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南方:江泽民远胜胡锦涛

p110709107
江泽民退出党政职务后,仍具影响力,图为2008年改革开放30年活动上,胡锦涛(左)请江泽民先坐下。(美联社)

凭着良心说,江远胜于胡。胡符合作为庸主的所有条件。摊上这么个货色,不能不说是国人的悲哀。

江卸任时的中国确实比他接手时要强得多,国家明显跨了一大步。相比之下,明年胡谢幕时,留给国人的估计只有二万五一平方米的超级房价及层出不穷维稳事件。邓公有一双慧眼,目光如炬,胡公、赵公、朱公皆为一时之选。可也有看走眼的时候,这个隔代接班人选得确实不怎么出秀。百年之后,人们论之,其谓中下之主矣。

再观江一路走来,倒也谱出跌宕起伏的人生篇章。当初为沪督突调至中南海,全世界没有一个人看好他,都认为只是个权宜之选的政治短命鬼。而他刚上任前两三年作为傀儡时,也确现短命迹象。不料九二年,藉邓公南巡春风,竟然咸鱼大翻身,以至全世界的政治观察家们眼镜掉了一地。此后越战越勇,囚陈拘委,逼退乔李。终于抖擞精神,走进新时代。

回想那几年,确不容易啊。国际上风雨交加,尤其是与美国的关系波澜迭起;台海间也风云激荡。然而江与朱联手,总算驾驶着中国这艘古老的破船渡过了好望角。交给胡时的中国,在国际关系上已是风调雨顺了,而在国内环境不算大好至少也小好吧。但庸主自有庸主的能耐,竟然能把不算大好至少也是小好的局面整成不算大坏至少是中坏的局面。这就是功底啊,吾深服之。

而从国内看,江那几年维稳事件几乎为零。省了不少维稳费放到经济建设中去。现在想来,三个代表多少还是有点新意与进步的,远比和谐强多了。江治理时期,国人还是能说上几句话的,以言获罪者少之又少,甚至把江与英子浪漫故事作为下酒菜也没有多大风险。房价还处于原生态,没有超级丰胸,不需要你拎着汽油瓶上楼顶点燃自己照亮他人,也不需要你去公安局放出美丽的磨菇云。而胡把中国弄得如此和谐,以至伤痕累累。凭着防暴警察建立起来的和谐,让中国的时间倒退了一个世纪。不但如此,胡还建成了以超级局域网及N多敏感词构建的网络和谐社会。果然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天网恢恢,决无疏漏。

应对突发事件,江也可圈可点。亮点是九八年的抗洪抢险。那也是个激情澍湃的年代啊。一百万子弟兵宿于大堤上,与水魔作斗争。让人们明白了,原来PLA除了能开坦克进帝都之外,也还有其他功能啊。藉此一役部分地改变了军队的形象也相应提高了自己的形象。

江在SARS及地震时,似乎也还过得去,不过,记忆更多地还是停留在温悯天悲人的泪花中。这几年,温无数次仰望星空45度,探寻着公平与正义。无数人认为他是影帝,但在这方面我却对他表示最大的敬崇。他的的确确是一个人在战斗。近几年高调提倡政改而没有进局谈话的,也只有他一人了。多年以后,我们将会看到温的悲剧形象。温他肯定是个能力有一定局限的好人。胡他肯定是个能力有一定局限的庸人。

顺带讲一下薄熙来公子。这位以文革手段来逼宫的公子哥,真不知如何评价。以时下的这些表现看,此人乃左派残渣在中国的复燃。不知其父地下有灵,如何想之。不过,也许是由于我过于善良,我有时总认为他这只是逼宫的一种方法而已。犹如敲门砖,门敲开后会放下砖头也未可知。不指望他能成为戈尔巴乔夫,其为赫鲁晓夫乎。当然我知道我很善良,而薄熙来公子能按我这善良的轨道运行吗,心底深处的声音告诉我,这几率几乎为零。

现在听说江驾鹤西去已不成立,南方在这里祝江安康。

(多维)

评论

  • 自然上海 说:

    什么叫胜不胜,这个叫,中共为了权在狗咬狗,有本事叫人民去说,叫人民去评,一切去问人民。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