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卫志民:自由就是我们的基本经验

p1008921105

我们所取得的成就就其最本质的原因而言,得益于我们所获得的经济上的自由,尽管这种自由是有限的。但这非常有限的自由已经使中国的经济增长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

在现阶段,任何实质性的改革都会涉及到利益格局的调整,都会受到既得利益集团的本能抵抗。而我们的许多改革却需要这些既得利益集团来组织。

所以,在许多时候,我们的改革事业实际上面临的是一个自己革自己命的问题,改革的难度可想而知。

如果我们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不能够取得突破性的进展,我们的改革进程就无法摆脱既得利益集团的控制与束缚,我们的社会就无法摆脱稳定方面多米诺骨牌效应和高压锅效应的双重威胁。

贫富差距、贪污腐败、环境恶化、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这些问题的真正解决无一不需依赖政治体制改革方面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自由就是我们的基本经验
——改革目前这种半政府管制半市场经济的经济体制是我们惟一的出路

在过去的三十年中,我们在经济增长方面无疑获得了巨大的成就。中国经济过去三十年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得益于两个字——自由。这个自由就是作为微观个体的中国人自主创造财富、改善自己生活的自由。这要感谢党的好政策,那些好的政策可以概括为四个字——改革开放。没有改革和开放的伟大政策,中国的市场就无从发育成长,我们就不可能有机会让蕴涵于我们身体中的聪明智慧发挥积极的作用,中国丰富的劳动力和自然资源就不可能有机会和先进的技术与制度、外国的资本结合在一起去创造财富。是改革和开放的好政策给予了中国人用他们自己的双手去创造财富的机会。党的改革开放的好政策是“中国故事”的第一段,是中国经济奇迹能够得以发生的最根本前提。

但我们也为过去三十年的经济增长付出了巨大代价,这是中国经济奇迹的另外一面——背面。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世界上也不存在没有代价的成功,没有牺牲的胜利。所以,我想说的不是我们应该追求一种没有代价的繁荣,我们想说的是我们为过去30 多年的经济增长付出了过大的代价。这个“过大”的结论不是和现在的发达国家相比后得出的结论,我们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技术比较落后,经济增长的效率较低,政府的社会管理能力较差,政府手中的权力还得不到有效的监督,我们单位产值的背后所需耗费的能源、自然资源自然要多一些,我们的经济增长对生态环境的破坏自然会严重一些。我们还是一个在计划经济的基础上去发展市场经济的转型国家,这也注定了我们的经济增长会付出许多格外的代价。尽管如此,回望中国经济过去走过的历程,我们还是无法不对许多原本我们应该、也有能力避免的许多代价而感到惋惜。我们的自然生态环境、我们的身体和精神都为这个经济增长付出了过大的代价。

我们所取得的成就就其最本质的原因而言,得益于我们所获得的经济上的自由,尽管这种自由是有限的。但这非常有限的自由已经使中国的经济增长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我们在未来要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提高我们经济增长的效率,消除过大的贫富差距,把经济增长和提高普通民众的物质生活水平与精神感受更加直接地统一起来,在最本质的层面上说,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扩大我们社会的经济自由度,向普通民众开放经济机会。

我们过去的计划经济旧体制把民众的手脚都束缚住了,他们的聪明才智没有办法在创造财富的领域发挥出来,邓小平主导的经济体制改革把民众的双手放开了,于是发生了中国奇迹。但我们的经济改革还有待深化,民众的双脚还没有放开,解决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各种棘手问题,各种老毛病、新问题,没有别的路可以走,只能通过进行深层次的经济体制改革。这个深层次的经济体制改革,和邓小平主导的经济体制改革一样,围绕的核心依然是经济自由度,就是要进一步扩大民众自主创造财富的自由度。那么,通过什么途径来扩大民众自主创造财富的自由度呢?开放经济机会,加强社会管理。

扩大经济的开放度,既包括对外开放,更包括对内开放。当前我们经济改革的主要任务就是要大幅度地提高对内的经济开放度,改变目前这种半政府管制半市场经济的经济体制和低效的政府主导型经济增长模式。要扩大经济的对内开放,没有别的路可以走,只能通过解除竞争性经济领域的进入管制,打破国有企业在金融、石油、电信、铁路等领域的行政垄断;创造条件积极主动地推进竞争性领域国有企业的民营化改革,把国有资产撤出竞争性经济领域;积极主动地建设生产要素市场,让市场在土地、资本等资源的配置中真正发挥主导性的作用;转变政府职能,消除政府进行投资审批、市场准入、价格管制等微观经济干预的体制基础,增加政府活动的透明度,提高行政效率;减轻税负,激活经济系统的活力,改变国富民强的格局;在解除经济管制的同时加强社会管理,把政府活动的重心放在商业环境的营造上。

我们目前的状况是管制有余,管理不足,政府的越位与缺位并存。经济管制的泛滥必然导致寻租活动日益猖獗,腐败活动愈演愈烈。经济管制也导致民营经济部门的生存环境长时期得不到改善,在经济机会和经济资源方面备受压制,大量的民营企业集中在有限的经济开放领域,导致这些领域的竞争日趋惨烈,利润微薄,资本积累能力严重不足,这些民营企业又在金融资源的竞争中处于国有经济部门的下风。管理不足导致食品安全、环境污染、生态恶化、资源浪费等问题日趋严重。民营经济部门由于经济开放度不足而受阻,又会加剧普通民众的生存压力,与生存压力相关,人口普查的数据表明,普通民众的生育率、离婚率等指标都在向不利的方向发展,这又加剧了老龄化社会的问题。

提高经济自由度的这一系列措施能否得到实施,取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进展。我们在现阶段不是不知道该做什么,也不是不知道突破口在什么地方,而是我们陷入了一种两难的境地,那就是在现阶段,任何实质性的改革都会涉及到利益格局的调整,都会受到既得利益集团的本能抵抗。而我们的许多改革却需要这些既得利益集团来组织。所以,在许多时候,我们的改革事业实际上面临的是一个自己革自己命的问题,改革的难度可想而知。如果我们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不能够取得突破性的进展,我们的改革进程就无法摆脱既得利益集团的控制与束缚,我们的社会就无法摆脱稳定方面多米诺骨牌效应和高压锅效应的双重威胁。贫富差距、贪污腐败、环境恶化、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这些问题的真正解决无一不需依赖政治体制改革方面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改革发展稳定是我们时代的三大主题,发展是硬道理,稳定是硬任务,这毫无疑问是正确的,但如果离开改革,我们的发展必然是低效率的,必然是不健康的,我们的发展必然会最终陷入停滞甚至倒退。离开改革,为了自身的短期利益而任由各种社会矛盾不断积累恶化,我们必然会在维持稳定方面陷入到处救火、疲于奔命、顾此失彼的境地,投入越来越多的人力和物力,并最终失去稳定的局面。所以,进一步深化改革,特别是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积极主动地采取实质性的措施,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创造条件让政府的行政权力能够得到民众有效的监督,是我们克服当前遇到的种种困难,实现民族复兴伟大目标的惟一出路。

本文作者卫志民,男,汉族。毕业于南开大学经济学系,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现为北京师范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院经济学教研室“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和“政府经济学”方向的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共北京师范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院分党委委员。新浪学术博客“自由与繁荣”的主持者。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