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无敌:副市长咋也弱势了?

p110709104
周世立,贵州省政协第十届委员会常务委员,贵州青利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图片来源:青利集团网站)

一个副市长,并且是曾经主管“市公检法”的副市长,女儿被人强暴后两年多讨不到说法,甚至成了六盘水市的不稳定因素,实在也够窝囊。要是普通老百姓遇到这样的事,除了忍气吞声、冤沉海底外,再还能有什么办法?

这个现实告诉我们,当钱和权能左右法律时,任何人都可以弱势。老百姓不用说了,今天副市长遇到省政协常委能弱势,明天副省长遇到省长也可以弱势;今天“前”能弱势,任何现在台上的官员,明天就成了“前”,弱势的命运就等着你,可能你也就进了上访的队伍。

田万昌无论如何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所谓的“不稳定因素”。作为贵州省六盘水市前副市长、政协副主席,田主抓六盘水市公检法工作多年,维稳曾是其日常工作的重要内容。但是,由于两年前女儿田小龙被强奸一案迟迟得不到解决,田万昌最终不得不带妻女进京上访,成为六盘水维稳官员眼中的“不稳定因素”。(7月7日 大河报)

在我等草民眼里,县长书记就是个很大的官了。大到你除了在本地电视新闻里能见到他的尊容外,连他办公室的门也进不了。副市长更是大的让人不敢想象。可六盘水市前副市长、政协副主席,却连自己的女儿也保护不了。不仅保护不了,女儿被强奸后,想讨个说法,两年了,也没讨到。只能带妻女进京上访。他主管“市公检法工作多年”,现在竟成了六盘水维稳官员眼中的“不稳定因素”。奇怪吗?

古话说,强中更有强中手,副市长毕竟不是最大的官。他对小民来说,这么大的官的女儿受欺负,简直不可思议。可是对比他大的官来说,我欺负你女儿是我看得起你。可欺负他女儿的“官”,严格说来,只是个虚“官”,是钱多到一定程度就能得到的那种荣誉性的“官”。我们从他“名下有煤矿、磷矿、物流等8家企业,拥有的矿石资源超过4亿吨。”就可以看出这个省政协常委就是钱的产物。副市长却是货真价实的官,而且是分管“市公检法工作多年”的官。但一来市没有省大,二来“前”永远干不过“钱”,故副市长在“活动能力太强”的周世立面前,也一样的弱势,一样的加入了小民们的上访队伍。

周世立在企业界是贵州青利集团董事长,在官场上是贵州省政协常委,自然是绝顶聪明的人。他敢对副市长的女儿施暴,应该是早就计算好了的:暴了也没什么大问题,故才敢有恃无恐。果然,弄得深通法律的前副市长一筹莫展。尽管他“收集到足够充分的证据”,女儿当时就报了案,但“但立案后至今调查无果。”他只能“面戴口罩”,“多次陪女儿进京上访”。用自己精通的法律来从“技术层面”指点女儿。从“多次”一词看出,这个指点的作用也不大。

一个副市长,并且是曾经主管“市公检法”的副市长,女儿被人强暴后两年多讨不到说法,甚至成了六盘水市的不稳定因素,实在也够窝囊。要是普通老百姓遇到这样的事,除了忍气吞声、冤沉海底外,再还能有什么办法?我们的法律就真的需要看“钱”的眼色行事,立案两年多“至今调查无果”?是这个副市长“收集到的证据不够充分”,还是有什么在干扰案件的调查?这样的司法环境,老百姓情何以堪,还敢指望什么。

这个现实告诉我们,当钱和权能左右法律时,任何人都可以弱势。老百姓不用说了,今天副市长遇到省政协常委能弱势,明天副省长遇到省长也可以弱势;今天“前”能弱势,任何现在台上的官员,明天就成了“前”,弱势的命运就等着你,可能你也就进了上访的队伍。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现在的台上者,就必须打造一个风清气正的环境,遏制“钱”“权”的超然法外。使任何敢于以身试法者,不管他有多少钱,也不管他权多大,一样的绳之以法。否则,今天是田万昌,明天可能就轮到你了。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