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明镜:大陆客台湾自由行锁定禁书

p110714105
何频在台北国际书展上展示他的“禁书王国”。(高伐林摄)

以往,中国大陆官方的禁书令,使香港出版业凸现出特殊的价值。而今,台湾书店业者也尝到了禁书市场的甜头,许多大陆客自台湾返家后,行李箱内尽是一本本的禁书。

台湾成大陆禁书另一主要“进口”地

香港的大陆禁书市场,在人们满足其知情欲的情形下成形、茁壮。明镜旗下的内部书店,已成为大陆知识界到访香港时的“热门景点”,内部书店搜罗了在大陆无法出版的书籍,不论是《晚年周恩来》、《中共“太子党”》 、《毛主席用兵真如神?》、《十八大政治局之选》还是《国家的囚徒:赵紫阳的秘密录音》、《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全都在此找到自由包容的空间,并未因思想不同而遭另眼看待。

在海峡另一边的台湾,同样充满了各种思想的碰撞,出版环境也拥有充分的自由,许多在中国大陆看不到的书,早已摆放在台湾的书店中。随着两岸关系增温,台方开放陆客游台湾,在台湾的大陆禁书销售量也随之增加。一名知识分子便对《明镜》记者表示,他们带回大陆的禁书,已经不能说一本一本带,而是一箱一箱搬,只要不是身份敏感的人士,大陆海关通常都不查,“那些被扣查的书,说不定是海关想留着自己看。”他开玩笑道。

台湾自1987年开放大陆探亲,两岸首度有了突破性的交流,民间往来也逐渐频繁。2008年7月,马英九政府首次开放陆客观光团到台湾,2010年7月,台湾全面开放大陆各省市到台旅游。根据统计,2009年每日平均进出的陆客团为1,661人,到了2010上半年,每日已经达到3,440人,为了配合陆客的观光人数,台湾自2011年1月1日起将平均每日3,000人次的团体配额调整为4,000人次。

千呼万唤下,2011年6月28日,大陆客自由行上路,每日开放名额上限为500人,两岸的交流也迈向一个新的里程碑。台湾移民署副署长何荣村估计,陆客访台的人数2011年将突破200万人次。

在大陆客访台的行程中,除了古迹、商场、夜市外,书店也成了陆客指名到访的地点。光是2010年,陆客观光就对台湾的GDP贡献了650亿元台币(约22亿美金),其中包括书籍的购买金额。台湾诚品书店指出,由于诚品被誉为“台湾的文化地标之一”,加上台湾电影《一页台北》的宣传,使得诚品列名陆客的到访名单中,尤其是24小时不打烊的诚品敦南店,往往是大陆观光团行程的最后一站,晚间9点之后,可见到陆客团的巴士停在店门口。2006年开幕的台北信义旗舰店,占地多达2500坪,号称为亚洲规模最大的书店,在旗舰店内,经常可见到大陆的官员或商务人士,甚至是大陆影视明星。

诚品为台湾大型连锁书店,在全台湾共有53间分店,另有儿童馆、文具馆、音乐馆等分馆。初期诚品以艺术人文方面的书籍为主,如今诚品也开设商场,跨足百货零售业。

据《中国时报》报导,诚品公关范洁仪表示,台湾繁体书的印刷精美、种类繁多,是吸引大陆游客的原因,其中,传记人物类、历史类与文学类的书籍最受陆客欢迎,例如两蒋的传记与相关著作、康熙与乾隆的历史小说、大陆作家的繁体版作品等。陆客对两岸文化、国共历史、大陆政治秘辛等议题都特别感兴趣。

诚品指出,陆客买书通常锁定在大陆买不到的书目或偏好李敖类的辛辣言论内容,例如不少陆客购买《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一次就带5本、10本,回家分赠诸亲友,也曾直接买走书架一整排的书,或砸下上万元台币的购书费用。

而受到陆客高度询问的作家,要属李敖和龙应台最多,其中,李敖为了踢馆龙应台《大江大海:一九四九》而写成的《大江大海骗了你:李敖秘密谈话录》,是目前陆客圈中的畅销商品。

