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共老人杜导正佩服温家宝 赞胡锦涛宽容

p110708103

杜导正说,温家宝呼吁政改,在大是大非问题上不后退,胡锦涛对温家宝態度不变,至少宽容,是开明的表示。胡锦涛“对保守势力,让你说话;对改革势力,也让你说话。这本身就是进步。”

杜导正八十八岁,党龄却有七十四年。这位《炎黄春秋》杂誌社社长在中共建党九十週年前夕於北京接受亚洲週刊访问。杜导正先说关於李普的故事。李普是他挚友,长期一起共事,上世纪六十年代,李普时任中共中南局政策研究室主任,杜导正时任中南局机关报总编辑,两人都在广州,经常来往。李普於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八日在北京病逝。

在李普病逝前两个多月的一天,他去医院探望九十二岁的李普。用杜导正的话说,他们这些党內老人在一起,只谈政治谈时事,不爱谈生活。那天,杜导正告辞准备离开病房,刚从座位起身,李普说:「老杜啊,你这个人还是老天真,你对他们还抱有幻想,会失望的。」杜老回忆说,李普已经不提「我们」,而是说「对他们」。杜导正听了,一阵嘻嘻哈哈,而后说了些安慰的话。临走,他俩握著手,李普送他到病房门口,接著继续说:「老杜,我李普对这个党,已经绝对地绝望了。」杜导正对亚洲週刊说,李普竟然说了一句这麼重的话。

李普,新华通讯社前副社长。一九四九年八月,李普调北平任总社特派记者。当年就是他登上天安门城楼採访,是新华社「开国大典」新闻稿的主要撰写者。李普是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於八二年离休。杜导正接著又说了两个人。一个是北京传媒界「很有声望很有思想」的中共元老级人物。他躺在医院病�上,全身插著多条管子。一天,他觉得自己可能不行了,便对身边家人说了两句话,第二句是:「我死了以后,请你们告诉他们,不要在我身上覆盖共產党的党旗。」还有一位,原新华社国內部主任、知名女记者,一九三七年入党,一生始终追隨党,二零零九年病逝。翌年,老人大儿子去北京杜导正家,对主人说,「妈妈走之前,留下几句话,有一句话妈妈让我转告您,妈妈说,『我正式宣布,退出中国共產党』」。

蒋彦永是台湾总统府前秘书长蒋彦士的堂弟,八十一岁,是北京三零一医院外科专家,也是杜导正老友,经常骑破自行车去杜导正家,有时一两个月来一次,有时十天半月来一次,进屋从不敲门,事先也不会打电话,见家里有人,就坐下叹叹气,说说话。

不准蒋彦永访台湾

杜导正说,前不久,在台北的蒋彦士夫人过九十六岁生日,给北京的蒋彦永发信,希望蒋彦永去参加她的寿礼。这些都合情合理。但蒋彦永几次请假,有关部门就是不批,其中一条主要理由与「六四」有关,蒋彦永曾给中央上书,要求平反「六四」,上面指责他「不听话」。「一位医科专家,颇有威望,品格又好」,杜导正接著说:「这麼对待人家干什麼。老蒋不服气。我们党干了很多不近人情、离开人性、远离人道主义的事,做了许多不合普通常识的傻事、错事。这很伤害知识分子,很伤害人民。这是我们这些体制內的老党员忧心忡忡的,希望我们的党要有忧患意识。」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发表建党九十週年讲话,表达出执政党强烈的忧患意识。胡锦涛说,在世情、国情、党情发生深刻变化的新形势下,中共面临四个新考验和四个新危险,四个危险是精神懈怠、能力不足、脱离群眾、消极腐败的危险,「这些危险在今天变得更加尖锐」。胡锦涛强调四个危险中,脱离群眾是中共执政后的最大危险,「各级干部都要自重、自省、自警、自励,立身不忘做人之本,為政不移公僕之心,用权不谋一己之私」,「坚决惩治和有效预防腐败,关係到人心向背和党的生死存亡」。

