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危险的巴黎:海外华人安全堪忧

p100621201
2011年6月20日下午,旅法华侨华人在巴黎举行“反暴力,要安全”维权游行,向法国社会传达华人诉求,希望法国治安部门加强整治,打击盗抢犯罪,维护华人社区的安全。(摄影:吴卫中/中新社)

有不乏见识的华人在网站上提出,既然不少劫匪频频得手,为什么华人不改变婚礼送现金的习俗?然而这个主张在现实中几乎注定被抛弃。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温州人士讲,在巴黎的很多婚宴习俗基本还是沿袭温州农村的一套,既然大家都送现金也就不好再改变。

另外,法国华人社会的封闭性决定了法国华人很少跟外界发生联系,以至于不仅法国政坛和社会事务上很少见到华人的面孔,媒体上也鲜见华人的面孔,法国华人的社会形象几乎就等同于餐馆、超市和服装批发等行业的从业人员。以至于华人遇到权益受损事件时,看不到任何重量级政治家或者议员站出来声援,跟对犹太人的态度形成天壤之别。

这里是巴黎美丽城。6月26日下午,天气晴好,气温37度左右。经历连续数天的阴雨之后,巴黎难得出现这样的艳阳天。阳光下的美丽城街区人来人往,像平时的每个周末一样热闹。一辆警车一直停在美丽城大街和美丽城大道交叉的地铁口,车中有几名法国警察的身影。

在巴黎除了香榭丽舍大街等旅游区,像这样热闹的街区并不是很多。当然,来美丽城的人几乎没有游客,大都是附近的居民,以华人、阿拉伯人和黑人等外国移民居多,通常意义上的“法国白人”很少。有很多巴黎华人经常来这里购物,以温州人店主为主的美丽城大街上,两边遍布着华人开的超市、花店、蛋糕店,甚至豆腐店等。美丽城地铁口往南,则是阿拉伯移民为主的聚集区。美丽城街区是巴黎市区最复杂的移民聚集区之一,并且是10区、11区、19区和20区的交界处。

与这个美丽的名字相反,美丽城给巴黎人尤其华人的感觉,几乎等同于犯罪和混乱的代名词。

一周以前,以美丽城大酒店发生的“胡建明被伤事件”为由头,6月19日这天,在离美丽城街区不远的巴黎共和国广场至民族广场的伏尔泰大道上,上万华人走上街头,举行了名为“安全也是一种权利”的反暴力大游行,抗议华人所遭受的人身安全受侵害问题。

一年以前,则是在美丽城大道上,3万多华人举行过几乎同一主题的反暴力示威活动,一时引起法国政界和舆论的瞩目。然而一年过去,华人依旧要走上街头呐喊,未来之路在何方?

美丽城不美丽

时间回到5月30日凌晨,刚刚结束一场婚宴,美丽城大酒店老板胡立靠的二儿子胡建明跟其他人一样走出酒店,正好遇见有三四个黑人准备抢劫经过此处的客人。胡建明拿起手机对准劫匪拍照,结果被几名黑人察觉,上前来将其打倒在地。等到其他人报警后,胡建明已经被殴打得昏迷不醒,后来被送到巴黎郊区94省的医院抢救。

2010年引发3万华人大游行的“钟少武枪击事件”,同样发生在美丽城大酒店门口。

美丽城大酒店位于美丽城大街44号,10多年前,它在改建成酒店前曾经是剧院,内部宽敞,足可应付3对新婚夫妇同时操办喜宴。美丽城大酒店门口的美丽城大街大概有四五米宽,仅容得下两辆车并排驶过。

“不管白天还是晚上,只要看见路两边分别站着一个人,一般就是抢劫的人了。” 美丽城婚庆店“通秀影视”老板娘徐丽华说。这些人一般也住在附近,他们不会抢劫路边的商店,顶多会有小偷小摸,往往冲着参加婚宴的客人下手。华人身上除了礼金,还可能有价值不菲的名牌手包,像LV和香奈儿等。如果是饭店的老板结完账后被抢,损失更为惨重,按照美丽城大酒店的规模,平均每桌980欧元计算,每晚婚宴30桌,当晚的现金交易额就要达到三四万欧元。

胡建明平时并不跟家人一起住,他被送到医院两天以后,他的家人才从巴黎10区警察的口中得知这一消息,而不是事发所在地所属的20区警察。胡建明亲属被告知,还没找到凶手。而胡建明一直处在昏迷当中,要靠呼吸管维持生命。

胡建明的弟弟胡建国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昏迷20多天后,一直到6月23日,胡建明才第一次睁开眼睛,对家人的呼唤开始有反应。医生当时对他的诊断是脑部淤血,情况不容乐观,所幸现在生命症状平稳,已经没有性命危险。

