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窃克簿:简评《高铁是中国必须经历的自我折磨》

尽管《自我折磨》一文屡次提到铁路部门要面对批评承担责任,但最终其作者是不在乎旅客的安危的。他承认旅客的安危很重要,但却只能靠“奇迹”来保证。我感到很惊讶的是他轻松回避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如果真的为了乘客的安全着想,为什么在软件方面——比如管理、相关科学技术——都还很不到位的情况下,不先打好这些基础,却舍本逐末地直接上马高铁项目呢?甚至仓促到要从日本德国购买来技术再以中国的名号去申请专利,让接受短期特训的高铁司机不得不去面对大部头的德文说明书?

对7.23动车追尾事故之后民间对铁路部门高涨的指责情绪,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看起来很中肯,很有建设性,又很理性的评论《高铁是中国必须经历的自我折磨》。

(文章见http://opinion.huanqiu.com/roll/2011-07/1843653.html)

但令人不安的是这么几句话:

“准确地说,高速铁路是中国铁路部门在一个基础有些松懈的社会里,向世界最高水平做的一项全面冲刺,它要求铁路部门把自己的小环境打造成一个‘超发达国家水平’的组织,还要求整个中国社会以严厉、同时又很积极的态度对待铁路部门的大胆创举。。。”

发展高速铁路确实是一件造福人民的好事,然而《自我折磨》透露出来的信息是,我们“必须经历”追尾脱轨这种骇人听闻的“自我折磨”,其背后的目标、追求是为了打造一个什么“超发达国家水平”的铁路系统——为什么我们必须拿全国火车乘客的安危去追求这么一个气派的名头?最快时速能达到三百多少公里,这样的数字,这些所谓“速度的奇迹”,在乎的是铁路运输在客运功用上的必要性(比方说,高铁的时速一定要达到三百多少公里才能满足客运需求),还是铁路部门的政绩、及其背后整个执政团体的面子呢?

“中国人不应向在世界上第一次全面领先的中国人的团队,抡起将之‘一棍子打死’的大棒。”这里环球时报好像又要勾引起民众的爱国热情了。然而铁路不是奥运、世博,民众对铁道的期待是出行的方便快捷,还有最重要的,一路平安。

提到平安,《自我折磨》一文更令人不安的是以下这些:

“客观而言,中国社会的整体管理水平不如美欧及日本,中国各种交通工具的平均出事率都高于发达国家。这拉高了中国在全世界率先发展高速铁路的管理风险。”。。。“中国高铁不应仅是速度上的奇迹,它还必须是技术安全以及管理安全上的全面奇迹。”

“奇迹”是个危险的字眼。这篇文章主张,在“客观而言。。。中国各种交通工具的平均事故率都高于发达国家”的情况下,要保障“超发达国家”的高铁安全运营,并坦言需要“奇迹”。在新中国历来的宣传语境里,奇迹意味着回报远高于投入的时间和资源,奇迹意味着在基础条件非常薄弱的情况下达成很高远的目标。即便奇迹不意味着投机取巧,至少它意味着风险。既然已经承认社会整体管理水平薄弱——落实到高铁项目,也许除了列车调度之外,还有驾驶员资质考核、相关科研项目结果审核、甚至遇险时车组人员的应急能力等等——凭什么还认为坐火车的老百姓应该踏踏实实地去相信技术和管理上的“奇迹”呢?

说白了,《自我折磨》一文对于高铁的定性,就是一个国家的面子工程,人人理应支持,就如同支持拿税金去培养奥运世界冠军,或者举办超豪华奥运一样。《自我折磨》认定,我们中国人(环球又一次代表了人民)应该支持铁道部门去争取“超发达国家”水平,给我们这个发展中国家脸上贴金。

很奇怪的是,读了好几遍,我也没弄清楚所谓中国的“自我折磨”这里究竟指的是什么事情?如果不是指铁道部门接受风险与压力运营高铁——因为铁道部门毕竟只是中国人民的一小撮——那是不是应该指类似于十来天故障四次、或者干脆7.23这样的事故呢?如果是“必须经历的自我折磨”,那这些平白无故丢了性命的旅客,是不是也变成过去那种“革命必要的流血牺牲”呢?

所以,尽管《自我折磨》一文屡次提到铁路部门要面对批评承担责任,但最终其作者是不在乎旅客的安危的。他承认旅客的安危很重要,但却只能靠“奇迹”来保证。我感到很惊讶的是他轻松回避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如果真的为了乘客的安全着想,为什么在软件方面——比如管理、相关科学技术——都还很不到位的情况下,不先打好这些基础,却舍本逐末地直接上马高铁项目呢?甚至仓促到要从日本德国购买来技术再以中国的名号去申请专利,让接受短期特训的高铁司机不得不去面对大部头的德文说明书?

我非常赞同《自我折磨》一文最后一句的愿景:“中国社会需要度过温州事故的危机,它的结局应当是我们拥有更安全的高速铁路,而不是把铁路的速度降下来,回到绿皮车时代。”不同的是,我觉得我们需要更安全的高速铁路,是为了它能造福于民;而《自我折磨》似乎认为,我们需要更安全的高速铁路是为了去多争一个世界第一。所谓中国必须经历的“自我”折磨,感到这些事情“必须”性的人,往往都不是真正受到折磨的那些。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