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苹果日报:两种可能力量终结当代中国的分裂与对立

当代中国的分裂与对立不是自今日始。从一九四九年以来,官僚与民众、干部与非干部、党员与非党员的分裂与对立就存在。这种分裂与对立的核心是「匪类」与「非匪类」的分裂与对立。现在,这些久已存在的分裂与对立更加明显了,并且还要加上腐败分子与非腐败分子、官二代与非官二代的分裂与对立等等。

一方面,某些人比如原江苏省建设厅厅长徐其耀可以包一百多个情妇,某些人比如原广西来宾市烟草专卖局局长韩峰可以写「香艳日记」记录他与女下属的性事,某些人比如郭美美之流可以用善款炫富,某些人比如胡斌之流可以大玩「七十码」飙车撞人,某些人比如李启铭之流可以高喊「我爸是李刚」;另一方面,有些人比如云南玉溪的李乔明、江西修水的陈绪金、河南鲁山的王亚辉等只能在看守所中被「躲猫猫」、「摔跤晕倒」、「喝开水」而死,有些人比如河南新密的张海超等只能被迫到医院「开胸验肺」,有些人比如四川成都的唐福珍、江西抚州的锺如琴等只能在拆迁者面前被迫自焚。一方面是奢侈与荒淫,冷酷与狂妄;另一方面是痛苦与艰难,绝望与挣扎。一方面在製造恐怖、贫困、伤病与死亡,另一方面在忍受恐怖、贫困、伤病与死亡。一方面……另一方面却……

当代中国的分裂与对立,是欺骗者与被欺骗者、奴役者与被奴役者、压迫者与被压迫者、掠夺者与被掠夺者、「吸血者」与「被吸血者」的分裂与对立,是腐败者与腐败受害者、独裁者与独裁受害者、屠杀者与屠杀受害者的分裂与对立。这种分裂与对立,在中国历史上是空前严重的,因此也必然会朝反方向发展,并走向其终结。而这种终结的动力如果不来自其中的某一方面(既得利益方面),必然会来自另一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