“巴黎的治安是越来越乱,以前只是小贼,偷完抢完了就没事了,现在不光被抢,经常还要被打。”胡建国本人三四年前在附近被抢过一次手机,那次也是被三四个人围着中间,乖乖交出去就了事,事后也没报警。“根本没用,即使他们被抓进去也只拘留48个小时就放出来。”

紧接着胡建明事件后的第二天,美丽城街区某批发店一对华人夫妇被歹徒跟踪至家门口,其中一人脚骨被打碎,随身钱财都被劫走。类似的事件最近发生了数起,更恰当的说法是几乎每天都有发生,去年“620游行”之后的短暂安宁只是昙花一现。在这种情况下,出于对治安状况再度恶化的不满,以及对巴黎治安当局督促的愿望,华人才有了再度游行的念头。

一场有争议的游行

2010年6月20日举行的“反暴力、要安全”大游行时,曾经爆出华侨社团和年轻华人的矛盾,由于理念不合,做事方法不同,以“汇集协会”和华人街网站为代表的服务底层的年轻华人团体先后淡出组织过程,最终是在几大侨团的组织下完成了一场法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华人抗议示威活动。

组织者先后被法国参议员、巴黎警察局长等邀请去座谈治安问题。就在游行后的两天,和巴黎美丽城相关的4个区的区政府宣布,将设立“指导委员会”,负责治理“美丽城”街区的治安不良问题。

有媒体评论,这次大游行唤醒了华人的高调维权意识和从政参政意识,堪称华人华侨维权史上的里程碑。然而接下来这一年里,“620游行”组委会并没有转变为常设性机构继续存在,组委会的组成人员由于各种原因相继离去,后续事务基本流于空谈。与此同时,在巴黎整体治安状况依旧严峻情况下,华人安全状况也不可能得到根本改善。在“胡建明事件”的刺激下,华人社区内的情绪再次被点燃,一些人决定再次用游行的方式表达呼声。

法国华侨华人会、潮州会馆等主要华侨社团经过开会协商,认为巴黎政府已经采取治安措施,而游行并不能起到根本效果,就没有再次参与组织和支持这次游行。去年“620游行”中诞生的几个新型社团组织华人共进会和美丽城商会等接过了接力棒,号召华人组成了“619游行”组委会。

2010年参加组织过游行的部分成员又再度集结,或者加入外联、安保等队伍,或者从筹集物资和联络媒体等方面提供支持,基本采用去年的框架、标语,海报和口号等,促成了2011年“安全也是一种权利”大游行。这次尽管没有得到主要侨团的财力物力支持,人数动员也未达到去年的规模,但仍然声势浩大,根据组织者统计,共计约有2万多人参加。

吸取去年教训,今年的游行从6月19日下午3时开始,直到下午4时30分宣布结束,距离申请的结束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游行人群经过疏散很快离去。去年“620游行”则是在结束后半小时发生骚乱,部分华人青少年因故与巴黎警察发生冲突。参与非法袭警的若干华人青少年被拘捕,虽然大多数很快就被法国华侨华人会保释出来,但直到今年6月27日,才由法国华侨华人会代为缴清了4800欧元医疗费,作为受伤警员的治疗费用。

“619游行”之后,法国媒体的报道力度虽然不如去年,但同样指出了华人被抢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逃避法国的税收,喜欢用现金交易,从而避免为法国福利系统缴费;其次是警方尽管成立专门在美丽城街区的治安小组,但工作时间只有从下午2点到晚上10点,而抢劫事件更多发生在夜里12点左右;另外,警察们要管的事情也很多,比如非法商贩、嫖娼行为和非法打工等。

6月27日下午,法国巴黎市警察局办公厅主任让·路易·菲阿芒吉来到美丽城华人社区,与当地华人社团就进一步改善治安进行前期沟通,并看望了胡建明的家属。“619游行”组织者之一、美丽城商会会长陈建国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上周五,巴黎警察局有关负责人联系美丽城的华人社团,希望就治安问题进一步了解华人的意见。为此,“619游行”组委会5名年轻代表,前往警察局介绍了有关华人频繁在美丽城遭暴力抢劫的实际情况。菲阿芒吉表示,将在日后提出答复报告。

凸显华人融入难题

今年“619”游行相比去年的一大特色是,许多参加游行的华人都举着法国国旗,表达了人们渴望融入法国社会的强烈愿望。但问题也随之而来。《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游行当天看到一位愤怒的法国老妇人拉住不少华人嚷嚷什么,但几乎没人听懂。“为什么你们支持萨科齐,还有国民阵线的勒庞?因为只有他们才会在游行中举着国旗。”老妇人几乎是在大声喊叫。

