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飞天鸭:茉莉花革命和欧洲危机后资本开始全面控制世界

随着革命席卷阿拉伯世界和整个欧洲,老迈的独裁者和失去信誉的政府都在尽力坚持比烂。无可争议的是,世界政治和经济已经处于深刻危机之中。无论是民主运动还是反财政紧缩运动取得胜利,他们都面临有一个问题 – 从哪里找钱让他们理想中美好的世界成为现实。迄今在埃及和希腊发生的事情都证明了:只有金钱才是核心问题。 那些拿着钱袋的富裕国家仍然能够影响局势的进一步发展,使这些正在经历深刻的社会变革的国家遭受屈辱和艰辛。

这一战略被无情地部署在阿拉伯世界。 以埃及为例,美国和欧洲正在悄悄地支持新的取代了穆巴拉克的军事独裁政权。现在穆巴拉克的将军正在统治这个国家。 然后埃及人民还是要求真正的改变,而不是仅仅在顶部洗牌,一个大规模示威和罢工浪潮正在预备测试新的独裁统治的力量。

罢工浪潮中的埃及人希望更好的工资和工作条件和经济机会,这也是革命者推翻穆巴拉克中央政府时的要求。 但是革命往往会对一个国家的经济带来暂时的负面影响。这主要是因为那些占主导地位的富人们,会各尽其能破坏任何社会变革。

革命之后的一个现象就是富人会为了避免自己的财富被重新分配而外流。这通常被称为“资本外逃”。

此外,外国的富人投资者们将停止在革命国家的投资,因为他们不确定自己投资的公司还能继续被私人拥有,或者政府是否会默认不偿还他们的投资。最后,工人提高工资的要求使得不少业主宁愿关闭企业 – 如果他们没有逃离 – 也不愿意冒入不敷出的风险。所有这一切都伤害了整体经济。

纽约时报报道 :

“18天的埃及起义停止了新的外国投资,也消灭了该国举足轻重的旅游业… …革命激发了新的要求,要求工人更多的就业机会和更高的工资与经济快速发展的目标相背离.. …他们对革命的战利品要求拿走了正在增长行业的资本… …在这个国家的主要经济来源要么被逮捕,逃脱或者不敢从事任何业务… …“[2011年6月10日]

而目前充满活力又富有的八国集团国家知道,从阿拉伯革命之后将立即出现现金匮乏,而且正在尽力利用这一点。八国集团晃着耀眼的200亿美元,并在这种情况下附带要求,阿拉伯国家必须采取“开放市场”的政策,即商业改革,如私有化,食品和天然气取消补贴,并允许外国银行和企业更容易地进入。可以参考纽约时报具有误导性的文章标题,“8国集团承诺援助以寻求加强阿拉伯民主”:

“民主,G8领导说,仅可以扎根在开放的市场… …对200亿美元承诺,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助手说,这背后的经济改革“不是一张空白支票“,而是”一个可以实现的在合适的[经济]改革工作计划。“[2011年5月28日]

因此,八国集团对阿拉伯世界的政策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的扶助政策已成为各国接受的措施。但这些办法带来的问题更多,因为“开放市场”的改革总是导致国民财富从公共实体里抽走,进入私有化的个人手里,使富者越富,而社会公共服务被淘汰,使得穷人更穷。

此外,对外国投资者的开放往往会演变成不可避免地破裂投机泡沫,而投资者最终会逃离一个经济遭到破坏的国家。

这并非偶然,许多前IMF“受益人”国家已经还清了债务,并谴责他们的恩人,发誓再也不会重蹈覆辙。

而如果拒绝八国集团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出的条件,就会在需要维护和扩大自身的社会变革的时候失去资本的来源。 富国宣布在这两种情况下的胜利:无论是贫穷国家要求提供帮助,并成为西方企业经济渗透的对象,或贫穷的国家在经济上和政治上孤立,并因为非资本主义的发展路线受到惩罚,富国都是最后的赢家。

而埃及目前发生了如伊拉克般的私有化狂潮,埃及的劳动人民和穷人为了食品,天然气和其他基本生活必需品而支付的价格上涨。这也是除了石油以外许多美国公司也想进入伊朗的一个原因。 在阿拉伯世界和欧洲的社会动荡,充分暴露了富裕的投资者和企业对国家的政治实际上的控制地位。

在欧洲的所有对欧盟贫穷国家正在面临的经济危机的“救市”所发的纾困贷款的条件都是苛刻无情的,无非是为利润最大化的欲望所决定。例如在希腊,放贷者的利润动机是有目共睹的,这一切将在欧洲创造一个如阿拉伯一样的社会运动。

纽约时报报道 :

“新的对[希腊救助]贷款只会随着更加紧缩的措施出台,而且伴随着更快的私有化,在欧洲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基金的一直要求下,希腊终于开始削减公共部门的就业机会和关闭不盈利的经济实体“。 ] 2011年6月1日]

同样的现象发生在欧洲,从英国到西班牙,劳动人民被告知必须削减社会福利,减少政府就业,国有企业私有化。 美国也深受影响,每天媒体的都有关于“稳定债券持有者”(富人投资者)威胁如果社会保障,医疗保险和其他社会服务没有被削减的话,将停止购买美国国债的报道。

全球市场经济如此从来没有像这样被少数富人把持着。

这些意识提高的经验,不能轻易转移到了有希望的政治家“民主”,恰恰是因为民主的问题:由于其巨大的财富,极少数超级富豪具有极高的个人独裁权力,他们可以威胁任何不配合他们的每一个心血来潮的政府。

金钱因此会赋予服从的政府,并逃离独立的政府,而西方媒体从来没有报道过这些问题,而只要政策变化,一个国家可以瞬间从美国的长期盟友转换成“独裁者”,或者反之亦然。

在阿拉伯世界的独裁者下台之后,立即提出了新的问题,“下一步怎么办?”而大公司主宰的经济使得劳动人民的经济需求不能得到满足,因为较高的工资意味着降低企业利润,同时更好的社会服务需要富人付出较高的税。这些根本的利害冲突奠定了目前世界各地的社会动荡,从而进入了成熟与全球经济衰退,并会继续主导未来几年的社会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