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环球时报“自我折磨” 网民怒骂吸血鬼“丧尽天良”

p110727107

环球时报,我知道你无耻之尤,知道你心黑如墨,知道你指鹿为马,知道你颠倒是非,但刚刚才有那么生命作了流氓官僚反复宣称的安全铁路的祭品,难道还不够吗?难道还不够吗?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怎么说得出口?!
纳粹很邪恶,你比纳粹更邪恶!

我们不得不愤怒地认为:这种被垄断了的媒体是毫无人性的媒体,是丧尽天良的媒体,在他们的眼里,一切让他们通往虚幻的光环之路都必须经历“自我折磨”,这个所谓的“自我折磨”就是一条以民众的血肉之躯去铺就的道路。

有名的中国《环球时报》7月26日发表社评“高铁是中国必须经历的自我折磨”,引起网民热评。

该报在文末特意注明:此文系“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因此,中欧社不便转载此文,只能选登没有版权声明的中选网网民跟帖。不过这些跟帖比环球时报原文写得更加精彩。

我只想说,我们生活的这块地方已非人间。

“磨摸无言两演泪,耳边响起唾临声?”

他高铁“自我折磨”时自有大把银子其中顶着,“自磨”却乐在其中,根本不在乎“全民共诛”;你狗屁时报忽地跳出帮腔帮调,找抽找骂——莫非高铁亦分肥与你:他自磨,你自摸,你们沆瀣一气,共唱2011版“颂占有”: “磨摸无言两演泪,一样分赃两样情…”?

把这报纸就地掩埋了吧

人至贱,必无敌。
我都不知道怎样跟这类文章的作者对话了。
估计“对牛弹琴”也太抬举了对方。
而且自己也实在没有能力讲个开头,更别说结尾了。

这篇文章让我领教了什么是无耻的说辞!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狗嘴里也说不出人话。

小编哥,骂这种报纸,你都要把我的帖子删了!
你是替说话,还是替人民说话?
回答我!

环球时报领导有专列、专机、专车和专门的食品蔬菜牛奶特供基地,当然不需要“自强折磨”了。

7月26日新闻:动车事故赔偿方案详情:早签协议可获数万奖励
记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根据铁道部有关规定,此次赔偿标准是执行以17.2万元为基数再加上20万元保险理赔总共37.2万元,这个基数是固定不变的;另外还加上遇难者家属交通费、埋葬费、家属赡养费等共计不超过45万元;事发后在短时间接受谈判并签订协议的可视情况酌情予以数万元奖励。以上费用除奖励费用由户籍所在地政府拿出来外,其余由铁道部一并支付,支付方式以现金和冲卡方式,原则上打卡,整个谈判将遵循对死者尊重为第一原则。
“各个击破,分散瓦解”。这是“相关领导”一贯的“优良传统和作风。”
理怕正,事怕反。请问想出这个奖励办法的混蛋,你们家人死了吗,你们家的人也是可以用明码标价,欲购从速的商业口号来买卖的生命吗?
荒唐至极!无容无耻!

准确地说,高速铁路是中国铁路部门在一个基础有些松懈的社会里,向世界最高水平做的一项全面冲刺,它要求铁路部门把自己的小环境打造成一个“超发达国家水平”的组织,还要求整个中国社会以严厉、同时又很积极的态度对待铁路部门的大胆创举。高铁的创新,就是中国社会的一次自我折磨。
======================所谓“超发达国家水平”的组织,就是用老百姓的血汗钱铺就的一条烂路,用垄断的手段创造的伪商业化伪市场化的吸血鬼企业和官僚。试问:没有社会整体的管理水平的提升,会有一个小环境的“超发达国家水平”的组织吗?这不是放你娘的屁吗?“高铁的创新,就是中国社会的一次自我折磨。”剽窃别国技术,粗制滥造,不顾人命,还想占据国际高铁市场,真正是天方夜谭。4万亿的经济提振计划完全倒行逆施,妄图拉动鸡的屁,视人民生命如儿戏。吸血鬼啊!天理必难容!

铁道部坐车头,环球时报坐车尾,让高铁成你们专车,你们还敢胡说八道?你们会被天遣,你们以我们P民永远被你们代表?永远没有一张选票?
你马勒戈壁,全家都去坐动车!
——————–
恭请环球时报胡总、铁道部盛部长、何总工率铁道部、中宣部处以上官员、动车主要供应商高管携眷蹲点分工跟随每班动车,以百倍的自信重振民族铁路雄风。

混球时报自甘堕落,已经蜕化成媒体中的地痞、无赖。

环球时报,我知道你无耻之尤,知道你心黑如墨,知道你指鹿为马,知道你颠倒是非,但刚刚才有那么生命作了流氓官僚反复宣称的安全铁路的祭品,难道还不够吗?难道还不够吗?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怎么说得出口?!
纳粹很邪恶,你比纳粹更邪恶!

