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谭敏涛:网络删帖能否删出一个新中国?

正义之文虽可以被删除,但删不掉人民心中的正义之声;良知虽可以让删帖吞噬,但良知不会因此泯灭;民主虽可以因删帖而迟来,但民主永远不会缺位。网络删帖删不出一个新中国,更删不出一片和谐之音,唯有认真对待民权才是正道。

当微博这一网络新型表达工具出现后,我还幻想公民表达权会出现新的载体,继而表达顺畅毫无阻拦,网络删帖从而会少些,但我又失算了,原来,在当今中国,任何网络载体都可能遭遇删帖和封杀,这才是中国的民主社会现实——不让人民说话,更不让人民监督,也不让人民表达,当权者需要的只是服帖的奴民,一切只是顺从而不能反抗,因为一反抗就有人担心政权不稳,生怕威胁到自己的执政安危。人民日报虽已指出:维稳的前提是维权,只有维权才能维稳,但是,基层政权依然难以做到将维权作为维稳的前提,在侵害民众权益上肆无忌惮,而在维稳开支上却由中央承担,中央以维稳开支来养活基层政权的侵害民众权益成本,基层政权只顾享受侵害民众利益所得的资本,而丝毫不顾如此行为对官民冲突加剧的影响。中央一再纵容基层政权随意侵害民众权益,在司法公正难保的情况下,司法多沦为地方政权的帮手和打手,在司法都失去正义防线的当下,中国社会,岌岌可危,中国发展,一路艰辛。

身在当下中国,但凡在网络上常写文或转载文章的网友都有一深切体会,一篇挺好的文章缘何会被删除,问网站何故,答曰内容敏感,但敏感何处?不得而知或不予告知或不予详述,由此,我们知道了在当下中国网络社会,有些话不能说,有些文不能写,有些人不能交,有些事不能做,但是,限制越多的网络社会,民众的反抗即越大,越是限制民众的网络自由,通过网络监督的力度即越强。本身,当前社会的民众监督已由民间转至网络,网络的虚拟性、迅速性、广阔性和互动性已为中国社会送来了监督和民主的另一种表达形式,这个我们从多起由网络举报发展到行政问责的实例便可证明,网络,正成为中国社会其他形式监督不力后的新型监督形式,如果网络监督形式也被限制和打压,那么权力的傲慢只会有增无减,权力的滥用只会毫无节制何约束,最终,损伤的必将是中国社会的稳步前进潮流。

有时,我即在追问——网络删帖能否删出一个新中国?能否删出中国社会的稳步前进?能否删出中国民众对政权的极大拥护和支持?能否删出这个国家的官民关系犹如鱼水之情?如果这些都是肯定,那么我极力赞成删他个片甲不留,删他个排山倒海,删他个釜底抽薪,删他个彻彻底底,但是,钱明奇式的暴力反抗会因删帖而避免吗?虽然钱明奇的微博控诉未遭删帖,但是,沉没声音的不被倾听和重视不是照旧爆发了报复政府行为吗?而群体性纠纷会因删帖而彻底不再重现吗?当钱明奇式的暴力反抗成为一种不得已的效仿,到时,又该如何“删除”这些民众的怨恨和不满呢?于删帖是否可以成就一个新中国的命题,我们可以给出确切的答案,网络删帖,只会增加社会矛盾,而不会纾解矛盾纠纷化解;只会更加激化官民冲突,而不是消解官民之间的隔阂;只会增加民对官的仇视,而不会增加民对官的拥护。毕竟,网络删帖不是积极的寻求解决问题,而是在掩盖问题,不是在妥善处理问题,而是在试图回避问题,不是在力求正视问题,而是在极力搪塞问题。

缘何,我们说网络删帖删不出一个新中国?其一、当今中国已存在大量网络删帖行为,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特别是于基层政权的负面新闻,网络删帖更是肆无忌惮;第二、网络删帖是对公民言论自由和网络自由的严重侵犯,毫无标准和节制可言,一篇已被刊出的新闻还照样会被删除,“对不起,你所访问的网页已被删除”,这已成为中国网络删帖的常用语;第三、网络删帖之后天下就太平了吗?事件会因网络删帖就烟消云散吗?负面影响会因删帖就瞬间化解吗?这只是基层政权的鸵鸟之策,丝毫不会对事件的顺利和妥善处理有什么裨益之处;第四、网络删帖后难道就如当权者设想的那样,社会一片和谐之势,人民服服帖帖不再质疑和批判吗?答案是非也,事件非但没有因删帖而让民众服膺,民众反倒对政府产生了极大的不信任,一个出现了恶性和负面影响的政府,如果只能靠删帖来应对危机,我们还能指望政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么?第五、官民冲突的最大败笔就在于不让人民说话和表达,让人民监督政府的网络民主如果一再被限制,这样的网络氛围怎能不被他国批判和声讨呢?

其实,中国网络社会的删帖一直就很盛行,会有那么一段时间,删帖风声很紧,一不留心我自己的文章就上了被删帖榜,但我们却一再对外声称,我们的网络是自由的,但却对网络删帖无法做出合理解释,或是刻意回避网络删帖行为。我在思索,到底是哪些人从事删帖工作?他们乐于删帖么?他们受到的教育在内心深处促使他们这样做吗?他们会不会良心不安?事后我得知,删帖和封杀博文是这些人的本职工作,有些人以此为业,有些人以此为乐,有些人以此为耻,但他们却不得不将就干着,因为他们多数人虽不愿,但却无法违背命令。但还有一些人已将为权贵服务当做自己此生的追求,而罔顾什么良知和民主。这些人需要的不是民众的表达渠道畅通,而是只需按照权贵的意志限制仁人志士的言论自由,他们无需顾及民怒的集中爆发,只需在自己的小政权范围中求得安稳,这样,便可高升或是在原地捞财。

我还在猜想,假使鲁迅生在当代中国会是何种境遇?估计注定毫无生存环境可言,不仅其遭遇跨省抓捕可能较大,而且被封杀几率亦有之,有哪家报刊敢于刊登鲁迅文章呢?有哪家网站敢于刊登鲁迅时评呢?这些虽都是未知,但在当今中国的网络删帖现实中,我们都可以想象,中国网络时代的鲁迅文笔,身在中国不仅是其不幸,亦是中国之哀。其写得越多,却传播不出去,也无法正常刊出,更别说以此赚取稿费,连自己都养活不了的“时评人员”,如何能保证连续发声呢?反观当今社会,的确不如当年鲁迅时代,至少,那时还有言论豁免,人还有说话的空间,鲁迅还有发声的舞台,而现在,却变成了因言获罪的乱世。

但是,正义能被网络删帖删除吗?良知能被网络删帖删除吗?民主能被网络删帖删除吗?答案都是非也。正义之文虽可以被删除,但删不掉人民心中的正义之声;良知虽可以让删帖吞噬,但良知不会因此泯灭;民主虽可以因删帖而迟来,但民主永远不会缺位。网络删帖删不出一个新中国,更删不出一片和谐之音,唯有认真对待民权才是正道。当权者应当深知,中国社会的发展和政治体制改革离开人民的支持和拥护必将寸步难行,而一个不珍惜民众监督的政权注定不会永存长远,唯有将民众监督和民众表达充分遵从和尊重,才有中国社会的长治久安,如果一个政权只能依靠删帖来化解和处理危机与矛盾,那必将是这个政权岌岌可危之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