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两华人谈面对巴黎治安恶化如何自救自卫

p110712114

华人应该少带现金,少使用现金。华人应该自救。自救当让不是鼓励华人采取以暴抗暴的方式,不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方式。而是,一方面要与当地的政府机关治安机构密切磋商,要求增加警察力量,要求增加巡逻的次数,要求警方对报案加以重视。第二方面,华人社会里也可以采取一些自救措施。比如联合组织一些义务的巡逻队,定期的或者经常的在街区进行民间的巡逻。

刘学伟按语: 我曾经公布过一篇文章叫做《巴黎华人安全问题之我见》,是没有正式发表的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的采访准备。已经说过,就这个题目,后来法广的编辑变了主意,采访了一位多次被抢的华人苦主,和一位华人律师。这里是昨天在法广播出的采访的文字实录。很遗憾讲的又是法国的阴暗面。我正在为博联社准备一个关于法国的专访。会比较全面地介绍法国,绝不会只是阴暗面。到时也会与大家分享。

旅居法国巴黎的华人和华侨于6月19日在巴黎共和广场集会游行,抗议巴黎治安每况愈下,针对华人的暴力事件层出不穷,华人生活和工作不得安宁。

巴黎美丽城地区是华人和其他少数族群居住较多的地区,近年来,美丽城的治安已经到了令人望而却步的程度。为什么这一地区的治安现状堪忧,为什么华人是暴力事件的主要受害者,就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两位华人。

首先我们采访来自温州的叶女士,也女士在巴黎居住多年,她本人遇到过歹徒的多次暴力袭击。我们先来听听她的介绍。

叶女士,你好!你来法国很多年来吧,现在主要做什么生意

我来法国快二十年了。现在经营百货生意和餐饮业。

你曾经在美丽城住过,你是否遇到过一些抢劫案

我从1992年到2001年在巴黎美丽城住。我在美丽城住的时候被抢过四次。第一次是1998年,我在美丽城街上走,刚从超市买东西回来,突然听见好像有人叫我,我一转身,我的项链就被抢了,当时是下午五点左右。他抢了我,我就放下手里的袋子抓住他,他就踢我,把我踢倒在地上。我报了警,警察十五分钟以后到了。但是我没受伤,我跟警察去了警察局,警察拿了很多照片让我认,我看了很多照片但是没有认出来。一个月后也在附近街区,我又被抢了手机,后来不久又在地铁附近被抢了手提包。当时我觉得美丽城越来越乱,我就搬到93省了。但93省也很乱,也被人抢了好几次。第一次是2002年,我记得是下午三点左右,我从停车场停好车准备回家,有一个非洲人躲在停车场看见我就抢我的包。我的包里有钥匙有支票,信用卡现金等,全被抢走。从那次以后我不敢回家,就搬到亲戚家去住。三个月之内我只回去过一次,我去拿一些我的衣服,没想到又碰上了上次那个抢我的人。

你没去报案吗?

报案了,第一次被抢我就报案了。报了以后根本不了了之。第二次被抢时我还被他打了,我周边的邻居给警察打了电话。警察二十分钟后赶来把我送到医院,因为我全身都是血。那个歹徒把我拖在地上,又打我。从医院出来时我柱着拐杖。一个星期后我去93省的警察局报案。我是拄着拐杖去报案的。到了那里,他们让我在楼下等,一等就是两个多小时。然后警察让我上去,连电梯都没有,我就柱着拐杖一点点爬上去。是一个女警察接待我,我跟她说了经过。警察问我你说你丢了银行卡,你的银行卡号码是多少?我说银行卡被抢了,卡号很长,我怎么能记住银行卡上的号码?她就很生气,她说,你回家吧,把卡号找到了再来报案。我觉得很奇怪,我是受害者,怎么好像那个歹徒是受害者似的。当场我就站起来了,我说我不报案了。然后另外一个警察过来吧我按住,让我安静下来。让我把经过讲了。又让我等一下,我又等了一个多钟头,警察就拿出来了很多照片让我认,我认了都没有,我就对他说,能不能把我住的附近的惯犯案的人的照片拿出来。他就拿出来了三十多张。在这些照片中我终于认出了那个抢了我两次的歹徒,因为都是在白天抢的,很容易记住了他的样子。我本来很高兴,终于认出来了那个歹徒。我对警察说百分之九十九就是这个人。没想到警察说,我要你百分之两百肯定就是这个人。我说我已经基本上认出来了,为什么还要百分之两百。我对警察说,你能不能把这个歹徒抓来让我认,我一定能认出来。可是他说,你如果没有百分之两百的把握,我就不能把他抓来。我听了这话很生气,我说我走了不报案了。他要扶我,我说不用你扶。他后来让我去,我从来不去,因为很明显他们是故意的,故意漠视我们遇到的袭击。

的确是这样,如果是法国人遇到这种事,他绝不会这种态度。巴黎治安这样差的情况下,你觉得华人应该如何自卫自救,因为现在只剩下自救了,没人救得了我们。巴黎华人这次行动你觉得能有些效果吗?

