一比例远远超出美国的 7.9%,德国的7.7%,俄罗斯的7.6%,加拿大的7.1%,英国的4.2%。光是每年的三公(公款车辆、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开销就达一万亿以上,占国家年度财政收入的13%。三公之外还有另一公,即公款私藏。各级党政机关的小金库是一个巨大的黑洞,没有人知道它到底藏匿了多少公款。财政部长也许心中有数,然而肯定帐面无数。有人估计它的积累总额可能超过三公年耗,而每年取出为小集体消费和私分的约为总额的40%,流出的自有流入的补充,水库常年满载。四公耗款皆为党政耗款,数额巨大,约为国家JDP的6%,这是任何正常民主国家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因而尤其具备中国特色。

解决问题的方法之一是实行彻底的党政分离。只有实行党政分离,才能实行政党财政与政府财政的分离。人民无可奈何地供养了一个庞大的政府,既然每个国家都得有政府;人民为什么还要供养一个奢侈的政党?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理由来让国家财政供养政党。人民供养了国务院 、人大、政协,为什么还要供养党中央?执政党把党的人马安插到了所有的政府部门,即已达成执政。若党中央依然在前台执政,人民供养的庞大政府又有何用?现实是,党中央、国务院、人大、政协等机构多面齐出,同声号令。无论是何种机构的会议,都是党的政治局常委就坐主席台,都是主席团的当然主席。纳税人要一而再、再而三地为改头换面却性质相同的会议买单。更具体,就为了限制人民自由表达那点事儿,国务院业已摆列出文化部、新出署、广电局等部门,为什么中宣部还要脱衣挽袖,杀上前台?中宣部只是政党自己的宣传部门,连党的喉舌人民日报都管不了,怎么可以站出来对人民指手划脚,发号施令?毛云中宣部是阎王殿,此说不虚,历来如此。中宣部专事钳制舆论,拂阙民意,却由它的对头人 民供养了六十多年,人民真是冤大头。党政不分的结果导致所有的政党支出都堂而皇之地成为了行政支出;所有的政党党干也理所当然地进入了公务员系统。政党开支为隐形开支,从无对外公开的统计,只是混杂在行政支出当中。据分析推断,光政党支出一项,就相当于国家GDP的12%以上,以至国家行政支出如此巨大,就谓世界第二,又有谁敢自称第一?

就地方而言,既已由执政党不经人民授权(人大代表举手只是形式)便指派了省长,该省事务当由省长全权负责。然而,党的书记却是一把手。按理,省委书记该管的仅限于全省的党员党干和党务而已,所有经费当由政党自身打理。不幸的是,人民供养了省长市长与省市政府机构,还要再供养省委书记市委书记与庞大的省市委政党人马。有外国记者去各地游察,遍及全国,得一观感,即无论何地,位置最佳且最豪华壮观的办公大楼,肯定为党政机关大楼。全国省、市、县、乡四级地方党委(不包括基层总支和支部370多万个)机构共4.8万余,党干以数百万计,不创造任何社会财富,终日算计民众,监察百姓,却挥霍民脂民膏无数。

除了执政党,所有其它政党也应脱离国家财政豢养。八个所谓民主党派不过是执政党的附庸与外围,替专制的执政党装饰民主的门面。靠执政党施舍人民血汗而苟延,却美称监督共存,这是中国六十大多年来最大的政治笑话之一,也是地球上独一无二的倒胃风景。民主党派若不能自力,真正扮演制衡与反对的在野角色,何不自行了断,以谢本党先贤和人民养育?!

至于军队,若是国家军队,理所当然地应由国家和人民供养。遗憾的是,执政党坚称军队是党的军队,服从党的绝对领导。若如此,军费当由执政党自行负担。然却,执政党连自立都做不到,又怎能自养党军?

中国执政党的自立并非不可能。除了募款,最大财源其实在政党本身。八千万党员的党费确为巨款,尤当提高缴纳比例之后。宗教信徒一般捐献收入的 10%给所属教会,教会因而存活发展。党员信仰的主义当更甚于信仰一般宗教,且入党即谓步入升官发财之途,可多方得利,捐缴所得的10%以上给党组织,难道不是无怨无悔且有滋有味吗?人均年缴一万,党即岁入8千个亿。这是何等可观的政党财产。政党花销自己的钱财,方能精打细算,惜财如命,或能因此遏止政党腐败,进而抑制整个体制腐败。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是正常的国家财政的本质。若取之于民,用之于党,这就变形为非正常的党国财政。世界经济大国的财政支出中的 55%-60% 用于社福社保,这叫用之于民。中国的此一比例为15%,这叫用之于民?一党专制为党国财政的存在提供了可能,但并不能提供永久保障。在一党专制消亡以前,党国财政将率先被埋葬。由于多种原因,人民暂时不能或不愿推翻专制,但人民有权改变无理的财政制度。统治者若不依从,人民可以抗税。古今中外,此类案例不胜枚举。执政党号称是人民的政党,其领袖自谓以民为本,难道可以容忍政党以吸取人民的血汗和挥霍的人民的资产而生存的荒谬继续下去?!

执政党在野时的对头国民党已经做出了表率。党政脱钩,党产归零,政党费用由政党自理,党工的支出由政党自负,国民党业已成为了自力与自立的政党。无论在朝在野,政党财政不再与行政财政勾搭。国民党员虽然仅存区区八十余万,在人格上却远胜八千多万,因为他们不再由国家财政供养。不及其余,惟论此点,大陆人民应该还给国民党一个致敬!为了中国的统一,两岸谈判或迟或早终将发生。国民党人与民进党人可以提出统一的第一个前提,请大陆实行党政分离,请政党自力更生。否则统一从何谈起?难道统一后要让台湾人民来供养执政党?!或让台湾接受一个吞噬人民辛劳的执政党?!国民党和民进党无疑都可以在大陆党政分离的进程中起到关键性的作用。果真如此,大陆人民还应再向台湾人民及政党致以 一百个敬意。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已遭删除)

评论

  • 匿名 说:

    支持!政党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尤其是那些专职党棍、党干们不能由国家财政供养!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