诚品一年1亿人次的书店消费当中,有将近1千万人次是观光客,诚品书店所举办的“2011诚品暑期大阅读”便相当看好陆客的购买潜力。台北信义和敦南店外、台中勤美绿园道、高雄大远百等诚品书店都是观光客指定拜访的地点,由于看准陆客带来的文化商机,诚品预计在台中开设销售简体字书籍的分店。2014年,诚品也将在大陆苏州设立第一家分店,集文化、表演、艺术、商业、观光、人才培育于一体,正式进军大陆。

大陆游客最爱书籍多为明镜出版

根据诚品的最新统计,陆客最爱的时事政治书目排名依序为:《大江大海骗了你:李敖秘密谈话录》、《中国十大权贵家族》、《第六代:中共末代接班群》、《他将领导中国:习近平传》、《十八大:中央争角》,除了第一本为李敖出版社所出版外,其余四本均由明镜出版社出版。

拥有二十年历史的明镜出版社,以一系列时政、历史、思想著作建立了业界地位,可以说是海外华文出版社第一品牌,其出版品发行遍布世界多数国家,被很多著名大学图书馆购藏,在中国政商学界精英分子中具有持续的影响力。

过去,明镜出版社透过与台湾出版社合作的方式,出版了《黄祸》、《中共“太子党”》 、《邓小平之后的中国》等书,由于市场反应相当好,从此打开了明镜出版社的知名度。2010年1月,明镜新闻出版集团董事长何频率领明镜出版团队参加台北国际书展,并宣布明镜正式登陆台湾,将原本在中国精英层拥有的影响力拓展到台湾人身上。

实体书店外,台湾的网络书店也受到欢迎。两岸三地最早成立的网络书店博客来,是台湾图书市场销售的第一大通路。明镜出版社在“陆客最爱的政治书目排名”上的所有书籍以及《明镜月刊》,在博客来网络书店均可见到。明镜出版社的书也可见于台湾其他较知名的网络书店:诚品、三民、新丝路等。
如今,随着大陆相关书籍在台湾的销售成绩提升,明镜在台湾的市场也正一步步扩大,有了独特鲜明的地位。

不过,明镜新闻出版集团董事长何频说,明镜出版社在台湾投入的发行量并不大,居然在五本最畅销的时政类占了四本,可见同类书籍市场很可怜。

何频说,明镜出版品在台湾的售价既高于香港书市,更远远高于台湾同业的书籍,这是一种有些大胆的市场战略,同时也是让台湾发行商有更大积极性。
事实上,明镜目前在台湾市场还属于投资、试水阶段,虽然不致亏损,但收支也只是基本打平。

明镜出版社在进入台湾书市的同时,最近一年也是明镜新闻出版集团逆势高速发展的开始,《明镜月刊》、《外参》、《大事件》、《新史记》等四本杂志由各独立团队相继推出,还成立了迅速反映时政变化的外参出版社。

何频说,香港、美国、新加坡、台湾是明镜四个主要市场,现在明镜在台湾赢得的读者远远不够,依华人人口计,台湾应居首位,可见明镜在台湾还得多加投入。

看禁书成在台大陆人的嗜好

大陆禁书在台湾的出版不受限,让在台湾的大陆人有了另一种拓展视野的管道。大陆复旦大学硕士生肖福林在《旺报》撰文指出,今日, 凡是到台湾交流的大陆同学,都会看一、两本大陆所谓的禁书,如果不这么做,就似乎显得缺乏主见和个性,降低了作为青年的思想独特性。

一本书在大陆被禁,原因可能是内容触及敏感事件或人物、影射社会问题,也有许多是原因不明。不论原因为何,肖福林举朋友阅读禁书的例子说明,看此类的书不但并未对青少年的认知造成太大的伤害,反而还获得了看待历史的另外一种视角、更加了解历史事件。虽然大陆学生到台湾之前,几乎都被告知不要谈论政治、参与相关活动,大陆学生确实也抱有某种程度的惧怕心理,但肖福林认为机会难得,仍旧应该一试。