我觉得应该会有些效果吧。通过这次游行会唤起很多人的维权意识,为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家人应该站出来维权。

你本人自从这些事件发生后,你有些自救自卫的措施吗?

我现在非常小心,一般情况下,如果我要去美丽城买菜或约会,我首先不带任何手包,第二所有的首饰都不带,尽量不要太显眼,走路的时候环顾四周,提高警觉。可是现在发展到连塑料袋也被抢。我有一次拿着塑料袋也被抢走,他以为里面有钱。

巴黎治安为什么如此差,华人应该如何维权,我们也请华人律师石仁林先生谈谈他的看法。

石律师,你好!刚才你也听到了,很多华人认为,他们被暴力抢劫后去报案,但是警察很漠视很冷淡,而且很多案子不了了之,这是什么原因?

在法国,社会治安的状况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个可能也是一个政治问题。具体讲到警察受理状况,我确实也有感触。大部分情况下,这种抢劫都属于轻罪。警察将大部分的警力投入比较重要的事情上。在财产犯罪问题上,包括偷盗,抢劫,警察没那么多警力。这是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大部分的抢劫,尤其是美丽城街区的抢劫,都是未成年人干的。当然也有很多年轻的成年人。在对待未成年人,警察往往没有很多法律手段。比如把他们抓起来后,因为种种原因,又不得不把他们释放。因此说,警察也有警察的困难。当然,在报案的过程中,法国警察确实有很多官僚作风。我个人有时带受害人去报案也有所体会。官僚作风在法国特别明显。刚才那位女士所讲的情况肯定是有的。但我想应该不会是普遍现象。

叶女士遇到的事件同美丽城其它几起案件相比还算是小事情。大家都知道,餐馆老板儿子被打昏迷,还有批发店的店主被打得脚骨粉碎等等。发生这些事情后,你觉得华人应该用什么方式自救自卫?更好的维权?

我想从两方面说,一方面是如何预防。为什么这么多华人成为受害人?也有一定的原因。一方面是这些暴徒,抢劫犯很猖獗。另一方面,他们之所以把目标针对华人和亚洲人也有一定的原因。主要因为亚洲人喜欢使用现金,身上带现金的很多,还有人喜欢带首饰。而那些抢劫的人都是比较贫穷的国家和地区来的。当然也有法国本地的小青年。所以我觉得行之有效的方法是先采取有效措施,华人应该少带现金,少使用现金。当然不知道能不能做到。因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习惯。那些歹徒之所以抢华人,不抢法国人,就是因为华人带现金多。如果法国人或其他人身上也经常带那么多现金在固定的地区出现的话,也会被抢的。所以预防是很重要的。另外一方面,华人应该自救。自救当让不是鼓励华人采取以暴抗暴的方式,不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方式。而是,一方面要与当地的政府机关治安机构密切磋商,要求增加警察力量,要求增加巡逻的次数,要求警方对报案加以重视。第二方面,华人社会里也可以采取一些自救措施。比如联合组织一些义务的巡逻队,定期的或者经常的在街区进行民间的巡逻。我想在同治安管理机构协商后应该可以得到许可,当然不能使用武器了。

你认为中国领事馆是不是应该做些事情。有人说,要是美国侨民在这里受到这样的欺负,美国政府早就不干了。

这个问题很难把它上升到两国的政治和两国的外交层面。因为它毕竟是法国国内治安恶化的一个缩影。此外,中国驻法国大使馆还有领事馆,有几个同护侨有关的秘书,他们还是做了大量的工作。比如,每次出现华侨华人受害,他们会去慰问。在有关如何改善整体安全问题,他们积极参与磋商,与华侨协会一起出谋划策。第三个方面,据我所知,他们还积极参与与法国巴黎警察总局局长或者治安问题比较严重的如美丽城的治安机构进行磋商。他们的会议,领事馆都派人参加了。他们做了应该做的事情,但是效果并不明显。我们必须由大使馆出面,由当地的华侨华人协会出面与当地的警察机构继续交涉。这次游行是一个手段。但我觉得还不应该仅仅局限于华人,应该充分地把当地的居民都发动起来,包括当地的非洲人阿拉伯人法国人。虽然他们受害的没有华人那么多,情况没有华人那么严重。但是我想他们其中肯定也有很多受害人。除了财务的损失,还有人身的伤害,还有语言的侮辱和其他很多刑事犯罪,他们也都是受害人,如果能够把他们争取过来,加入游行队伍,加入整个维护治安的行为。我觉得会产生更大的影响力。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评论

  • 自然上海 说:

    这有2个字,反抗。他打你一下,你就打他2下。中国人身在海外都这样。不用怕死你是最安全的,人人都这样,只有你自己才能保护你。就靠你自己。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