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东野长峥:高铁大跃进,终到脱轨时

p110724120

牛皮吹到暴裂时,该有人付出“鲜血和生命”的代价了,但你心放到肚子里,那付出”鲜血和生命”的人里,永远不会有省部级以上高官,倒霉的永远只是被忽悠的百姓。就象那亩产十万的“大跃进牛皮”吹爆时,死的四千多万人里,你可能找出一个省部级官员?

7月23日铁道部总工程师、高铁总设计师何华武在第三届交通运输工程国际学术会议上说:“从宏观上讲,高铁安全保障分为六个方面,包括技术标准保障、工程质量安全保障、高铁运营安全保障等,每一环节都有严格的监督检测程序。”他还说:“京沪高铁平均两公里便有一个治安岗亭,随时应对各种突发治安事件。”而讲到中国高铁的铁轨质量时,他自信地表示,中国的铁轨对硫等杂质的容忍度更低,意味着中国铁轨的质量比日本与欧洲所使用的更加优秀。演讲最后,何华武突然提高声调,用坚定的声音宣告:“中国高铁的安全保障是可靠的。”

然而,现实的力量要比东野长峥的文章有力十亿光年,咱们这位华爷话音未落,当日晚上八点五十分,北京南至福州D301次列车与杭州至福州南D3115次列车在温州附近发生追尾。造成D301次列车4节车厢从高架桥上掉落,另外D3115次列车第15、16节车厢脱线。而也是当晚上八点左右,一列从厦门至杭州的动车,在追尾事故现场附近同样遭遇雷击,导致供电系统中断,列车用尽备用电源之后停运,上帝伸手拉了一把何爷,这次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车也好歹“没让子弹飞”。

记得前些天高铁频频“雷击停车”时,咱们就有官人说咱那宝贝高铁一有雷击就停车,正说明咱们的技术高哇,东野长峥听了这话儿当时就替这位官人担心,一雷击就“高铁停”这么忽悠倒好应付,可万一哪天“高铁飞”了,又该怎么说?果然,担心应验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这些天来,看着官人们央视们玩儿了命地忽悠“高铁PK飞机”,东野长峥心里就替那些乘客担心,以东野长峥大半辈子的观察,牛皮吹到暴裂时,该有人付出“鲜血和生命”的代价了,但你心放到肚子里,那付出”鲜血和生命”的人里,永远不会有省部级以上高官,倒霉的永远只是被忽悠的百姓。就象那亩产十万的“大跃进牛皮”吹爆时,死的四千多万人里,你可能找出一个省部级官员?

看着被央视忽悠“坐着高铁PK飞机”的国人,东野长峥一直在替此次动车出轨的二百多死伤者担心,您以常识理情,或者干脆“用膝盖想想”,您用无数个轮子去“PK”天上飞机的两个翅膀,就如同你想用两条腿去“PK”天上的飞鸟,不是纯牌儿的脑袋进水吗?再说了,您真有那么重要的急事儿,非要坐着时速二百多公里的小破铁皮厢子在那保不齐什么时候就会“子弹飞”的两条铁线儿上玩儿命吗?反正东野长峥从来不坐动车也不坐高铁,坐那“普快”们的卧铺就挺好,东野长峥别的念想没有,就是想多活几天。再说,东野长峥只会写点纸媒发不了网媒又不给钱的文章,手里俩钱儿过日子还不够用,再不想让铁道部的“动车”“高铁”们劫掠了,你玩儿你的,我不跟你玩儿,可以吧?

官家这么起劲儿地“发展高铁动车”,原因无它,一是有巨额的高铁动车的资金可上下其手,二是高铁动车们一搞成,又可以劫掠百姓更多的血汗,所以,他们才如此使出吃奶的力气忽悠高铁等“基础设施”,跟你等百姓可是一分钱的关系也没有。否则,那些更“基础”的东西,比如教育比如医疗比如住房,你什么时候见过官人们玩儿过真格的?

还有一件事让我老人家动怒,那就是,那边脱轨动车里血肉模糊的百姓都还没来得及拖出来,这里“香港央视”的凤凰卫视就发文替官家撇清脱轨动车与“高铁”的关系,说什么动车好比“国道”上跑的小奥拓,所以脱轨不足为奇,而“高铁”好比那郭美美们的跑车,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这真TMD是“满嘴跑动车”的胡说八道,显然,那已经动不动就“雷击停车”的高铁一旦出起“故障”来,我等可怜的百姓只会死得更多,原因说出来都觉得有唇智商,你坐时速一百公里的铁厢子玩儿迎面相撞的游戏,和坐时速二百五的铁厢子,哪个死得更快,还用说吗?现在东野长峥已经下定决心,你高铁这辈子千万别象动车那样“让子弹飞”,只要飞一次,东野长峥一定跑到凤凰卫视那里,搧他二百五十个大嘴巴,谁让他们总是二百五来着?

(博客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