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张宏智:无数次被谎言戕戮的民族

而高铁只是这个现代谎言的细枝末节而已,看看这个国家吧,什么地方我们能看到真实的话语呢?我们经济总量世界第二,可是百姓却买不起房,吃不起肉,看不起病,上不起学;我们说我们的教育先进,却让教授们争着做官,让官员们争着做学问,拿文凭,让学生从小学就陷入各种各样的补习班中,被剥夺了童年的乐趣和成长的快乐;我们说我们的文化怎么优越,大概是沾了唱红歌的光吧,这个可以申请世界吉尼斯的唱歌运动,又勾起了无数人那颗说谎的心;我们说政府的调控如何坚强有力,政府就把房价越调越高,把物价越调越涨,把通货膨胀越调越厉害,把国家调得越来越富,把百姓调得越来越穷。

两节因追尾而脱轨的车厢,无数死难的同胞,成了高铁神话的第一批受难者,谎言最终以血的教训结束,痛哉?痛哉?

可这样的谎言,在近代100多年的历史上,却已经无数次戕戮这个民族。

100多年前,我们还做着天朝帝国,迎来的却是资本第一次全球化的扩张,中国这片幅员广阔,人口众多的土地,像是一头流着鲜血,顽固自大,却又老态龙钟的鲨鱼,引来无数鲨鱼的围攻分食。

资本扩张总是以征服开始,以贸易结束。但初期,中国还没有贸易逆差,但是当鸦片这个摧毁人类意志的罪恶之源进场时,大量的黄金白银源源流向海外。

林则徐则凄惨的离开政治舞台,这个以谎言编造着自己强大,认为自己的制度无比优越,文化冠绝全人类的国度,在别人的枪炮下,保护不了一个赤胆忠心的孩子。

这就是近代史上谎言,谎言带来的是近百年的苦难和无数颠沛流离的百姓。

而第二次谎言带来的戕戮则更为惨烈。大跃进,超英赶美,亩产过万斤,以及随之而来的浩劫十年,谎言一个接着一个,摧枯拉朽地击毁了中国的经济、文化、信仰,甚至,人和人之间那点维持了千年的温情和爱,不曾因为战争而消亡,不曾因为杀戮而停止,但在闪闪的红宝书的照耀下,顷刻间就被消灭殆尽。

而值得我们反思的是,这样的谎言也是以自大开始。超英赶美,于是我们砸了锅去炼钢铁,将良器变成废品,为的是那个颇具噱头的统计数据,这倒是与当下的统计颇为相似,每一个数据的出炉都充满了噱头,充满了谎言和无知,但这并非是他们的创新,他们只是延续了中国近代史上百年的说谎传统而已。

这个年代里,谎言不仅是要实现“跨越发展”这个我们今天在官员的报告里经常见到的字眼,任何经济的发展都有其自身的规律,生活的真谛并不是人定胜天而是科学理性,但谎言蛊惑下的民族却充满了欢欣鼓舞。而灾害还不止于此,谎言更是制造出无数人性的噩梦,揭发与造反,当青春的荷尔蒙被谎言挑逗起无边的欲望时,这些疯狂的人冲上台去,揭发自己的父母师友,同时也揭掉了人身上的最后一点善和信任。

而今天,这样的狂热又起,经济总量世界第二让许多的人欢呼雀跃,一如当初高铁宣布时速超350一样,甚至有官员吹捧,我们的高铁只是为了安全才维持在270——350的,我们本来可以跑得更快。呵呵,高铁发展中那些关于技术的各种传闻我就不便再提了,究竟是自主创新还是山寨技术,官员们虽然谎言连篇,但心里却还是有答案的,但现在,高铁真的出事了,前不久接连不断的停运被推诿给了风雨雷电和一个月的磨合期,但这一次不是停运,是追尾,是民众鲜红的血,是无数逝去的生命。

而高铁只是这个现代谎言的细枝末节而已,看看这个国家吧,什么地方我们能看到真实的话语呢?我们经济总量世界第二,可是百姓却买不起房,吃不起肉,看不起病,上不起学;我们说我们的教育先进,却让教授们争着做官,让官员们争着做学问,拿文凭,让学生从小学就陷入各种各样的补习班中,被剥夺了童年的乐趣和成长的快乐;我们说我们的文化怎么优越,大概是沾了唱红歌的光吧,这个可以申请世界吉尼斯的唱歌运动,又勾起了无数人那颗说谎的心;我们说政府的调控如何坚强有力,政府就把房价越调越高,把物价越调越涨,把通货膨胀越调越厉害,把国家调得越来越富,把百姓调得越来越穷。

而看看某些论坛的论调,呵呵,天朝一片大好,航母快下水了,歼20试飞了,东风导弹堪比两弹一星,震慑寰宇,形势实在太乐观了,天朝实在很强大,我们这帮荷尔蒙旺盛的年轻人不用再成年累月的看日本AV了,看看这些帖子就已经完成了对生活的意淫,并且高潮迭起,即便是苍井空老师也无法带来如此酣畅淋漓的满足感!

所以,天朝的百姓们,醒醒吧,意淫重来救不了国,谎言从来都会将自己戕戮掉。高铁今天血的教训,很可能就是这个民族未来的标本,永远活在谎言里,从来不会科学理性的去思考国家与社会,不去承认差距和认真学习,就像是鸦片战争中那个未辨真假的笑话一样,总督把大粪当成了战无不胜的武器,对付别人的坚船利炮,大粪虽然臭,却唬不了人,改变不了落后与挨打的局面,而这个学术和思想都失去独立于创新的国度,难道真的用谎言去完成民族的复兴?

少一些意淫,多一份科学理性,愿我们早日从谎言中醒过来,呜呼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