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王敢:向西方介绍真正的中国

f110749506
奥地利《欧洲联合周报》社长王敢先生7月19日在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在捷克首都布拉格举办的第47届文化讲坛上发表这一演讲。

国家花大力气将这些外宣书籍翻译成英文和德文,印刷并发往海外,用意是好的,动机无懈可击。遗憾的是这些书籍没有摸准当地人的思维和好恶,只是将这些文件似的图书灌输到海外,只管出口不计效果。只管印刷不顾读者,而在海外这类宣传资料就像当地政党选举时才有的宣传材料,往往当成垃圾丢掉。

首先我真诚地感谢上海市侨办、《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及捷克华商联合会邀请我参加这次盛会,同时也很高兴在欧洲文化名城布拉格与各位领导,媒体前辈及商业先进共同能在一起探讨关于“文化的对话与互鉴”这一命题下的现象和内涵。大家都清楚中国在三十年改革开放后经济发展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中国制造”成为全球新名词,如今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会见到中国的产品,这些在经济方面骄人的成绩首先是勤劳的中国人民用双手所创造的,同时中国的各级政府,商务部门都积极地推进商务运作,将中国变为全球的采购中心,将中国变为全球的加工厂,将中国变为全球经济的杠杆和加速器。与此相应,中国文化在海外的传播,它的影响力和穿透力就远远不能满足于经济发展相适应。这也是本人要谈的主要论题。

和外国人共享中华文化

本人在国外生活近三十年,是中国大门重新开启后较早来到欧洲的留学生。作为一名文化工作者,特别是在欧洲文化名城维也纳,经营书店和报纸《欧洲联合周报》,对于中国文化在西方的传播有了一点体会。人们常说海外最难从事的行业是文化行业,包括新闻,图书,艺术等。我在维也纳开办的书店是从1991年开始的,当时是以图书馆的形式,依靠当地侨社奥地利华人总会而办起来的,主要的顾客也是当地华人,也是为了让海外华人排解无端的乡愁,从书本和杂志上得到思想上、文化上的乐趣。但随着关注中国的奥国人越来越多,对中国文化的兴趣越关切,图书馆的形式已经不能满足要求,从2004年开始,我们就在维也纳文化气息最浓的地段开设了当地唯一的一家华文书店“奥华书店”,奥代表是奥地利,华是中华,我们希望通过图书,杂志,音乐CD,DVD等文化传媒来拉近两国的文化,拉近两国人民的感情,文化是没有国界的,它和音乐一样在世界的任何角落都会找到知音。由于这所小小的中文书店,填补了当地这方面的空档,使奥地利和周边国家的华人和喜欢中华文化的人士得到某种程度的安慰。在经营书店的几年中,我们结识了许多热爱中国文化的奥地利人,特别是维也纳大学汉学系,是欧洲有名的汉学系,每个学期注册的学生有八百人之多,在这个系培养的不少汉学家,和精通汉语的人员、文化工作者,奥国外交部及政府许多部门都有它的毕业生,这些汉学家和中国文化的爱好者们成为我们书店的忠实读者,同时他们也是中国文化的传承播者。

人们说办书店是一件高风险的行业,特别是金融危机的影响下,很多人已经不再购买书籍,而是从网上查看所需要的文字。在德语区的三个国家德国,奥地利,瑞士,本来中文书店就不多,关关停停,近两年汉堡的天地书店,柏林的中文书店先后歇业,目前仅有的在杜塞尔多夫的明矾书店已经变为杂货铺,书籍被挤在一个小角落。而德语区共有一亿人口,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位于维也纳我们的这家书店成为硕果仅存的中华文化之角,成为德语区唯一的传播文化一家中文书店。

我们这些年来靠着汉学家,靠着大学汉学系,靠着维也纳公共图书馆和周边国家的读者,靠着广大的华侨华人读者,金融危机对我们冲击不大,互联网目前看来也没造成太大的威胁,反而在德语区独家经营,生意不降反升,也可以讲是一个独特的文化现象吧。我们的顾客西方人士占有50%以上的比重,中国出的各类语言类书籍、气功武术类书籍和DVD,医学类和考古及文化类书籍都是他们关注的对象。特别是近些年来,中国许多出版社逐渐注意到海外读者的需求,英语图书大量增加,质量不低,甚至还有许多德文出版物,这种与时俱进的做法不仅仅推广了经营,而且扩大影响,是值得赞扬的。

如今,为什么许多华人商店经营上都有困难,叫嚷“今不如昔”,维也纳奥华书店却逆势上扬,逐步红火?我们分析:首先是中国在世界上比重逐渐加大,中文成为一个热门学科,学其它语言的人也许毕业后难找到工作,而汉学系的学生在没有毕业就被一些公司和有关部门捷足先登揽入麾下,中文和中文书籍及相关的文献资料被人们看重,我们书店经营者自然受益。其次:中国与欧洲相隔万水千山,由于语言障碍,当地读者很难直接从中国购买所需要的图书和文化产品,而奥华书店恰恰能协助他们,解决这方面的问题满足其需要。

