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周慧来:中国的司法独立不宜缓行

p110722101

当钱和权能左右法律时,任何人都可以变为弱势。

信访制度代替司法功能,这种本末倒置的制度安排必然带来社会秩序的不公。

近几年,关于革命后代、退休官员加入上访队伍的新闻屡有所见。最近,为女儿被强奸一案,贵州一前副市长(现市政协副主席)举家上访两年而未果的新闻再次见诸媒体。本来案情简单,证据具备,只要依法走程序,真相并不难求。但被指控的对方是贵州省政协常委兼某大集团董事长,因而案件一拖再拖,副市长一家只得进京告“御状”。从曾是本地负责“维稳”的主要官员,到无奈加入上访队伍,再到贵州省信访局“私了”的建议,说明在当今中国,独立司法力量缺位导致的社会公正问题已是如此不堪。

权力失控导致社会不公

中国网络流行这么一个段子:你跟领导讲法律,他就跟你讲政治;你跟他讲政治,他就跟你讲民意;你跟他讲民意,他就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耍流氓,他就跟你讲法律。一句话,领导主导游戏规则,这就是权力本位体制运作的逻辑。谁拥有更大的权力,谁便是游戏的赢家!

在普通民众眼里,副市长无疑是一个高官。如果这个级别的官员能够做到公正廉明,那他本身就是民众赖以纠正和修复社会不公的对象。但副市长自己面对的这个省政协常委凭借财富“手眼通天”,在省级官场有深厚的人脉。于是,在老百姓眼里的大官(副市长)遭遇到了比他还大的权力。这是其案件拖宕而不得不举家上访的根本原因。

这个实例告诉我们,当钱和权能左右法律时,任何人都可以变为弱势。在目前中国,由于法律不可靠,民众常常寄希望于通过上访实现公正。信访制度本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其思路是当下阶权力不作为或运作不当产生社会矛盾时,用上阶权力予以修正。即使在社会结构单一,社会矛盾较少,政府与社会关系也相对简单的计划经济时代,信访制度功能的发挥也是差强人意。如今,市场经济运行多年,社会结构已高度多元化,各种社会利益和矛盾纷繁复杂,信访制度越发满足不了民众对社会公正的需求。

信访制度代替司法功能,这种本末倒置的制度安排必然带来社会秩序的不公。其原因是信访制度不能从根本上制约官员对权力的不当使用。在人类社会中,失控的权力对社会道德与伦理的侵袭损害超过任何一种力量。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关于中国社会道德沦丧,人心不古的话题层出不穷。这固然与中国正处于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从农业社会向工业信息社会的大转型有关。而更大的原因是在这个大转型中,官员权力失控正产生各种恶果。官员滥权贪腐、官商勾结等现象在中国已是司空见惯。所谓上行下效,当掌握权力和各种资源的官员可以任意根据自己的利益需求肆意践踏公正时,全民失信和道德沦丧已是必然。

更为严重的是,官员权力失控对社会公正的损害已助长社会的暴力倾向。有一句经典的电影台词说:“他并不嗜血,他是个好人,只是不要激怒他。”强权导致的不公最终会导致反抗。强权不及之处,便是水泊梁山和侠剑客的快意江湖。近年来,在自焚、自杀等消极抗争的事件之外,诉诸暴力手段的积极抗争事件也不断增多。广大网民对杨佳案、夏俊峰案再到5·26江西抚州连环爆炸案的态度更是发人深省。

走出司法独立的认知误区

要改变这种状况,以司法独立制约官员权力是关键。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在2004年一次演讲中说:“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会害人。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向你们讲话”。文明社会的经验表明,独立司法是坚守人性底线的关键屏障,也是建立社会公正秩序的根基。

当今中国存在一个认知误区,认为司法独立相悖于一党执政。其实不然。从世界上看,司法独立与一党执政并不矛盾;二战后日本自民党多年来一党独大的“55年体制”,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长期的一党执政都没有妨碍这两个国家的司法独立。从这个角度看,在中国,司法独立与坚持中共一党执政也是可以兼容的。

关于司法独立的认知误区,与中国长期以来党政不分有关。早在20世纪80年代,邓小平就提出党政分开的思想。对中共来说,司法独立是在坚持其领导地位的基础上改革领导方式,通过制约行政权力,拓展司法独立空间。换句话说,司法独立在中国不应政治化,而应以技术化来解决。

在当前,司法独立的关键是跳出行政化陷阱。与教育一样,行政化、官僚化已对司法功能和价值造成严重的损害。作为唯一执政党,中共强调司法讲政治,服从政治大局是可以理解的。但同时也要认识到,为了更好的维护和巩固执政的正当性,创造条件对行政权力施行制度化的制约势在必行,司法独立于行政权力就是关键一环。

近几年,中国社会的法治水平出现了倒退。虽然维稳费用在不断攀升,但社会性群体事件不减反增。伴随社会结构的日益多元化,民众之间及民众与政府之间的利益和矛盾关系也越来越复杂。要走出“维稳”怪圈,建立社会公正秩序,司法独立真的不能再拖了。

(作者是中国独立评论人士/联合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