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易中天:“中华脊梁”,此脊梁非彼脊梁

f100410551
资料图片:本文作者易中天,1947年生,湖南长沙人,1981年毕业于武汉大学,获文学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现任厦门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他长期从事文学、美学、历史学等多学科和跨学科研究,央视《百家讲坛》“开坛论道”的学者,其主讲的“汉代人物风云”、“易中天品三国”系列首播即获热评。(摄影:黄频/中欧社)

前些时炒得沸沸扬扬的“脊梁奖”一事,最近据说已经水落石出:奖,有两个。一个叫“中华脊梁”,是收费的;另一个叫“共和国脊梁”,大约不收。于是,一些媒体很是松了口气,因为“此脊梁非彼脊梁”。

然而在我看来,收不收费,其实并不要紧。打着共和国的旗号,花着纳税人的钱,做着“达芬奇”的事,那就更加不可原谅。

因此,关键在于何谓“脊梁”。

这事鲁迅先生早有说法——“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先生说:“这就是中国的脊梁。”先生还说——“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我以为,前一段话是“中国脊梁”的定义;后一句,则是关键的关键。
故,只有顾准先生这样的,才当之无愧地可以称为“共和国脊梁”。至于他倪大姐得的那个,怕真只能叫做“戳脊梁奖”。倒不是他倪大姐有什么不好,是这个“奖”实在山寨得离谱。这就是我要说的“此脊梁非彼脊梁”!

遂赋歌曰:
天皇皇,地皇皇,
京城有个“脊梁堂”。
彩旗飘飘铜钱响,
七姑八姨作道场。
你扬名,我分利,
刀切豆腐两面光,
直把网民当文盲。
不曾想,
机关算尽聪明误,
赔了夫人贴嫁妆,
自己挖沟淹龙王。
哈哈哈!
小李飞刀手一扬,
呼啦倒了粪土墙。
天网恢恢千夫指——
此“脊梁”非彼脊梁!

(天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