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对好心主人感激不尽的奴隶是无耻之徒

p1004061051
资料图片:胡耀邦。

胡耀邦在1975年送给胡德平的《水浒传》第一页上,郑重抄录了列宁《纪念葛伊甸伯爵》中的一段话:“意识到自己的奴隶地位而与之作斗争的奴隶,是革命家。不意识到自己的奴隶地位而过着默默无言、浑浑噩噩的奴隶生活的奴隶,是十足的奴隶。津津乐道地赞赏美妙的奴隶生活并对和善的好心的主人感激不尽的奴隶是奴才,是无耻之徒。”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有这样一段经典话语:“甘受奴役的现象发生于整个中世纪,在德国直到三十年战争后还可以看到。普鲁式在1806年战败之后,废除了依附关系,同时还取消了慈悲的领主们照顾贫、病和衰老的依附农的义务,当时农民曾向国王请愿,请求让他们继续处于受奴役的地位——否则在他们遭受不幸的时候谁来照顾他们呢?……无论如何,我们必须认定,平等是有例外的。对于缺乏自我规定的意志来说,平等是无效的。”

恩格斯所说的“自我规定的意志”,其实就是法律意义上的以人为本的意思自治。现代法学的四个核心原则——主体地位平等、权利本位(私权神圣)、过错责任和意思自治(契约自由)——可以一直追溯到公元前450年的罗马法典。其中的第7表第9条规定:“高于15尺的树枝,应刈除之。”意思是所有人的土地上生长的树木不能高于15尺,以免自己家里的树荫影响到邻居家土地上的作物生长。

由此可知,法律意义上的意思自治,并不是没有边界的自私自利、为所欲为,而是依据法律条款的明确规定,自由自主地捍卫自己以人为本的主体权利,同时又自觉自治地约束自己的非法欲求。但是,像这样以人为本、意思自治的法律意识,在以天朝上国自居的古老中国,一直没有能够形成全民共识。撇开辛亥革命之前的皇权专制不谈,即使到了初步实现宪政民主制度的中华民国,不仅当选临时大总统的袁世凯,以及他属下的幕僚杨度、军头张勋等人,依然怀抱着当皇帝、拜皇帝的传统梦想。在同盟会及国民党内部,也依然有多数人把孙中山视为绝对神圣的崇拜偶像。这一点在孙中山最为亲密的追随者胡汉民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

辛亥革命期间,同盟会内部的宋教仁(钝初),坚决主张限制总统最高权力的责任内阁制,并且一度打算推举自己的湖南同乡黄兴(克强)出任总统一职,由他自己出任内阁总理。即将成为第一任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却坚持主张不受内阁分权监督的总统独裁制。用胡汉民的话说,“然终以党人故,克强不敢夺首领之地位,钝初始欲戴为总统,己为总理,至是亦不得不服从党议,然仍主张内阁制”。等到孙中山去世之后,胡汉民更是以遗教执行人自居。1929年3月15日,他在南京主持召开国民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粗暴否决蒋介石、王世杰等人提出的“起草并颁布约法”的政治议案,明确规定以总理遗教为国家根本大法。这场权力斗争的直接后果,是胡汉民自己于1931年2月28日被蒋介石强行扣押,因此酿成后患无穷的政治风波。

在伟大领袖毛主席于1949年郑重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之后,既甘受奴役又强制奴役的个人崇拜非但没有销声匿迹,到了“文化大革命”期间反而达到登峰造极的极端状态。自以为造反有理的红卫兵,可以随时随地以保卫毛主席的名义发动打、砸、抢的武装械斗;包括国家主席刘少奇在内的合法国民,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活活打死。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胡耀邦在1975年送给胡德平的《水浒传》第一页上,郑重抄录了列宁《纪念葛伊甸伯爵》中的一段话:“意识到自己的奴隶地位而与之做斗争的奴隶,是革命家。不意识到自己的奴隶地位而过着默默无言、浑浑噩噩的奴隶生活的奴隶,是十足的奴隶。津津乐道地赞赏美妙的奴隶生活并对和善的好心的主人感激不尽的奴隶是奴才,是无耻之徒。”

等到毛主席去世之后,胡耀邦基于一名“革命家”的“意识到自己的奴隶地位而与之做斗争”的意志自治,当仁不让地充当了解放思想、改革开放的急先锋。他在1977年中央党校整风会议上,就曾经反复引用过列宁的这段话。1978年5月10日,由他修改定稿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首先在《理论动态》内部发表。5月11日,《光明日报》以“本报特约评论员”名义公开刊登。5月13日,他在家中对中央党校理论动态组的成员们表示说:“多少年都是在毛主席直接领导下工作,对毛泽东的著作和思想,我自己是反反复复学习,真可以说达到过‘无限信仰、无限崇拜’的程度。但是对他老人家的缺点和错误提出一点不同的看法,怎么就上纲成是反对他老人家呢!这种把学术争论、理论争论一下子上升到政治上,斯大林的时期是这样,我们党十几年来也是这样!这个风气再不改变怎么得了呀!”

随着“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的逐步开展,一场全国范围的思想解放运动,直接启动了中国社会的改革开发。令人感到悲哀的是,在改革开发已经取得辉煌成就的当今中国,最近两年愈演愈烈的强制拆迁过程中,却一再出现弱势一方的失地农民越级上访并且跪地喊冤的场景。诸如此类的社会现象,实在值得全国各地的当政者加以深思。应该说,真正做到以人为本地保障弱势农民意思自治、契约平等、民主参与的合法权利,才是彻底消除“甘受奴役”的前文明现象进而建设和谐社会的唯一选择。

(张耀杰/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