我们不得不愤怒地认为:这种被垄断了的媒体是毫无人性的媒体,是丧尽天良的媒体,在他们的眼里,一切让他们通往虚幻的光环之路都必须经历“自我折磨”,这个所谓的“自我折磨”就是一条以民众的血肉之躯去铺就的道路。

这么好的舞台,这么好的机会,又是国务院直属的铁道部,经常晚到的影帝咋不去秀一下?这比简单“讲民主”更深如人心吧?

我们也想对公众说,对铁路的批判是重要并有益的,但舆论也要避免形成对铁路全行业职工过大的心理压力,因为过度的压力有可能干扰理智,它与加强铁路安全并非永远是正相关的。
==============放狗屁,狗放屁,放屁狗!
——————
环球日寸报真是正放狗屁,甚至比狗屁还不如。“但舆论也要避免形成对铁路全行业职工过大的心理压力”环球日寸报又不是人民铁路报,就是人民铁路报也代表不了全行业的铁路职工呀。你凭什么又代表了铁路全行业职工的心理与心声啊。你知道什么是铁路全行业职工的心理压力呀。明明是铁路领导层有事了,担心了,难交差了,你们想办法动歪脑筋来了,别把全行业职工当做领导的挡箭牌,以此好来封广大公众的口。你知道自我折磨是什么意思吗,那就是死去活来呀,比阵痛难受多了。办报用辞这种水平,还环球呢。

一分天灾,九分人祸。

你们还是不是人?还要不要脸?

武警在事故现场暂停搜救,立正列队等候欢迎上级领导一个多小时也是中国必须经历的自我折磨;事故现场人民武警使用蛮力强阻死者家属向铁道部门领导询问,人民武警不保护人民只保护领导的毫毛之威也是中国必须经历的自我折磨;众多生命罹难,事故原因还未查明,就下达”停止施救,抢修铁路”的命令也是中国必须经历的自我折磨!
<环球时报>喜欢自我折磨,但不能要求全体百姓像你一样喜欢自我折磨.作为一个知名媒体,最起码的良知还是需要的,在你享受自我折磨的快感时,你是否问过小伊伊父母逝去的亡灵,是否问过失去12岁女儿悲痛欲绝瘫到在地的父母,求你去事故现场采访下,问问他们是否像你们一样喜欢自我折磨.拜托你把派到利比亚的记者撤回几个去咱家的事故现场采访下那些死者家属,了解一些实情细节和他们的切身感受后在发表你”自我折磨”的囡囡社评.
<环球时报>你真的越走越远了,一个放弃基本良知的媒体,注定不能持续她的生命,也注定被社会大众最终抛弃.老百姓的要求其实并不高,只需要给生命一点点尊重,给百姓一点点获知真相的权利.我们不需要被折磨!

救人、撤职,都不过是掩人耳目、丧事办成喜事的达人秀,当下第一位的是先收住这根缰绳,不让这匹脱缰的“拉登马”再横冲直撞,肆意行凶杀人。在没有得到铁道部对高铁运行安全向全国人民作出全面保证的前提下,我作为一个共和国的公民垦请人大常委敦促国务院总理下令铁道部暂停高铁全线运行,因为没有一个神志清醒的中国人愿意把自己的生命献于中国高铁作人身活体的耐冲击、耐挤压和耐粉碎性试验,除了《环球时报》的吹鼓手之外。

中国,请停下你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等一等你的道德,等一等你的良知!不要让列车脱轨,不要让桥梁坍塌,不要让道路成陷阱,不要让房屋成危楼。慢点走,让每一个生命都有自由和尊严,每一个人都不被“时代”抛下,每一个人都顺利平安地抵达终点。——为高铁温州坠落事故哀

应该说:这次事故不应成为已全面领先的水平提出质疑,还可以多些犯错嘛,还可多次事故来证明我们的事故发生率也是领先的,大家都去拍拍铁老大的后背说:莫怕莫怕,大胆地往前冲吧,争了第一,不怕死些人,,要奋斗总会有牺牲的谁不敢去死的,我们环球时报的人可以先去……我少发言,这次可忍不住了

中国到了光明与黑暗最后较量的时刻。

大地之上——高铁传奇
我在遥望 大地之上
有多少高铁在玩命地扩张
昨天遗忘啊 风干了愁怅
我又和你重逢在那可怕的路上
生命已被绑架 厄运难防
有你的地方 就有紧张

