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戴建业:何必给苦涩的现实裹一层糖衣?

温州在发生悲剧,中国正上演喜剧。中国演员之所以缺乏幽默感,正是因为我们的现实太幽默了!

主流媒体对很多事故新闻的处理,首先不是报道灾难现场,而是大量领导视察和探视伤者的场面,第一时间将领导的温暖送到我们心坎里!昨天,官方《新华网》发布头条新闻《我国近日将发射第九颗北斗导航卫星》,前天权威电视大量视频在分析挪威恐怖主义。敌人一天天在乱下去,我们一天天在好起来!在我们神州大地上,时时都有奇迹,处处都有佳音,看到的是礼花满天,听到的是丰收捷报,你还不感到振奋?你还不感到温暖?那你就是个傻逼!

两年前,我指导了一个法国留学生,她的中文水平不错,能读懂不少中国古代文学作品,可是她却常常读不懂中国的当代新闻。有一次她问同门师姐说:“中国的“‘待业人员’是一些什么人?”她的师姐告诉她说:“我国的‘待业人员’就是你们法国的‘失业人员’。”“那为什么不叫‘失业人员’呢?”“……”

她的这位学古代文学的师姐真的没有想过这个“怪问题”,是呵,干嘛要把“失业人员”叫“待业人员”呢?这是中国特有的“政治修辞学”:中国的主流媒体和官方文件中,没有“失业”而只有“待业”,没有“裁员”而只有“下岗”。因为“失业”是一种冷冰冰的完成时,“待业”是一种充满希望的进行时——政府正在给他们安排工作;“裁员”显得非常冷酷,是被动地“炒了鱿鱼”,“下岗”就显得十分温暖,好像是工人们主动回家休息,明天还要来上班。

这种“政治修辞学”具有无所不能的奇异功效——它能把现实的苦难变“甜”,它能把现实的棱角磨圆,它能把眼泪化为欢笑,它能把绝望变成希望,它能把黑夜说成白天。

我们主流媒体将这种“政治修辞学”运用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我们来欣赏近两天媒体的几条新闻。

温州动车脱轨特大事故发生不久,《环球时报》25日就急急忙忙地发了社评:《高铁是中国必须经历的自我折磨》。一看标题就会让人想到《孟子》那段名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你看,这不是一场人为的可怕灾难,而是我们铁道部在主动“磨砺”自己的意志和品格,部长们准备承担更重的历史“大任”,于是灾难很快就转化成了“崇高”。作者认为这是“铁道部朝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中国人不应向在世界上第一次全面领先的中国人的团队,抡起将之‘一棍子打死’的大棒”。铁道部这支“在世界上第一次全面领先的中国人的团队”,还要“更上一层楼”,为了将来把世界甩得更远,在主动锻炼自己的意志,百姓岂敢将它“一棍子打死”,效仿跪拜还来不及哩。怀疑实属无知,指责更是卑劣!

新浪网26日转发《人民日报》的文章——《微博在动车事故中传递关注和力量》,将这次涌温铁路事故中的微博狂潮,解释为人民对事故遇难者的“爱心潮”。我们的媒体向来有点斜视,“只能”或“只愿”看到自己爱看的那一方面。这次微博狂潮既是对遇难者的“爱心潮”,更是对铁道部的批判潮、怀疑潮、怒吼潮。你听到了吗?

更精彩的还在后面!《公益时报》26日一篇名为《从温州动车追尾事件看中国社会体制优越性》的文章,更让人感动,它从“社会的基本单元、社会的组织形式、社会组织的精神纽带,以及社会组织与政府的关系”四个层面,一一分析了“温州动车追尾事件”,所体现出来的“中国社会体制优越性”。谁能想出这么新颖的视角,谁能写出这么精彩的文章?这个伟大的作者叫“张雨”,共和国的历史一定不能忘记他的英名!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还有“更更”精彩的!中国铁道部的官方报纸《中国铁道》24日,头版只字未提温州脱轨灾难,头版头条是《以党建工作新成效推进铁路科学发展创新实践》,头版其他几篇文章分别是《铁路采取措施切实提高高铁安全运营管理水平》、《技术精英走上“星光大道”》。看了这样的报纸,读了这样的新闻,你能不拍案叫绝吗?温州在发生悲剧,中国正上演喜剧。中国演员之所以缺乏幽默感,正是因为我们的现实太幽默了!

主流媒体对很多事故新闻的处理,首先不是报道灾难现场,而是大量领导视察和探视伤者的场面,第一时间将领导的温暖送到我们心坎里!昨天,官方《新华网》发布头条新闻《我国近日将发射第九颗北斗导航卫星》,前天权威电视大量视频在分析挪威恐怖主义。敌人一天天在乱下去,我们一天天在好起来!在我们神州大地上,时时都有奇迹,处处都有佳音,看到的是礼花满天,听到的是丰收捷报,你还不感到振奋?你还不感到温暖?那你就是个傻逼!

主流媒体与民间传言,完全是两套绝然不同的话语,媒体是在“自言自语”,人民是在“姑妄听之”;媒体没有真正的新闻,只有天天创造“奇迹”的凯歌;民间没有健康的舆论,只有各地飞短流长的谣言。

因而,主流媒体事实上成了领导与人民之间的绝缘体:它总是给苦涩的生活裹一层糖衣,让人民感觉比较甜蜜;它总是给灾难进行化妆,让悲惨的事故“看上去很美”;它总是将严峻的现实完全美化,创造一种“盛世”的梦幻,好像真的出现了一支“在世界上第一次全面领先的中国人的团队”。

我们为什么不能多点自信,多点勇气,多点良知,直接面对现实,直接面对问题,直接面对灾难,人民盼望的不是虚幻的假象,而是事实和生活的真相!何必给苦涩的现实裹一层糖衣?为什么要让悲惨的灾难“看上去很美”?

参见:http://www.peoplerail.com/xinwen/2011724/n603564703.html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