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红色侨领竟是大毒贩 胡杨被澳法庭判终身监禁

p110728106
澳洲主流媒体曾报导,胡杨是一个政治商人,经营于澳洲和中国的最高层之间,并施展其在政治上的影响力。他吹嘘他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关系,还与澳前总理霍华德合影,并腐蚀拉拢了数十名澳洲联邦国会议员。他是澳中国际交流中心的总裁,被邀请参加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中共50周年庆典。中国的宣传机器甚至制作了一个关于他的记录片,题为“面向世界的中国大使-胡扬。”图为胡杨(右)与当时的澳大利亚联邦总理霍华德合影。(图:电讯报)

p110728110

p110728101

警方说,胡杨虽然和大人物有交情,但他的确是这次大贩毒案的重要人物。根据报关信息,那些混在绿茶的可卡因都是从中国进口的。星期日电讯报说,胡杨贩毒案另外一个被告王丹宁据说和中国军方高层有关系。

曾游走中澳高层 悉尼华裔毒王被判入狱

悉尼华裔胡杨被澳大利亚法庭裁定贩毒罪成立,获终身监禁。悉尼的英文媒体把他称为“毒王”。

据悉,胡杨1982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所学的是物理专业。上世纪80年代末自费来澳大利亚留学,

在1989年北京天安门事件后,当时的澳大利亚总理霍克含泪许诺,没有中国学生会被强迫返回中国。4万名中国留学生,包括胡扬,在90年代初获得了澳大利亚的永久居留。

他的公司“澳中国际交流中心”大约在1996年成立,从事澳中文化以及政治交流,与中国和澳大利亚的政界人物有密切的关系,曾被邀请参加中国50周年国庆大典,与澳大利亚政界人物的交往横跨朝野两大党,曾直达当时的联邦总理霍华德。

引起怀疑

胡杨引起执法机构的注意起因于他数额巨大的金钱在悉尼和中国之间的转帐和流动。澳大利亚的联邦警察开始对他展开耐心的监控。

据当地媒体披露的消息,胡杨与其他的毒贩不同,他自己不卷入到交易中,就象警方作为证据向法庭提供的一段截听到的电话中胡杨所说的:“我安排其他人去做实际的工作,所以我很安全。”

这种安全感也可能是警方的一个突破口。后来警方又监听到胡杨将在他的办公室进行一场金钱交易。

根据警方象法庭提供的证据,2008年2月1日凌晨2:40,当警方赶到时,胡杨与一名33岁男子刚离开办公室,与警察擦身而过,对警方的调查豪不知情。警方跟踪并逮捕了那名男子,在他的车后厢里发现了157万澳元。

2008年3月4日,一个集装箱抵达悉尼,地址是胡杨的公司,在茶叶包装的容器内,共发现了250公斤可卡因。警方将容器内的可卡因替换掉,然后发货,当2名女子到悉尼西区的一个仓库提货时,随即被拘捕。她们已分别被判18与15年监禁。

庭审费周折

胡杨的案件从调查到庭审都颇费周折,法庭的陪审团曾一都无法做出决定,而使法庭不得不重新聆讯审理。

在取证方面,当胡杨被捕时,中国警方也几乎在同时逮捕了与这次运毒有关的7人,但中国方面拒绝向澳大利亚联邦警察提供有关证据。

在第二次庭审时,经过外交谈判,澳大利亚在从中国方面获取证据上取得突破,中国公安部邀请澳大利亚警员到中国,最终取得证明胡杨在这次贩毒案中担当角色的证据,这也是致使他最终被定罪的关键证据。

胡杨在2008年3月11日被捕后,应该让澳大利亚的一些政界人物吃惊不小。由他组织访问中国的澳大利亚联邦议会代表团的成员当时对媒体有所表示。

但同时胡杨贩毒事件的影响似乎又不大,政党之间并没有互相攻击指责,这可能是因为胡杨在政界的交往横跨了朝野二大党,媒体也只有零星的报道。

如果在网上搜索澳大利亚媒体对这一事件的报道,总数不会超过5篇,到目前为止,最近的报道是《电讯报》在今年2月27日的一篇报道。

(王佳/BBC中文网)

昔日北京座上客,今天澳洲终身囚

*华裔胡杨贩毒被判无期徒刑*

澳洲华裔胡杨因为涉嫌贩毒而被悉尼法院判处终身监禁。胡杨是90年代初移民澳大利亚的知名华人,曾是北京座上宾。两国官方媒体都低调处理胡杨获重刑消息。

据法庭资料,澳大利亚悉尼唐宁中心(Downing Center)地方法庭(District Court)当地时间7月22号上午9:15分开庭宣判此案。该案法官为P Zahra。设在海外的新闻媒体大纪元派记者到庭采访,报导了这个消息。

