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温家宝,为何不对死难者来一个基本的道歉?

p110728104
温家宝28日来到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看望小伊伊。两岁零八个月的小女孩项炜伊是这起事故最后一名获救者。(图:黄敬文/中新网)

封建皇帝遇有重大的天灾人祸,也不会将全部责任推向下属,自己还要下个“罪己诏”什么的,承担一些责任。号称现代政党中共国务院领导人,面对如此人祸,却连个“对不起”都不说。比较于发达国家政府内阁面对这类事故往往下台的现实,连日本人都笑了。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终于出面了,在“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发生4天后,他要求,要给人民群众一个“真诚负责任的交代”。

但我们认为,只要求下属给人民群众一个“真诚负责任的交代”,本身就不“真诚”。温家宝主持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认为,这些事故“暴露出部分地方、部门和单位安全生产意识淡薄,安全责任不落实、防范监管不到位,制度和管理还存在不少漏洞,教训极其深刻”。一句话就将责任推向地方,推向部门,推向单位。

这些“地方、部门和单位” 的确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我们要问,作为一国总理,这些人都是在你的领导之下,您的责任在哪里?您为何不能像菅直人那样,先给全国人民,给遇难者一个出于为政者基本道德人性的道歉。如果温总理自己不带头向全国人民道歉,作为百官之首,又何以号令百官,能真诚地检讨他们的责任?

查阅相关资料,我们发现,与面对“天灾”如汶川地震2小时后就飞往灾区的表现相异,温总理及其治下的国务院在“人祸”面前的表现,往往滞后的令人生疑。比如同样是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2008年”4?28″胶济铁路特别重大交通事故发生后,也是在第3天,温家宝才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在全国深入排查安全隐患,全面落实生产领域安全防范措施等”。

两次安全会议的措辞内容也几乎相同,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找来对比一下。这种几乎相同的两次会议,透射出的形式主义,除了让人感受到官僚主义的冰冷、麻木之外,毫无人性的感动可言。

两次会议最大的不同,是3年前的会议有这样一句话:“要深入排查安全隐患,不留死角,不留后患,防患于未然。”结果大家看到了,3年来频发的铁路事故,说明“死角”不仅留下了而且更多;“后患”不仅频出而且越来越以更加怪异惨烈的方式出现;地铁电梯突然倒退,飞弛的地铁门突然打开,亦说明“防患于未然”顶多是官僚们会议上的一个措辞。

更令人觉得讽刺意味浓厚的是,当温家宝以国务院总理身份亲自出席京沪高铁首发式,力挺因其属下刘志军腐败案而陷入包围的高铁发展计划后,京沪高铁却不争气,号称代表中国科技前沿的钢铁之躯脆弱得连毛驴都不如,竟然禁不住一场雷雨。自首发式后,温家宝就一声不吭,沉默的让人不解。他大概没想到,连老天都对这种浮夸的“高铁大跃进”看不过眼,下点雨就把他的“秀场”弄成了落汤鸡。

一方面事故频出,一方面仍一意孤行发展高铁,我们不知道平时显得特别注意“民意”的温家宝,为何到了关键时候,却总是致民意于不顾。我们不知道,温家宝在“人祸”方面的迟钝,是否与他治下大力发展高铁,怕被人诟病有关。

与以往一样,又有可疑的声音无视全国人民的愤怒、遇难家属的苦痛,在为此次温家宝国务院会议的“果断”叫好。这种奉命捧场理所当然地遭到网民的怒喝:“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给自己树立形象”;“天灾衬托了你的英明,人祸却暴露了你的无能”;“4天之后才看到你的‘英明’,令人齿冷”……

愤怒的声音说明,已经不会有人提望这次国务院会议之后,会有什么令人拍案大叫痛快的结果了。其实冰冷的官场权术已经将结果早就昭示于天下:2008年”4?28″胶济铁路特别重大交通事故发生后,迟至第二年5月底温家宝为了衬托所谓的“问责制”,才对事故进行处理,给予铁道部副部长胡亚东记大过处分,给予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记过处分,责成铁道部向国务院做出深刻检查——都没有责成他们向全国人民道歉。

既然当初二年后还是要给刘志军一个处分,说明这类事故铁道部永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那为何今天不断然先给现任铁道部部长一个追责,先向人民群众“交待”一下?