文化传播不要盲人摸象

经营书店和海外办报一样,要摸清读者的需求,要了解市场的变化,要知己知彼方能正确订书和销售。目前我们书店进货渠道一是从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订户,港版书和台湾版书都是通过香港订购。但是从北京国图公司进口的图书中常常会配发一些宣传资料,可能是配合国家“外宣”的需要吧。这些配发的图书很多是国家外宣的读物,有关于西藏问题的白皮书,有介绍中国发展变化的图片和图书,国家花大力气将这些外宣书籍翻译成英文和德文,印刷并发往海外,用意是好的,动机无懈可击。遗憾的是这些书籍没有摸准当地人的思维和好恶,只是将这些文件似的图书灌输到海外,只管出口不计效果。只管印刷不顾读者,而在海外这类宣传资料就像当地政党选举时才有的宣传材料,往往当成垃圾丢掉。作为书店的经营者,我们曾试着将这些外文宣传材料免费夹带,送给我们的客户,顾客根本不领情,甚至有些人还对书店产生怀疑,不再上门了。

以西藏历史和文化现象举例。对于西藏的过去和现状,西方人为什么和国内的官方意见总是不协调,总是格格不入,不管怎样做说服工作,甚至派出藏人代表团现身说法效果不大,还被说成这些藏人被洗脑被“赤化”。这些人是受到他们当地媒体和文字的影响,但是要清楚地知道,西方人对于中国西藏的理解和认识,是奉行一种理想主义的西藏,把旧西藏社会极度理想化,理想为世外桃源。把他们从《失去的地平线》编造的故事中来认知西藏,这种文学作品的影响很大,而解放了的西藏使他们失去了理想,失去了幻想,非常可笑而幼稚。但是西方人着重把西藏美化,理想化,并对解放了的西藏闭眼不见,十分可笑。如何将中国文化正确地解释,如何对西人的某些偏见,如何将真正的中国展示给西方,这是海外华人特别是国内媒体人和文化工作者的责任和重任。

首先不能想当然地进行文化交往和交流,要有“换位”考虑,特别是一些政党领袖,政府官员在一些政治敏感问题上,为其选民和对政府的“表态”,会在一些场合讲出一些我们国内认为不中听和刺耳的话,对于这些现象,国内一些单位其实不用过分紧张,由于意识形态的不同,看法不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现象,“求同存异”是中西社会正常发展的手段,只要不是损害国家根本利益,只要不是存心搞坏双边关系,国内有关部门其实大可不必将一些言论作为两国关系发展的障碍,不必将一些现象表述为是开“历史的倒车”。解决这些问题从基础上应该从让海外侨民子弟着手,他们爱国爱乡,当然这和爱他们的所在国并不矛盾。每年的夏令营,所在国家的孔子学院和中文学校都是孕育中国文化情结的场所,只有他们从心里有一颗“中国心”,由他们去去影响他们的同学、朋友、亲戚则容易的多。

第二,中国政府发到海外的“宣传材料”应该以知识性为主,不必板起面孔训人。如多向海外投放一些国家风光旅游DVD片,情节简单的故事片和纪录片,发行国外的报纸杂志,特别是当地语种的纸媒,除了必要地宣传国家建设成就之外,还要着重提出问题和不足之处,让读者感受到这些媒体的重要性,并不是总是在“歌功颂德”、“一片大好”。

第三,国内主管文化交流部门和外宣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要常到外面跑跑,要交一些海外朋友,多交一些文化界朋友,要实地考察海外传媒办报办杂志的经验和教训。中国的特定情况对于媒体和文化机构的管理与外界有所不同,但不代表一成不变,任何事物都是发展的,任何文化不发展就会倒退甚至灭亡。对于发往海外的媒体内容和国内要有所区别。以中央电视台卫星第4套节目“中文国际”来举例,它的“中国新闻”栏目就很好,而播放的“全国新闻联播”的新闻节目在海外议论较多,说明这个节目在海外播放效果不大,在海外搞文化和外宣要有针对性有的放矢才行。

文化的对话与互鉴

文化对话是要在平等的基础上,是要在心平气和的氛围中,之所以对话就是要开诚布公,就是要言之有物。“楼前相望不相知,陌上相逢拒相识”文化的对话首先要相知和相识,相互了解相互尊重才是对话的基础。中国目前在奥地利的文化对话首先是以音乐艺术美术形式开展的。大家都知道维也纳的金色大厅,每年春节国内许多艺术团体纷纷到这里演出,多的在一个月中有五场演出,真是你将唱罢我登场,有些演出团体良莠不分,甚至一些业余合唱团也在这里登台,观众主要靠送票,砸了合唱团的牌子,使中国这些年来辛辛苦苦搭建的文化平台受到影响,是很可惜的。这样的演出团体在中外双方很难达到一个对话的平等机制。只有拿出高水平、高品味的东西,精选的上品才能上获得知音,才有可能更加深入的对话和互鉴。

总之,文化是一个高层次、多方位的现象,要将一些文化现象落到实处,将中外文化由相知相识到互鉴是一个过程,也是文化工作者的使命和任务,相信经过大家的努力,中华文化作为世界文明的一支会感动整个西方世界,同时也会将中华文化逐步发展和升华,我们都是历史的见证人,我们都是中国文化的推动者。当与不当,请予批评指正!

谢谢主持人,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