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德国之声:谁是王荔蕻?

p110702102

王荔蕻在被警方软禁期间,曾被要求写下保证书,王荔蕻最终写下的是《不作保证书》:我是一个有良知的人,我不能保证面对苦难时保持沉默,我不能保证面对像钱云会、唐福珍、李淑莲……这样的悲惨事件假装看不见。 假如我面对苦难和恶行保持沉默,那么下一个被恶行打倒的就是我自己。

3月21日,中国知名的维权人士王荔蕻被警方刑事拘留并抄家, 4月22日,王荔蕻被正式批捕,罪名为”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自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后,她曾被中国当局软禁长达3个月的时间及多次被限制自由。目前,王荔蕻被羁押在北京朝阳区看守所内。

近日,多名海内外的中国网友推出”释放王荔蕻,让她自由”网站,网站的首页上,引用王荔蕻文章中的一句话:”自由像空气一样,每个人应该生来具有,现在却需要我们用疼痛甚至生命去争取。只有从诗人心里流出来的甘冽清泉,滋润着我们干涸的心和这片皲裂的土地。” ,网友们表示希望通过点滴的努力来让世界更了解这位正直而热的维权者,以及帮助她获得应有的自由。纪录片导演何杨也在早前拍摄纪录片《公民王荔蕻》

“我不能保证面对苦难时保持沉默”

在网友自为为王荔蕻成立的网站上,登载了一篇由王荔蕻的亲友整理而成的文章:”谁是王荔蕻”,详细介绍了王荔蕻多年来的维权经历,1955年出生于青岛一个将门之家的王荔蕻,2008年退休之后开始持续关注中国社会问题,并参与对弱势群体的救助活动。

王荔蕻的名字曾与多起中国公共事件中的人联系在一起,2008年7月1日,上海闸北分局发生杨佳袭警案,重要证人杨佳母亲王静梅却离奇的”被失踪”。王荔蕻在王静梅恢复自由后多次到家中探望。并在网上发表多篇关于杨佳案的博客。王荔蕻也与”老虎庙”、诗人阿尔、艺术家艾未未等一起救助北京市天安门访民和流民。在2009年5月她参与救助被山东临沂驻京办的截访人员打成重伤的上访者姚晶。2009年5月,湖北巴东县野三关镇发生邓玉娇反抗强暴后的伤人案。在邓玉娇被刑拘期间,王荔蕻与吴淦等网友前往巴东县”围观”声援邓玉娇案,希望当局能做出公正的调查和审判。

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因被中国当局打压出狱后流落街头,为此王荔蕻在网上发起成立”王荔蕻爱心志愿者工作室”,希望凝聚更多网友志愿者的力量,加入到公共服务工作中。曾被判”煽动颠覆罪”的画家严正学在因病提前出狱后,王荔蕻与众网友多次前去探望。

王荔蕻之后先后关注过山东盲人律师陈光诚案、河南艾滋病人田喜案、山东上访者李淑莲被殴打致死案等等。2010年,因”福建三网友案”王荔蕻先后23次致信福建省委书记孙春兰,其后两次前往福州马尾 法院声援三位网友。

王荔蕻在被警方软禁期间,曾被要求写下保证书,王荔蕻最终写下的是《不作保证书》:我是一个有良知的人,我不能保证面对苦难时保持沉默,我不能保证面对像钱云会、唐福珍、李淑莲……这样的悲惨事件假装看不见。 假如我面对苦难和恶行保持沉默,那么下一个被恶行打倒的就是我自己。

王荔蕻案件目前进行检察院阶段

德国之声也就网友非常关注的王荔蕻一案进展情况,采访了代理律师韩一村,据他介绍:”周五时我去看守所会见了王大姐,她的身体看上去还好,精神面貌也挺好。案子已经到了检察院阶段,主办的检察官是北京朝阳区检察院的张楠,检察院也在6月21日提审了她。公安局认为王大姐有罪,公安局将证据材料移送到检察院,案子到检察院后,他们要负责审查,如果检察院认为证据齐全,确定构成犯罪,会将此案移交法院,如果认为证据不充足,可以发回公安局让他们补充侦查。”

按照中国相关法律,检察院阶段为一个月时间,复杂情况将延长半个月。但是如果检察院觉得证据不充分,发回公安局,在一个月时间补充侦查完毕,这个时间除外,公安局补充侦查是以两次为限。公安局补充侦查后,主办检察官就证据材料写下书面材料,再报起诉科科长,最后报至检察长,如果案件重大,检察长还要交检察委员会决定。

据此韩一村律师分析:”检察院最后的结果是有两种,一种是决定起诉,移交法院;一种是决定不起诉,如果不起诉要向当事人发书面文件、进行释放,并且要对错误羁押进行国家赔偿。”

韩一村目前还未看到任何案卷资料,只待公安侦查、保全证据并移交检察院这个程序完毕后,才有可能看到这些。但他悲观的认为不起诉的可能性很小,目前只是走程序而已,他也期待检方尊重事实以作出最终决定。

原本为王荔蕻进行代理律师刘晓原,因为中国当局打压而年检延延未获通过,以至暂时放弃代理工作,他对当局给王荔蕻的批捕理由:”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表示 强烈质疑,他认为:”王荔蕻参与的福建三网民案开庭前,马尾区法院外面已经实行了交通管制,来自全国各地网民的抗议活动都是在管制范围内进行,怎么会是王荔蕻聚众扰乱交通秩序呢?”

“法律在哪里?是非在哪里?”

在”释放王荔蕻,让她自由”网站推出后,”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在网上发出一张王荔蕻怀抱赵连海的儿子的一张照片,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王大姐是一个好人,大姐这么多年一直奔走各地,对看不下去的事情敢于去管,包括对在我落难之时帮助我的家人,不仅我本人对大姐有感恩之心,更重要的是我们今天必须要努力,让大姐恢复自由。”

独立媒体人翟明磊说:”我一直记得她爽朗的笑声,如同阳光。把阳光关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因为他们知道阳光具有的穿透力。”

7月10日,”福建三网友案”中三网友之一的范燕琼在网上发表文章:”王荔蕻没有错,错在他们,快回家吃饭!”

一直关注王荔蕻一案的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也在网上发出评论:”当你看《赫索格的日子》而热血沸腾的时候,你是否想过,正是囚车里三网友以及现场公民王荔蕻等人的血肉之躯,构成了纪录片的灵魂?呼吁保障公民权利的王荔蕻有罪,而三网民中吴华英的弟弟被超期羁押超过十年、制造酷刑和冤狱者无人问罪;法律在哪里?是非在哪里?福建三网民案的”聚众”关注,其特点就在于,它是普通人关注普通人,网友关注网友,老百姓帮助老百姓。没有名人发起,缺乏名人影响力,但是它对历史的创造性也正在与此,普通人有巨大的潜能去维护宪法保障的公民权利。王荔蕻的公民行动实践,带了新的政治创意:社会改革不必寄托于知识精英,运用技术以及新媒体的普通网友,正在为中国公民社会 的建设开荒奠基。将此筚路蓝缕的先锋者冠之’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代表着陈旧的政治想象和僵化的社会逻辑,无法理解何为公民权利。

目前,德国之声记者浏览多个社交网站平台,如新浪微博和Twitter等,看到数量众多的中国网友迅速转载:”王荔蕻是谁”的文章及声援网站的网址,截止7月10日晚间,有部分内容被中国当局屏蔽和删除。

(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