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逊达:两首诗一封信让三百万人遭殃算什么主义

1959年8月2日,八届八中全会召开,大会认定彭、黄、张、周结成“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深入揭发批判这个反党集团和军事俱乐部反对三面红旗的罪行。林彪作为17日才调上庐山的援军,他批判彭德怀反对毛主席:“毛泽东是个真正的大英雄,他也觉得他是个大英雄。两雄不并立。因此,就要反对毛主席。”据说谭启龙因没排上“俱乐部成员”,得以幸免。会后移师北京继续批判。

9月1日,毛泽东把他这次上庐山前后写的两首七律《到韶山》《登庐山》寄给《诗刊》主编臧克家和副主编徐迟,同时附一封信。信中说:“国内挂着‘共产主义’招牌的一小撮机会主义分子,不过是捡起几片鸡毛蒜皮,当作旗帜,向着党的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举行进攻,真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了。”毛泽东告诉《诗刊》,他的两首诗,也是答复(全世界反动派)那些王八蛋的!毛的信和诗,经人民日报和全国报刊的转载风传,造成推动反右倾强大的阶级斗争的声浪,全党打出的右倾机会主义分子300多万人,分别受到开除党籍、撤职、劳改的处分。

天下绝不会有比毛泽东的两首诗和一封信可让他的臣民三百万,一下从地上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的,其威力之大恐怕今后也是绝无仅有的。这就是说,他心中只有秦世王和王八蛋,绝对没有人民百姓的思想自由,稍有不服,锒铛入狱,决不留情。这难道也是马克思所想走的理想之路?难道中国的国情决定了他的独裁专制是合情合理的?是什么主义决定了毛泽东所指引中国要走的路是走不通的?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