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谢志浩:硬汉王克勤

p100321115
王克勤先生,是当代最伟大的记者之一,浑身充满人性的光辉,也是笔者心目中,真正堪称共和国脊梁的人物。

1949年大陆鼎革以来,实行“舆论一律”的极权主义,四面都是厚厚的城墙,无论社会和个人,都受到戕害。历史的车轮进入改革开放时代,城墙的一角,有些坍塌,里面的人们,才可以瞭望外面的世界。但是,令人蹊跷的是,一张无形的大网,依然在遥控着国民的耳目,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有所减轻,但并未根除。也就是说,“舆论一律”的病灶,从未得到根除,从 “替党说话,还是替人民说话” 类似论调的不时发作,就不难窥见,独立、独到、独家的新闻报道,是多么难能可贵!

原本“无冕之王”的记者,几乎成为“被缚的普罗米修斯”,追寻真相的记者,面对的绝对不会是开满鲜花的田野,而是铺满蒺藜的陷阱。

而阅历丰富、阅人无数的王克勤,天生具有伟大的悲悯情怀,把记者的“一支笔”变作“投枪和匕首”,刺向社会的软肋。行走在揭黑路上的艰辛,这里不必奢谈,因为,所有的艰难困苦,对于具有理想主义情结的王克勤来说,一切都是命运,一切都是烟云。

王克勤,带着一腔赤胆忠心,出发了,行走在这片神奇的国度。北京出租车、定州血案、邢台艾滋病、山西疫苗……,王先生的身影所到之处,可谓没有硝烟的战场;而王先生之伟大,丝毫不亚于战地记者。因为,黑暗的力量,以一种异乎寻常的速度集结——“防火防盗防记者”,但是,面对王克勤,那些黑暗的力量,总是防不胜防。王克勤身上的能量,可以说集结了调查报道记者的一切美德:勇敢、智慧、血性、草根。

王克勤成为大陆记者的标杆,绝非偶然。对付韩立军之流唯物主义者,用清贫、不分配房子的办法,肯定好使。但是,用在王克勤身上,必然是徒劳的。今天上午,刚刚知道,王克勤先生平常也就三千元的工资,一种感伤涌上心头。

王先生,在这个懦弱的时代,具有良知和担当。浑身是胆,铁骨铮铮。王先生既被黑暗的力量恨之入骨,又被光明的人们所挚爱;王先生是当代中国黑社会出价最高的记者,又是最清贫的记者之一;王先生深爱这片土地,但是,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却怠慢了这位伟大的记者。

王克勤调查报道团队,于近日被主事者蛮横地解散,这是王克勤山西疫苗报道之后,遭遇的系统的报复。这种报复始于开明的包月阳社长被调换,终于王克勤团队的下岗。

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2011年7月19日,14:05分,书菜楼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