谁在召唤 阴森异常
让我的感觉象幽灵在飘荡
东边瞅瞅 西边望望
紧兮兮的神经就无法去舒张
在惊悚万分后 你带我归乡
用冰冷眼光 让我更紧张

我等待我想象 我的灵魂早已脱僵
笛儿声起笛儿声落 看见的看不见的
死去的活着的 路长长啊恐惧断肠

汽笛响起 接近了天堂
让摇曳的灵魂开始开始游荡
断魂曲悠扬 祝愿声穿肠
我的生命奔跑在一望无边断崖上

你的垄断 我不能不能抵抗
你的冷酷 将我命紧紧捆绑
OH 你的可怕 让我失去了安全渴望
难拒的高铁 你让人生黯淡无光

毒奶粉、瘦肉精、高物价…… 直到高铁事故,都是中国必须经历的自我折磨?好吧,我信,但为什么这些折磨都发生在老百姓身上?为什么没有一种是折磨官老爷的?为什么他们就应该上天堂,老百姓活该下地狱?

让无辜的生命来为高铁经历进行折磨,世界上也许只有某个地域存在着。

毫无人性,毛政治运动初衷是好的翻版

自吹自擂的中国高铁出口梦就此破碎。第一没做成,反倒成了世界笑柄,从独家垄断的铁道部部长腐败大案就应该知道今天的结果。中国的政治体制,什么时候才醒?

混球时报自甘堕落,已经蜕化成媒体中的地痞、无赖。

鄙视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扮演的是这样的角色:家里老爷不方便说的话,由这奴才出面放话。更有甚者估计有些话是奴才是为了迎合主子特为放出来的。这样的话语其实更能体现老爷内心真实的想法。
高铁事故遇难者尸骨未寒,受伤者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人民日报的家奴放话出来:强国尚未实现,同志还须自虐!经济需要发展的道理谁都懂,但是现在发言说即便搭上几条人命,速度也不能降低,此时此刻说这样的话合适吗?你们还有人性吗?当然他们本来就不承认人性的存心。
所以,我得承认我对现实很悲观。也许我也该问一句:中国会好吗?

请问环球时报:政权更迭难道不也“是中国必须经历的自我折磨”吗?

网上批评的对象不是铁路全行业职工,而官僚集团(利益集团)。
作者用和移花接木方式转移视线,真下流!!!

灾难面前应该是反省,而不是搪塞!良心何在。

一副心不甘情不愿接受公众监督和批评的口气,一副怨妇自怨自艾无可奈何的口气,一副躲在角落对公众批评心怀不满处心积虑准备反攻倒算的口气,一副把责任轻描淡写的承认然后不动声色的放过的语气,一副老子做了这么大功劳却因为才死几十个人的P事而万分委屈媚主撒娇的口气,一副半遮半掩居高临下要求民众怨气“可以啦,闹够了没,别太过分啦”的颐指气使。

环球时报,呸!!!!!!!!!!!!!!

十年砍柴:100后,还是铁路那点事,管铁路还是姓盛的老爷。好奇是否和百年前激发矛盾的邮传部尚书盛宣怀有关系。
樊建川:「辛亥保路」清朝四川集资修筑铁路,官僚腐败、专横,滋生民怨,辛亥,川民请愿保路,川督赵尔丰杀人镇压,暴乱更烈,端方从鄂率主力入川助阵,武昌趁隙起义,清廷崩溃,赵、端二帅双双横尸。百年铁路,百姓修建,一寸铁路一寸民脂。路权即民权,路怨即民怨。辛亥保路纪念碑,百年了,在成都,在心中。

我们也想对公众说,对铁路的批判是重要并有益的,但舆论也要避免形成对铁路全行业职工过大的心理压力,因为过度的压力有可能干扰理智,它与加强铁路安全并非永远是正相关的。
——貌似公正。其实你只要稍加改动就可以发现你包藏着怎样的祸心:
我们也想对公众说,对奶业的批判是重要并有益的,但舆论也要避免形成对奶业全行业职工过大的心理压力,因为过度的压力有可能干扰理智,它与加强奶业安全并非永远是正相关的。
你最不应该的是:1、你不能拿公民对铁道领导的批评扩大的“全行业职工”;2、你也没什么权力来教训“公众”。3、公众对铁道部的批评是一面改革工作的镜子。而永远文过饰非的人才是阻碍改革的罪人。
希望这份五毛报纸在拍马屁方面多学学科学发展观讲话,提高提高水平。

吐血了吐血了吐血了吐血了!

环球时报:高铁是中国必须经历的自我折磨?
中国人民必须经历的折磨起止高铁啊,包括你这份报纸和你所代表的权力。不过那可说不上是“自我”!

我们也想对公众说,对铁路的批判是重要并有益的,但舆论也要避免形成对铁路全行业职工过大的心理压力,因为过度的压力有可能干扰理智,它与加强铁路安全并非永远是正相关的。
==============放狗屁,狗放屁,放屁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