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逊达:党员也有好人是黑色幽默吗

中国人都明白,被告席上的嫌疑人,双规前必然是久经考验的党员老同志。如此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还会让国人一心一意地跟党走吗?无非是跟着策划者唱唱红歌罢了,重复三十多年前那种忠于毛的老套的革命形式;也无非是你想忽悠我,我也就回报忽悠你。

党还是那个特权横行的党,腐败还是照常腐败下去,只要政治改革绝不,报禁言论决不开放,选举就在村委会、居委会层次内进行就认为心安理得了,行得通吗?关键还是要紧握枪杆子,也就不怕民主老调重弹了。

过去年代非常强调党的绝对权力,尽管老革命从骨子里总认为群众是一定落后不可信的,但必须也一定要善于利用群众的,不然夺取不了国家机器,掌握不了最高统治权力。

所以老人家非常懂得利用政治需要,来维持政权,于是隔一阵子会装模作样地讨好一下人民群众,说什么:“历史是人民创造的。”“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历史进步的动力。”“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这是两条根本的原理。如果怀疑这两条原理,那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革命战争是群众的战争,只有动员群众才能进行战争,只有依靠群众才能进行战争。”“真正的铜墙铁壁是什么?是群众,是千百万真心实意地拥护革命的群众。这是真正的铜墙铁壁,什么力量也打不破的,完全打不破的。”“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的。”这些语录到了文革时被推到了登峰造极之颠,人民大众当然也乐意被神捧得屁颠屁颠的,心里一定是热乎乎的,想想也是够美的,连伟大领袖都那么看重咱人民群众,咱当人民群众的还不感到辛福吗?所以五十年代末,即使饿死了几千万人,也不敢说太阳的不是,而是怨老天爷不长眼晴,或者干脆推到帝国主义、修正主义的头子身上,则可以更加激起阶级深仇大恨,于是让农民吃不饱的真相被掩盖得严严密密。

中国人是天下最温良恭俭让的,一旦被神的红宝书捧了几句好听的,就感到不得了啦,似乎自已的地位一下升上了天,甚至比天还高呢。其实,在神的心目中,人民只是驯服的工具而已,只能被利用,而不该被重用。人民应该有哪些权利?谁也不敢提半点要求,只有跟党走,不得有怨言。在人权从未被尊重过的年代里,毛只能是神。

党不需要人民去思想,只要绝对服从就行。所以忠诚于党就应该忠诚于领导,这是党员首要遵守的组织纪律,这也就不允许人民对党有半点怀疑。文革的形成就是因党员的忠诚必须具体要落实到对毛的个人崇拜上,则运动才必然会产生的。毛就靠这样的个人盲目崇拜,才骗得了全党全国人民对他的拥护,才维护了他那不允许任何人向他挑战的个人权威。与其说刘少奇败在他的威望之下,还不如说毛更善于利用人民群众,特别是无知的年轻大学生,他们渴望在政治上握有权力的心理,正被毛牢牢地掌控在掌股之下。

改革之后,政治高压随之消失,政治改革又被压制,腐败应气候而滋生,这是必然的结果。而谁该对此负高度责任?和老人家执政的传统一样,从来不会有领导向人民作检讨的。

当我们看不到对人民负责到位的实事求是的政改诺言,党的威信和声誉则被重重地贬低是必然的。于是就有了一个流传在网上的一则“冷笑话”──一个女大学生来公司面试,经理看了看简历抬头问她:你是党员?那个女生顿时紧张了起来,激动地说:党员也有好人啊!

这则黑色幽默,真的让我们的党受尽了从未有过的耻辱,不就是腐败所带来的负面的政治影响吗?三十年来党内腐败一直困扰着党,既危害了国家,又给人民带来了灾难,更让改革走到了尽头,朝左拐还是向右转,左右为难。但左比右保险的遗传基因,终于让唱红的政治家们乘虚而入,梦想重回毛的思想老路,似乎找到了一个有很大争议的支撑点。

当人民群众普遍认为党员没有好人时,90年来是党的莫大悲哀,尽管为了壮大队伍,党员已达到八千万之多,然而可笑的是让刚入党的新党员就感到非常虺尬而不是光荣,那么原本想沾点党的光辉,却不料全社会上下不被认可,原来想入党本不是想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而是别有企图,那岂不暴露了党的最大信任危机?

那里有利益可图,那里就有党员冲锋在前,就有官二代官三代抢先占位;那里有腐败,那里必然是党领导的所作所为。尽管反腐法庭上没有党员是被告,入狱的必然是非党群众,说明党永远高高在上,远远脱离群众。

但是中国人都明白,被告席上的嫌疑人,双规前必然是久经考验的党员老同志。如此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还会让国人一心一意地跟党走吗?无非是跟着策划者唱唱红歌罢了,重复三十多年前那种忠于毛的老套的革命形式;也无非是你想忽悠我,我也就回报忽悠你。党还是那个特权横行的党,腐败还是照常腐败下去,只要政治改革绝不,报禁言论决不开放,选举就在村委会、居委会层次内进行就认为心安理得了,行得通吗?关键还是要紧握枪杆子,也就不怕民主老调重弹了。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