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高人:“正义”,不如“正言”和“正行”

既然承认“中国特色”是“中性”修饰词,那就不该限制人家使用;而既然承认“中国特色”并不意味着就“好”,就“优”,那么,“只有那些经过历史检验证明是正确的实践活动和理论总结,才能被称为‘中国特色’,而历史证明是错误的一些东西,虽然可能为中国所独有,如‘大跃进’、‘文革’,但不能被称为‘中国特色’”之说,便站不住脚——换言之,既然“中国特色”词性中庸,便既可以形容“真善美”,也可用于“假恶丑”,这些都是只有中国才能发生的“特色现象”“独特文化”。

这个“正义”,不是道义上的,而是文字的“注疏”“正义”——“正确解释概念”和“纠正错误概念”的意思。

不知怎的,《北京日报》发表《要正确使用“中国特色”这个概念》给“中国特色”“正义”,立马使我想到了前年年底,新闻出版总署下发的那个《关于进一步规范出版物文字使用的通知》,明确禁止出现随意夹带使用英文单词或字母缩写等外国语言文字——有人怀疑,此举意在防范把“上海世博”简写为不雅的京骂“sb”。

我也觉得,“中国特色”现在真个是被用烂了——官与学与五毛用它当大旗护身卫道唱红,坊间则拿它来戏说,调侃,嘲讽,乃至嬉笑怒骂,岂止是“不严肃”太“庸俗”的问题,简直就是对“特色理论”系列的“大不敬”了!所以,我怀疑该文的“正义”,就是冲着后者来的。

但转念一想,这怨不得百姓,因为,许多事情做的实在太过,也忒“个色”了些。

譬如,这次温网夺冠的那个塞尔维亚小子,回国后受到10万球迷的自发欢迎,他还即兴唱了歌,与女友跳了舞。

我们呢?也忒当事儿了:湖北省委、省政府为李娜开了表彰会,礼堂里座无虚席全陪,由副省长授予李娜“湖北跨越先锋”荣誉称号,省委书记颁发60万元的奖金还讲了重要之话,省体育局则封了她一个“弼马温”的副职——网球管理中心副主任。

感动的李娜不再说是为自己打球,连声道谢“感谢祖国的培养,感谢湖北、家人和教练的支持,我更愿意把辉煌战绩献给祖国。”

对网管中心副主任一职,不知是她不屑一顾——有些冠军运动员如刘翔,都当上全国政协委员了——还是不愿做官,这位辣妹事后坦言:“这事不了了之了吧,退役后做家庭主妇啊,不变的目标”——也不知她以后是否打算移民?

李娜这话并不煞风景,因为她毕竟给湖北增了光添了彩儿,而不是邓玉娇的添乱,也没记者“哪壶不开提哪壶”,所以,会上会下,气氛那是相当的和谐。

但观众却视表彰会为典型的“中国特色”,并且“招安”了李娜。

接着,李娜又马不停蹄奔赴北京,参加体育总局为她开的庆功会,让她喜极泣下三度流泪。

再比如,虽说日本也迟报瞒报核泄漏,但蓬莱海域油田溢油事故,不但迟迟近一个月才予公布,还把840平方公里的受污面积,“举重若轻”为200平米,这也忒张扬咱大国大气的“特色”了!

还有,郭美美的轻浮炫富,有意无意揭开了中国“红十字会”红幕重重的特色,让人怀疑它不“干净”;34位退休高官任内地50强公司董事,年薪几十万;“重庆红色经典投资有限公司(?)”打算掏25个亿,建设一座占地1921(年?)亩的“红色经典主题公园”,市区财政不出一分钱——但偌大的土地,价值几何?

……

这一桩桩一件件盛世奇观,惊世骇俗,“捍”得世人目瞪口呆,还怪百姓拿“中国特色”说事儿,甚至开涮?

况且,新闻总署发文都没把sb禁住,遑论一个教授个人的议论,就能让人“对‘中国特色’做到严肃而准确地使用”了。

最重要的是,既然承认“中国特色”是“中性”修饰词,那就不该限制人家使用;而既然承认“中国特色”并不意味着就“好”,就“优”,那么,“只有那些经过历史检验证明是正确的实践活动和理论总结,才能被称为‘中国特色’,而历史证明是错误的一些东西,虽然可能为中国所独有,如‘大跃进’、‘文革’,但不能被称为‘中国特色’”之说,便站不住脚——换言之,既然“中国特色”词性中庸,便既可以形容“真善美”,也可用于“假恶丑”,这些都是只有中国才能发生的“特色现象”“独特文化”。

个中的关键,在于文章所说:“中国特色”这一概念实际上包含着价值判断——但绝不是上述那种“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的判断。因为,“正确”与“错误”本身就都是价值的判断,包括作者所说“宏观”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观”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什么什么”,以及“微观”的“中国特色的什么什么”在内,它们的是与非,同“中国模式”一样,见仁见智,都需要时间和实践的检验。

总之,“正义”不如“正言”——说话在理,不要言过其实,更不能“拿着不是当理说”;“正行”——行为正派,利国利民,泽及子孙后代,不搞形象工程。

这样的“中国特色”,人人发自肺腑地“唱红”。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