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以“九死一生”治国策永保红色江山万年牢

p110624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当然,大天朝,还要大力培养象倪萍这样永远举手投赞成票的“共和国脊梁”、象张海迪这样敢于与原弱势群体决裂的“当代保尔”、象余秋雨这样能在关键时刻《含泪劝告请愿灾民》的大师、象周立波这样为了党敢于向网络民意发难的表演艺术家……此外,还要多培养象宋祖德这样善于用各种各样、不断翻新的桃色轶闻“愚乐”民众的“爆料大王”……

理论创新:流氓治国策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一百一十八

案例与手段一

艾未未,徒有虚名。虽,他年轻时有《两只自由的小鸟飞翔在纽约》等裸露作品,老来又有《挡中央》、《一虎八奶图》等裸体艺术;然,这些都是在“瞬间”内定格、完成的,他没有接受过视频女的般“训练”,也没有木子美般的被窥私的经历……他,被“灯永远是开着的”、“整天旁边都站着两个人”、“每分每秒”都有“四只眼睛永远盯视你”……打垮了、精神“崩溃”了,终于喊出了“九死一生”,已接受了柏林艺术大学客座教授的邀请,反而担心不能成行。

这,就叫:以无耻,对付有耻;让精神,在羞耻中渐渐崩溃。人,都是知耻的,有羞耻心的;只要用无耻的办法进行管理,那么,管理就是件非常容易的事。管理国家,亦然。

案例与手段二

外网消息:监狱骇人酷刑 女子遭挂铁门八天八夜。文曰:甘肃省镇原县女子段小燕,在青海省女子监狱关押期间,多次遭骇人的酷刑摧残。在青海女子监狱,段小燕被狱警杨海生挂在铁门上八天八夜;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被用几个电棍电击头部、背部、腿部四次,背部被电棍烧成像烟头大小的圆点,密密麻麻布满身体,脸部背部烧焦起泡流黄水,导致她全身麻木,四肢酸痛无力,行走艰难。狱警谷燕玲让吸毒犯邓小琴、糜丽娜、王娅丽等四人包夹段小燕,要求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

这,就叫:以邪、毒,对付信仰。不怕你“真善忍”,以恶警、犯人、吸毒者对付……信仰与痛苦乃至残废和死亡,任你挑选;即便是信仰不改,你也成了个废人。

案例与手段三

内网消息:陕西城固“法制培训”饿死上访人。城固县“法制培训班”诞生于2008年5月左右,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介绍,这是全封闭关押上访人员的场所,设立一种“保健”措施,可以阻止上访。在第二次下岗后的第六个年头,残疾军人胥灵永于2009年6月21日再次被押送至“法制培训中心”。在这个改建了新址,时钟和日历触及不到的地方,胥灵永和包括他胞弟胥灵军在内的其他上访人员,完全被限制了人身自由。9个多月后,胥灵军猝死于“法制培训中心”,胥灵永等多位参加“全封闭生活”的人成了皮包骨。

这,就叫:以非常规,对付常规。相信党、政府,认为总会有人出来主持公道?可,党就是不出来;而下面,用文件洗脑,加饥饿“保健”。死了,国家倒霉,赔钱;不死,皮包骨头,还有劲上访吗?

古有《商鞅书》、制民五法,今有《理论创新:流氓治国策》、三大手段。《商鞅书》,是古文,制民五法也很绕人;而《理论创新:流氓治国策》,才是真正的“驭民宝典”。三大手段,可降服知识分子、有信仰者、上访刁民;而以上三者均可治,那还有什么不可以驯服的呢?

当然,大天朝,还要大力培养象倪萍这样永远举手投赞成票的“共和国脊梁”、象张海迪这样敢于与原弱势群体决裂的“当代保尔”、象余秋雨这样能在关键时刻《含泪劝告请愿灾民》的大师、象周立波这样为了党敢于向网络民意发难的表演艺术家……此外,还要多培养象宋祖德这样善于用各种各样、不断翻新的桃色轶闻“愚乐”民众的“爆料大王”……关键,则是要多用流氓手段,多培养象“民主小贩”和“民主总司令”这样的特务与告密者。

有了这样的立体防御,大天朝自固若金汤。这就是“理论创新”、就是“流氓治国策”,是治国方略、治国之道、治国安邦、治国安民……的良策、永保红色江山万年牢的根本之策。

有人在外网发布《与宣传部合作,把新浪微博打造成引导舆论的利器》,道:“不用担心,中国共产党还能领导中国60年,有了网络,可能会更长一些都说不准。”

言者方向是对的,但也未免太小儿科了。再领导60年算啥?600年有何难哉?6000年又有何难哉?只要把《理论创新:流氓治国策》发至党小组,8000万党员心领神会,可保千秋万代永不变色!

当然,也要与时俱进,只要大天朝的红色专家,能沿着《商鞅书》与《理论创新:流氓治国策》的脉络,不断总结、创造出新手段,那么,中国共产党管理地球乃至整个宇宙,不也是件轻而易举的事?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7-17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