胡杨同案的两名女士28岁的王丹宁(Wang Dan ning)和25岁的马悦(Ma Yue)分别在今年4月被判处18年和15年徒刑。

53岁胡杨(FRANK HU)被捕前是澳中国际交流中心总裁、澳中国际交流协会会长。1982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物理系,10年后移民澳大利亚,成为澳洲富商,17年后因贩毒走私洗钱被捕,20年后被判刑终身监禁,22年不得假释,2029年3月11日之后可以申请。这次刑事案宣判,胡杨两项罪名成立,分别被判处终身监禁和30年徒刑。

*贩毒250公斤,终身监禁*

胡杨等人贩毒案涉及多少毒品?250公斤高纯度海洛因,黑市价值8千1百万美元。就在胡杨被捕半年后,中国判处英国人阿克毛死刑(09年底执行),他在新疆入境被查出携带4公斤海洛因,价值25万英镑。

到法庭采访的记者对美国之音说,当时法庭是9:30正式开庭,到10:50结束。法官判定胡杨非法进口和非法窝藏大量毒品两项罪名成立,法官按照最严厉的量刑标准(Maximum Sentence)来判刑。

2008年3月11日,澳洲海关人员在检查一个申报装有家具的集装箱时,从10个贴有“铁观音”字样的包裹内检获了250公斤的可卡因。这些藏在贴有铁观音绿茶标签包裹内的毒品从东南亚、通过海运抵达澳洲,并准备运往悉尼西部的一个货舱。澳洲联邦数个执法部门联手合作,侦破此案,逮捕胡杨等几名华裔归案。

*胡杨案审判一波三折*

胡杨案3年前案发到上月被判重刑,中间可谓一波三折。08年3月12日,许多英文媒体都报导了这个澳大利亚有史以来第4大贩毒案,甚至中新社当时(3月13日)也立刻跟进,报导了这个案子。不过,中新社报导隐去了3名人犯的名字,后来又删除了这一消息。而这次胡杨被判重刑,无论澳大利亚还是中国媒体,基本都没有网上报导。(在中文搜索引擎百度和海外搜索引擎谷歌查寻,都不得要领)

*胡杨获重刑,媒体几乎鸦雀无声*

2010年,澳大利亚法庭多次就胡杨案开庭审理,多次控辩双方针锋相对地辩论,而英文媒体,基本上都失语,没有任何相关报导。这次胡杨被判处终身监禁,海外的英文媒体继续鸦雀无声。

而胡杨又是一位穿梭在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积极活跃商人。海外新闻网站《超越防火墙》(http://beyondfirewall.blogspot.com/2011/07/25.html)报导:“由于胡杨是当年澳洲著名的红顶商人,红透中澳政商界,与中共高层和澳洲政界有着千丝万缕的深层联系,该贩毒案不但涉及澳洲中领馆,甚至波及了中南海,给澳洲警方和法庭在调查取证和审理上带来很大难度。这次审判是在非公开情形下进行的。”

在互联网上,可以查到胡杨和胡锦涛等人的合照;胡杨和时任澳大利亚总理霍华德的合照。

就在中国判处阿克毛死刑的同时,悉尼法庭开始审理胡杨贩毒案。英文媒体报导说,当局说这批可卡因来自亚洲某地。但是,澳洲司法当局怀疑这批毒品来自中国,因此要求派员到中国调查取证,但是被拒绝。

2008年10月22日,悉尼地方法庭开庭审理此案,由于拿不到中方的调查结果和证据,当地中文媒体报导说,“陪审团无法达成一致”,“胡扬几乎成功逃脱贩毒罪名”。

*胡杨读大学时就具有商业头脑*

胡杨是个能力超群的人。撇开其在澳大利亚的商界成就和侨界地位不谈,他在北师大读书时,就是团支部书记,还在上学期间,就通过油印考试题卖钱“筹过班费。”

*北师大介绍胡杨:敏于行讷于言*

北师大网站(澳大利亚校友会长)介绍胡杨说,“这是一个敏于行而讷于言的君子”。

有关胡杨案的相关报导说,2008年底,中共政治局常委主管政法的周永康访问澳大利亚,希望加强双方的司法、公安、打击犯罪方面的合作。09年,北京同意澳大利亚派人到中国调查。报导说,澳洲调查人员拿到了毒品案“中国发货人的证词。” 2010年底,此案再审,陪审团取得一致意见,胡杨贩毒罪名成立。