“大陆青年在了解这些禁书内容后,不仅没有增加政治反叛,反而消除了他们的窥探心理,减少了很多政治敏感话题的神秘性和关注度。”肖福林写道。

而今,虽然大陆官方的审查制度仍然相当严格,但民间的思维已更加多元,百度搜寻上甚至有网民公开询问哪里找得到被禁的书。随着一波波陆客到访台湾,大陆禁书的“被阅率”也跟着提高,在互联网的推波助澜下,不同的思维方式正在大陆的土地上找到更多的拥护者与栖身地。中国流亡作家贝岭建议将一年一度的台北国际书展当作陆客游台的行程之一,以增进陆客接触禁书的机会。每年的台北国际书展,总有上百本的大陆禁书参展。

当台湾出版市场的大陆相关书籍越来越多时,台湾人对大陆的接受度也正在提升。过去,由于台湾政府的刻意丑化,加上陈水扁时代的“锁国”策略,台湾人不仅对大陆不了解,甚至怀有敌意;台湾人较感兴趣的大陆议题,似乎只有天安门的镇压。

马英九上台后,两岸关系有了显著改善,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的签订将大陆与台湾的距离大幅拉近,媒体报导中,与中国相关事务的篇幅也呈现增多的趋势,《旺报》更是创台湾媒体的先例,成为第一份以报导大陆消息为主、旨在增进两岸了解的正体中文报纸。

党史和新领袖介绍专著将成重点

旅居美国的独立撰稿人高伐林曾于2010年元月也前往参观台北国际书展和逛书店,实地考察台湾图书市场。他对《明镜》记者分析说,眼下中国大陆随着计算机、互联网的普及,以及视频、微博等新媒体兴起,总的来看,禁区呈现逐渐缩小之势。像社会突发事件、重大政策争论等等,实际上已经不可能靠政治权力、行政手段封锁得住,大陆民众在这些方面的知情权,正在得到满足,这种趋势还将继续。

高伐林据此预测,那么,大陆读者对于禁书的需求,会逐步集中到“往前看”“往后看”两个重点上来,一个,是关于近代历史上,尤其是中共党史上重要人物和事件的真相披露和客观评价;另一个,是关于中共当下领导人,尤其是后胡、温时代的领袖人物的全面介绍。这两方面话题,前者关系到中国“从何而来”,后者关系到中国“知向何方”,都“说来话长”,是中国大陆极为发达的手机短信、微博等载体无法承负的,又是当局疑虑重重,不肯痛快放开出版的。而明镜出版社恰恰在这些方面具有多年积累的优势。

高伐林举例说,他很关注历史课题,从明镜出版社所出版的大量有关历史的书籍获益不少;而该社近年来连续出版了大量关于介绍和研究中国新生代、少壮派领袖的著作,像习近平、李克强、薄熙来、俞正声、李源潮、汪洋、王岐山、刘源等人的传记,以及《新太子党》《新太子军》和《新太子商》,《第五代:中共十八大主角》《第六代:中共末代接班群》《中共高官的秘书们》《中共新元老》……等等。这些书,固然水平参差不齐,不乏一些数据上的失误,观点也大有可议之处,但是对中国大陆读者来讲,都包含了丰富的信息,提供了新鲜的角度,是他们在国内无法顺利获得的。

他说,从这一意义上讲,香港也好,台湾也好,出版业者和书店主人都要感谢中国官方的禁书令给他们提供的商机。

三年前,台湾一大型图书发行商曾对《明镜》记者表示,与大陆政治、社会相关的书籍,在台湾比较没有市场。短短3年间,《明镜》记者的身边已多了一批被派驻大陆工作、或是经常前往大陆出差的朋友,友人之间的闲谈不再仅限于台湾的社会问题,还涉及了大陆各省的习惯、大陆的房价、网络审查、失业率等议题,显示出台湾人也正逐渐了解对岸的中国人。而或许,未来在台湾的大陆禁书,不只是在销售量上陆客贡献良多,也将成为越来越多台湾人书架上的成员。

(陈恩/明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