甬温事故说明,刘志军因腐败下台,但新来的大概也不是什么能人。温家宝迟迟的不问责,只能说明,这个政府在选拔官员方面,并没有本质的进步——问责只会立马儿彰显这一点。

要说温家宝政府没有什么“进步”,也太过苛责。这次会议比上一次,多少“进步”了一些,要求下属向人民有个“交待”。为何有这个进步?大概是在温家宝自己看来,如此无能,都有些“交待”不下去了的难堪吧。

当温家宝将4万亿计划变成了以高铁为核心的大跃进,进而变成利益大分赃,上至中央高层家属,下至铁道部干部,个个拿着利刃,你一块我一块,将民脂民膏放进自己的荷包时,我们隐忍了,因为谁让我们无法选出一个自己的总理呢。

当温家宝开动机器,将经济发展演变成了14万亿的大印钞票,造成物价飞涨,房价暴涨时,我们隐忍了,谁让那个领导我们的党将治理经济的权力交给一个根本不懂经济的总理了呢。

当温总理的儿子用在开曼群岛开设的公司,在中国大搞私募,狂卷数百亿甚至上千亿时,我们还是隐忍了,因为在您的治下,“我爹就是王法”已经成了大小官太子们公然炫耀的口号,法治的权力不归于我们。

但当温家宝赖以夸耀政绩的“高铁线”,变成“腐败链”,最终成为百姓的“死亡线”,又一次近百条鲜活的生命瞬间成为温家宝政府贪腐有招、治国无能的祭品之时,当这个政府为了尽快通车以抹去罪责,无视残骸里的生命而强行清理现场时,我们出离愤怒了。

这类毫无人性的举措,难道你温家宝不知道?没有你的命令,没有你领导下的国务院甬温事故救援处理机构的命令,谁敢无视生命而下令结束搜救?

温家宝,当你跑到日本灾区,以日本首相菅直人的无能来衬托你的亲民,再现你在以汶川地震中的高大形象时,你断断没有想到,当你今天面对这场国内“人祸”,你的表现比起菅直人当时的鞠躬道歉,相去何止十万八千里。

你没有一个基本的道歉,只能说明:或许菅直人真的无能,但他在第一时间的鞠躬道歉,说明他作为一个政客,还不缺少基本的“道德血液”、“责任良知”。

而你,这个面对房价高涨只能无能地要求商人要“流敞道德血液”的“亲民总理”,你作为执政者的“道德血液”又在哪里呢?

封建皇帝遇有重大的天灾人祸,也不会将全部责任推向下属,自己还要下个“罪己诏”什么的,承担一些责任。号称现代政党中共国务院领导人,面对如此人祸,却连个“对不起”都不说。比较于发达国家政府内阁面对这类事故往往下台的现实,连日本人都笑了。

温家宝,你的人民做人都不幸福,何谈做鬼。

收笔之际,看到戴晴评论温家宝的一段话:“温家宝的讲话,全都是大话和空话,最漂亮的大话和空话。类似的话,比这个还大,还空,还漂亮的话,他都说了很多次了。这是又给民众认识自己的总理的一个机会。”看来,民主人士也看透了温总理的面具了。处处把“以人为本”挂在嘴上的温家宝,终于因为处处“以人民为道具”来衬托自己的形象,在真正需要他“以人为本”时,却在人祸面前干起了推卸责任的勾当,而自我暴露,这大概也是他自己始料未及的。

究其原因,是说谎的成本太高,说一句谎要一万句谎话来圆场。而情急之下急于卸责,就自我揭穿了。

(文:宫伍元/外参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