*胡杨毕业后在中国下海,六四后赴澳*

北京出生的胡杨是中国改革开放后首批经过考试入学的大学生,也算是“天之骄子。”从大学毕业到1990年,胡杨当过北京宣武区夜大教师,某研究所研究人员,84年下海经商,经营过农产品、电子产品和汽车进出口贸易。90年,“遭遇到人生与事业的瓶颈,”“去澳大利亚探亲”。这段介绍没有详细说胡杨遇到什么样的“瓶颈”。不过英国星期日电讯报(7/2008)报道,胡杨在天安门杀戮事件后来澳大利亚留学。

*胡杨是六四绿卡受益人*

报道说,六四事件后,由于霍克总理声泪俱下的求情,澳大利亚给4万来自中国大陆的人办了绿卡。胡杨就是六四绿卡受益人。但是,胡杨“看起来对中国政府并无恶感,很快就开始经营澳中贸易,开始谋划赚大钱。”

2006年,胡杨曾在6月4日当天,在世界知名的悉尼歌剧院组织亲中文化活动,受到当地中国民运人士的抵制和抗议。

因抗议镇压法轮功而脱离中国驻澳大利亚使馆的政治秘书陈用林后来说:当时,胡杨经常到大使馆吹嘘其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是多么大,认识的高官何其多。陈用林说,类似的案子还会不断被揭发出来。

*胡杨的第一桶金*

胡杨在澳大利亚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他曾因“某些原因”在澳大利亚邻国斐济居住了一年半。而胡杨在海外的第一桶金,应该是从斐济开餐馆得来的。

北师大的网站说,胡杨在斐济困难之际遇到一位华侨老人,让胡杨到自己的餐馆工作,“又指点胡扬开了一家自己的中餐馆”。从给别人打工到自己当餐馆老板,这中间需要多少时间,这篇介绍没有说。但是,胡杨总共在斐济停留了一年半。

*胡杨返澳大展雄风,四年完成原始积累”

1991年8月,胡杨回到澳大利亚。他开始经营房地产、餐馆、旅行社、服装业。“到1995年,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华人企业家。”有了钱,开始关注政治和中澳关系。同年,他成立了澳中国际交流中心。从1995年到2005年,他组织了10多次澳大利亚文化团体访华以及中国文化团体访问澳大利亚的活动。

*胡杨见到胡锦涛,二胡致力发展中澳关系*

2003年11月,胡杨在北京见到了胡锦涛。北师大网站说,他策划组织了一次澳大利亚议员访华团,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见到了胡锦涛。由于胡杨对澳中关系的“贡献”,这些年来,他“每年都受到中国政府邀请参加国庆招待会。”但是,澳大利亚英文媒体否认这种说法。

2008年春天胡杨案发后,星期日电讯报(the Sunday Telegraph)7月曾报导,胡杨是政治操盘手,曾和澳大利亚中国高层有“深厚”关系。他和中国外事、外宣办密切配合,促成了多次澳中之间外事文化交流。

胡杨得到了中国驻澳大利亚使馆的“杰出贡献”奖,并应邀参加了天安门举行的建国50周年纪念活动。中央电视台海外频道曾在“华人世界”节目中介绍报道了胡杨。

*胡杨离开妻子,女友为其生子*

报道说,2008年3月11日,悉尼警方在某医院拘留了胡杨,当时,他正在那里看他的女朋友,该女友正在准备生他们俩的第一个孩子。胡杨为此女友离开了他的妻子。警方说,胡杨虽然和大人物有交情,但他的确是这次大贩毒案的重要人物。

根据报关信息,那些混在绿茶的可卡因都是从中国进口的。星期日电讯报说,胡杨贩毒案另外一个被告王丹宁据说和中国军方高层有关系。

*胡杨案发前大量资金频繁转移流动*

2008年1月,胡杨曾从中国某银行的帐户中转到澳大利亚银行帐户中大笔资金,引起了警方的关注。当局开始调查,发现之前已有一百多万澳元被转到了国外。

法庭文件显示,2月1日凌晨2:45,胡杨交给一个33岁的男子157万澳元。警方后来也拘留了该男子。2月下旬,胡杨再次交给他人134万澳元,显然也是贩毒赃款。当局采取行动,冻结了胡杨2百万资金。

2007年圣诞前夕,胡杨的女友掏现金42万澳元,在Hurstville购买住宅,胡杨被捕前就住在那里。1996年,胡杨和妻子联手打拼,成立了公司。但是,12年后,胡杨的妻子的婚姻亮起红灯,他妻子离开了公司。

*胡杨办公室,曾是中国电视机构*

胡杨和妻子的公司,就在悉尼大街(Castlereagh St)的某高楼六层。两百多米外,就是警方联合调查组办公地点。胡杨办公室以前曾是中国政府办的某电视机构办公室。

(海涛/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