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央日报:挪威杀人魔“盛赞”台湾令人讶异

在一个真正多元的社会中,彼此互相尊重是最根本的教养,像“我是台湾人”的竞选语言,如果放在美国,其意义等同于“我是白人”,必然引起轩然大波,但在台湾好像根本无所谓。或许这是挪威杀人魔盛赞台湾的原因之一,如果真是如此,岂不令人感到悲哀。

中新网7月28日电 台湾《中央日报》网络报28日发表社论说,挪威杀人魔写了将近一千五百页的宣言,文字最后可以归结为四个字:“种族主义”,甚至于两个字:“仇恨”。更让我们讶异的是,这位杀人魔竟然称赞台湾采取单一族群文化。

文章摘编如下:

疯狂的行径总有疯狂的理由。日前挪威发生的恐怖屠杀事件,夺走了将近一百条人命,理由是什么?据媒体报道,这位挪威杀人魔还写了将近一千五百页的宣言,但这一千五百页的文字最后可以归结为四个字:“种族主义”,甚至于两个字:“仇恨”。更让我们讶异的是,这位杀人魔竟然称赞台湾采取单一族群文化。

从这位杀人魔的言论可以了解,他仇恨外来移民尤其是伊斯兰教徒,可以说是一位极右的种族主义者。就其思想与行为而言,与二十世纪的希特勒实在没有太大的差异。此一事件发展至此,我们可以得到一个教训,那就是种族主义的幽灵并未消失。这位挪威杀人魔或许是最极端的一个例子,但我们都知道,欧洲的极右势力从未在政治版图上消失。这个例子也让我们觉醒,提防种族主义是时时刻刻不能松懈的工作。

这位杀人魔盛赞台湾,固然大多数的人不会认同,但我们也不能不深入思考,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认识与思维。在杀人魔盛赞台湾的新闻出来之前,本报即已指出,发生在挪威的事,也有可能发生在台湾,如果我们不对种族主义保持警惕的话。我们之所以提出这样的警告,主要是因为台湾政治的主轴,不是经济议题,不是公义议题,而是族群议题。也就是说,政治人物所讲的经济议题或公义议题,最后都可化约为族群议题。

过去每逢选举时,总会听到一些这种带有仇恨的语言,现在虽然没有说得那么露骨了,但福佬沙文主义依然存在。

在一个真正多元的社会中,彼此互相尊重是最根本的教养,像“我是台湾人”的竞选语言,如果放在美国,其意义等同于“我是白人”,必然引起轩然大波,但在台湾好像根本无所谓。或许这是挪威杀人魔盛赞台湾的原因之一,如果真是如此,岂不令人感到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