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曾飚:窃听风波与媒体独立

p101031104
英伦在线总编、布里斯托大学语言心理学博士曾飚。

夸大窃听风波对默多克的影响,就好像低估现代媒体对政治的重要性一样。

《世界新闻报》关门,我没有什么遗憾,就好像我对于窃听门缺乏任何批判的动力一样。作为一位业余媒体人,我对于窃听在媒体行业的存在,一点都不吃惊,相反,认为是一种获取素材的必要的段。《世界新闻报》被推到前台,是因为将窃听手段过度使用,用到了英国阿富汗驻军的烈属和谋杀案受害者家属,还有英国王室成员,尤其是可能涉及女王,引爆公众的愤怒。

公众对于窃听的抵制,远远要强于媒体业内人士的认同。在很多时候,我尽量避免嘲笑美国式样“客观独立的新闻观”,这可能让自己在中国的新兴媒体中受到孤立,因此,转而述而不作地介绍英国式的“宣扬媒体主义”(advocacy journalism)。这样的转移,让我看到中国《环球时报》一边低头站在《人民日报》的影子下,又一边时隐时现地在写点翻译体风格的准冷静客观社论,感到一种阅读喜感。

独立、客观、公正的媒体报道,在我看来,是一句有些过时的广告语,中国素来政治立场鲜明的媒体,不妨学习英国媒体,亮出自己的真实底牌。在此次英国窃听风波中,我注意到英国大多数媒体,除了卫报和BBC,在道德谴责之外,有一种心照不宣的适度沉默。在当今保守党主导的政治格局里,保守派论调出现了少有的为不道德开脱的意味。

本周的《旁观者》刊载了两篇评论文章。一篇在讨论窃听风波同时,列出了英国媒体中花钱买新闻线索的对比,默多克旗下的报纸仅列第三,头两名是英国本土控股的报业集团。有趣的对比是,越是花钱买新闻线索的报纸,它们报道窃听风波的新闻越少。按照我的恶意揣测,这种辩护手法相当地刻薄,第一,讽刺了英国主流报纸,比如《卫报》、《独立报》,没钱,抓住机会喊道德,拿对手污点卖报纸;第二,也许窃听最厉害的,不是默多克的《世界新闻报》。另外一篇短评,则在文末毫不掩饰地论断,“没有自己的小报,不列颠就会成为法兰西。”对此,我深表同意。

随着在对媒体的媒体审判中,道德感越来越强,我相信很多媒体的危机感也越来越强。在经历了这么多年,媒体与政治、政客的亲密接触之后,一个清算和切割时代是否会到来?

我觉得不会。《旁观者》本期两篇评论文章,写得有点嘴硬拧把的味道,就好像卡梅伦对于《世界新闻报》姗姗来迟的批评一样。他们的批评,并不会持久,仅仅是表态而已。政客和记者,对于认识道德感的清醒程度,远远高于常人,也高于自己的报纸,他们很快会一起携手共渡窃听门难关,并且和好如初。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