法国主张“自由、平等和博爱”的价值观,主流社会对使用以国旗为代表的国家标识非常谨慎,主要就是避免被认为走极右翼道路。这也是上一届法国总统大选时,试图挑战此规则的左翼社会党总统候选人罗雅尔唱《马赛曲》,和右翼人民运动联盟候选人萨科齐号召国庆节挂国旗时,分别引起法国媒体激烈反弹的原因。

法国通常的政治游行集会上,除了极右翼组织的活动,基本上见不到法国国旗。这也是之所以华人打着法国国旗引起左翼法国人愤怒的原因。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根据组织者介绍,连续两年的华人游行,都有法国极右翼组织希望前来参加。然而极右翼的政治主张则是驱逐阿拉伯人、黑人甚至包括华人在内的非法移民,将法国变成一个不欢迎移民的排外国家。

连续两年组织游行的过程中,关于举不举中国国旗都产生过许多争议。本来这是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既然是法国华人的安全问题,就应该属于法国的内政,事关法国的司法主权,与中国政府和中国驻法大使馆没太大关系,也牵涉不到国旗的问题。但不少华人强烈要求在游行时高举中国国旗,以表达自己的华人身份和爱国情绪,还要求大使馆出面组织游行。

有不乏见识的华人在网站上提出,既然不少劫匪频频得手,为什么华人不改变婚礼送现金的习俗?然而这个主张在现实中几乎注定被抛弃。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温州人士讲,在巴黎的很多婚宴习俗基本还是沿袭温州农村的一套,既然大家都送现金也就不好再改变。

另外,法国华人社会的封闭性决定了法国华人很少跟外界发生联系,以至于不仅法国政坛和社会事务上很少见到华人的面孔,媒体上也鲜见华人的面孔,法国华人的社会形象几乎就等同于餐馆、超市和服装批发等行业的从业人员。以至于华人遇到权益受损事件时,看不到任何重量级政治家或者议员站出来声援,跟对犹太人的态度形成天壤之别。

2006年,法国犹太人为了一位遇害的犹太人举行游行,时任内政部长的萨科齐和大批政府官员、政党负责人等都参加,甚至法国总统希拉克也致电给遇害者家属。当然法国犹太人根基深厚,华人无法与之相比,但不妨作为一个可供努力的参照系。

筹组法国亚裔社团联盟

对于没有组织今年游行的法国华侨华人会主席陈胜武等人来说,虽然没有走上街头,但一直也在考虑如何更好地加强华人安全和维权,只不过希望通过更深层面去解决。陈胜武和部分热心公益事务的侨界人士一起注册了法国亚裔社团联盟,试图联合法国亚裔社团的群体的力量,来跟法国政府部门和相关组织交涉,更好地维护华人的权益包括安全权益,也为了更好地融入法国主流社会。

人民运动联盟党员孙文雄也是其中一员。作为法国华人商业领域的后起之秀,孙文雄的抱负显然不止在商场。他更希望通过雄厚的财力做后盾,实现华人在法国的政治理想。在与《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见面时,几乎每次他都说到最近又与总统府或者内政部某某官员吃饭或者谈事情,让人感觉到这位年轻人确实在走与老华侨不一样的道路。在他公司的办公室,分门别类的卷宗上分别写着“侨团”“人民运动联盟”“巴黎工商会”“法国雇主协会”等主要参加的社会组织,而且几乎个个都是影响法国社会运转的最重要的组织。

孙文雄是去年“620游行”的主要组织者之一,今年“619游行”又积极站在了游行队伍的最前列。他特地派人从法国犹太人联合会那里学习来了组织结构框架。为了建立起亚裔主要是华人的社团联合组织,他跟陈胜武、吴武华等几大侨领已经开了若干次碰头会来筹组联盟。甚至为了避免给人留下是右派团体的印象,他跟来自左派阵营的陈文雄对如何承担平衡性的角色都有考虑。

在法国侨界做事情,最困难的并不是做事本身,而是如何体现对其他人的尊重,也就是头衔和座次。为了得到必要的财力和物力,必须要有实力雄厚的侨团支持;为了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也要拉进各个主要的侨团。在这个过程中,巴黎警察局和中国大使馆往往又都起到不可代替的作用。警察局负责亚裔事务的警官多诺甚至亲自上阵,来游说一些侨领承担某些职位;侨领们也免不了多次跟使馆领事部协商。中国外交官虽然不能起到决定性作用,但他们的意见却不可忽视。

6月27日,陈胜武借纪念辛亥革命百年的活动,召集部分侨团宣布了法国亚裔社团联盟组织草案。会上,大多数侨团都对方案表示赞同。据称,下次会议将在近日召开,法国亚裔社团联盟的成立已经指日可待。

“希望将来推动一批华人青年从政或者进入法国媒体,提高亚裔的社会能见度。”孙文雄对未来的目标如此展望。

(中国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