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承鹏治倪萍的颈椎病

p110719201

倪萍当初不投反对票,是因为可能发生的损害没有伤及她自身,而现在要坚决说不,是因为她自己的权益受到了侵害。在维护公众利益和维护个人利益面前,在替公众代言和为自己说话之间,倪萍作出的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所表现出的一软一硬判若两人的姿态,多少让人们明白了包括倪萍在内的许多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以及其他具有民意代表身份的人每每让民众失望的原因之所在。

倪萍作为知名度极高的红色名人,其人生境遇和所处环境与普通百姓不同,在她春风得意荣誉满身的职业政治生涯中,不太可能遇到草根社会中、弱势群体里的那些疾苦与不公。尽管她也多次在类如“感动中国”等煸情节目中、面对社会底层民众的遭遇而真诚流泪,但这毕竟不是亲身经历和切身感受,尽管她也慷慨捐助、好善乐施,但只是在尽一个好人的道义良知,而并非民意代表的政治责任。

再不要把不投反对票当觉悟,再不要把不给政府添乱当荣耀。我们要感谢李承鹏,因为他有可能用的是无间道的手法,从而歪打正着地治好倪萍的颈椎病。

由“共和国脊梁”引发的激烈论争,终于也让倪李二人当众掐了起来。

说“终于也让”,是因为事发伊始,是李承鹏主动发难,而倪萍则表现宽容,先是要与李作书友,后又表示什么也不说,看那意思是不想与李一般计较,很有点大人不计小人过的范儿,这也符合倪萍一贯的为人做事的风格。可李承鹏则不然,不但没领以书会友这个情,而且言辞之激烈也不见丝毫收敛,大有宜将剩勇追穷寇的英雄气概,以至于现在两个人真的呛起火来。

7月19日,倪萍接受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独家专访,首度通过媒体回应获奖前后。自称从始至终没向任何单位或个人缴纳一分钱的所谓“获奖费”,“在我的生涯中,从没干过托人甚至拿钱夺奖的勾当,我觉得这太不要脸。”针对李承鹏就此事在网上连续发帖对倪萍“恶言相向”,倪萍在采访中几度落泪:“开始我本想当‘哑巴’忍了,但后来发现自己被卷入舆论漩涡,假的也被炒成真的了,不得不回应。”她还说:“这件事对我伤害很大,我保留对李承鹏起诉的权力。”

而随后在7月22日凌晨3点,李承鹏发布微博回应:“在香港参加香港书展。一分钟前听说共和国脊梁倪萍认为“李承鹏对我伤害很大,保留起诉权利”。好的,一改春风般的温暖和厚道,一个好人亲自起诉一个坏人,这才有共和国脊梁的威严。建议以污辱共和国罪名起诉我。”

倪萍是接受独家专访,李承鹏是第一时间回应,一个要诉诸法律,一个要自定罪名,你来我往,互不相让,看来真的要公堂上见了。

他们最后到底能不能走到对簿公堂这一步?如果真的走到这一步,彼此的胜算究竟有几何?对此,我既无法预测,也不那么关心。引起我兴趣的是另一个问题,一向“春风般温暖厚道”的倪萍,缘何对李承鹏突然恼怒了起来?或者如李承鹏所说,倪萍那得了颈椎病的脊梁,缘何一下子就坚硬地挺了起来,显示出“共和国脊梁的威严”?

按照倪萍的说法,是李承鹏对她伤害很大,也就是损害了她的名誉,或说是损害了她的权益,所以,她就要对李承鹏说不,就要向李承鹏讨个说法,就要对李承鹏行使否决权。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此一时的倪萍与彼一时的倪萍显然大不一样。此一时的她,是指在这次“舆论漩涡”中的她,彼一时的她,是指以往作为“两会代表”的她。彼一时的她,是慈眉善目和事老的形象,因为她从不投反对票,从不给政府添乱;而此一时的她,是要与别人叫板的架式,因为他要向李承鹏讨说法,要向损害他人权益的行为作斗争。

同一个倪萍,为何不一样?究其原因就在于,彼一时的她,作为两会代表,面对的是政府制定和提出的相关政策方案,其中即使有不当不妥之处,甚至错误的东西,所损害的也是社会公众的利益,因此大可不必太认真。而此一时的她,陷入舆论漩涡,遇到的是个人名誉或利益受损害的情况,就决不放过地认真起来了。

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当初不投反对票,是因为可能发生的损害没有伤及她自身,而现在要坚决说不,是因为她自己的权益受到了侵害。在维护公众利益和维护个人利益面前,在替公众代言和为自己说话之间,倪萍作出的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所表现出的一软一硬判若两人的姿态,多少让人们明白了包括倪萍在内的许多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以及其他具有民意代表身份的人每每让民众失望的原因之所在。

当然,倪萍作为知名度极高的红色名人,其人生境遇和所处环境与普通百姓不同,在她春风得意荣誉满身的职业政治生涯中,不太可能遇到草根社会中、弱势群体里的那些疾苦与不公。尽管她也多次在类如“感动中国”等煸情节目中、面对社会底层民众的遭遇而真诚流泪,但这毕竟不是亲身经历和切身感受,尽管她也慷慨捐助、好善乐施,但只是在尽一个好人的道义良知,而并非民意代表的政治责任。

现在因“共和国脊梁”的纷争,让倪萍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伤害,当然这是她的认识和感受。不管这种认识和感受对不对,至少有可能让她懂得,什么是可能的伤害,面对伤害应当如何,个人对个人的伤害如何维权,公权对私权的伤害如何防控。从而,反思自省,有所醒悟。再不要把不投反对票当觉悟,再不要把不给政府添乱当荣耀。

如果倪萍真的能从这次事件中收获长进,那么她现在要做的并不是向讥讽过自己的李承鹏叫板,而是向此次事件中揭露出来的乱挂幌子乱评奖的骗子叫阵,而不管他们有多么深的背景,也不管他们有多么大的来头。因为说到底,正是他们败坏了国家政府的信誉,也正是他们败坏了倪萍们的声誉。根据自己的遭遇,利用自己的影响,向这些欺世盗名发不义之财的人宣战,这才是脊梁硬的表现。好在新华社记者在专访倪萍的同时,也展开了深入的调查,对当前中国评奖乱局的内幕进行曝光,这也为整治这一问题提供了条件。

令人有所期待的是,倪萍自己也表达了这样的想法:“我曾获过无数奖项,从没怀疑过奖项的真假,更无从核实。如果知道它是假的,我肯定不会参加。但这次事件给了我一个巨大的警醒,今后这类活动我得留个心眼儿,弄清组织者是谁、颁发者是谁、调查过程怎样后再确定是否参加。如果有组织者利用文化界人士出名甚至敛财,利用人们的善良玷污公益和慈善的招牌,我绝不容许。”

希望倪萍不仅仅局限于保护自己,还要站出来维护更多人的权益,在为自己讨公道的同时,也努力匡扶社会正义,向一切真的和假的利用公权力乱评奖谋私利的人说不,包括用自己两会代表的合法身份,批评和监督政府部门的工作,乃至追究其监管不力的责任,这才是真正的共和国脊梁的风范。

如果倪萍能做到这一点,就一定会真正赢得包括李承鹏在内的广大民众的敬重,所谓的名誉伤害也就不存在了。也正是在这个意上,我们要感谢李承鹏,因为他有可能用的是无间道的手法,从而歪打正着地治好倪萍的颈椎病。

(猫眼看人/凯迪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