杜导正说,现在中共脱离群眾的严重性,令百姓对它的信任度已经很低了。虽说这几年执政党也做了不少好事,给农民免税、学校津贴、城里提高工资待遇,但这些还不能根本解决问题。最大问题是共產党和政府的腐败控制不了,左手烂了,自己用右手给自己开刀,这行吗?中国现在的一切问题都根源於政治改革、民主法制、宪政民主没跟上去。现在中国有四个字:仇官仇富。仇富是贫富差距悬殊造成的,仇官是因為当下无官不贪。政治体制改革滯后,他们也有他们的难处:怕乱。对共產党了解越多越深,就越知道反腐败反不下去。中国现在就像水一样,水到一百度就变气体了,现在政府和百姓的矛盾还没到沸点,没到推翻的程度,但现在九十多度了。

仍坚持体制內改良

杜导正说:「到今天為止,我和我周围身边一大批老干部还是坚持当体制內的改良主义者。但我们也承认,这一两年,当局处理国家各方面事务有不少问题。我们处在一种失望之中,与中南海感情上的距离拉大了。我们这批老干部大体上是一派,在具体问题上却又有多种不同看法。杜润生、任仲夷代表的是大多数。」

杜导正认為,中外古今大的政治体制变动无非三种形式:自上而下,自下而上,上下互动。上下互动是最好的,自上而下的改革,投入低效率高,但一般执政者不愿这样做;自下而上革命是最糟糕的,代价最大,而暴力革命建立的结果还是暴力為基础;上下互动,推进民主宪政,这麼一种框架比较现实,对中国有利。

杜导正说,现在的政治声音还是多元的。针对温家宝,宽容的声音不断释放。温家宝近期仍相当活跃。他连续发表推进政治改革的谈话。前不久,他与中学生一起打篮球。中央电视台当天新闻出现大量温家宝的画面;杜认為,胡锦涛这一手是高明的,让温充分露脸,这就是宽容。他俩有「(胡)耀邦」情结。月前,温家宝有个很重要的动作。国务院有个参事室,类似顾问团的意思,二零一一年新吸收了八个人,这八个人都不错。新参事上任,温家宝作為总理讲了话。会上重申了他的几个理念。杜导正说:「他在这位子上大声讲这些话,我当时听了非常担心,担心第二天中宣部发通稿时把它刪掉,结果没有刪。我当时高兴的说,中共有救,中共有救,还是有这麼一批不怕死的人。」

內心很佩服温家宝

最近一段日子,左的保守势力不时进攻。杜导正说,一零年九月,有一个会议,温家宝关於政治改革的主张与保守势力多次交锋,本来很多人是支持温的,但到了紧要关头,左的力量猛攻下,原本支持温的人未敢直言支持,有的左顾右盼,有的不再坚守,温家宝一下子处於被动孤立的处境。

杜导正说,温家宝是个人物,在大是大非上没有后退,「別看瘦瘦的温家宝说话缓缓的,我从內心佩服他。他任总理还有一年多,但愿能守住底线,不要后退」。杜认為,就是这种处境,总书记胡锦涛並未对温家宝改变態度。在这一点上,胡锦涛至少是宽容的。如果是毛泽东时代,会允许吗?邓小平时代也不允许。

他说,胡锦涛治党、治国,处理这一类问题的理念是进步的,是开明的,是宽容的。对保守势力,让你说话;对改革势力,也让你说话。这本身就是进步。

杜说,咱们这股力量是体制內的改良主义者,是主张循序渐进的一股力量。《炎黄春秋》今年的年检拖了一段日子,主管部门有个文件,说二零一零年《炎黄春秋》有二十篇文章没有送审,它不说你文章有什麼问题,而是说你没有报审。重要文章要求送审,无限期等待审批,这样做杂誌就办不成了。

杜导正说:「《炎黄春秋》今后方向,还是我提的那八个字:守住底线,周密应对。我对歷史负责,但我要应对,尽量不跟它硬来。现在也有很顽固的保守分子,恨透我们了。有几个老朋友為我担忧,给我打电话,说『老杜,要防著他们用车祸什麼把你干掉,你的行动不要告诉任何人』。我觉得不至於此,再说,我们都八九十岁了,要干掉我们,我们死得其所,他们付出的代价比我们会更大,我们这些老傢伙还怕什麼?」(实习生王菡参与採访录音整理)

(江迅/亚洲周刊)亅

评论

  • 自然上海 说:

    为什么温家宝说政治改革,民主法治。胡锦涛不反对。我认为这是解决平衡问题。先让左派讲,后让右派讲。看起来胡锦涛在民主法治的问题上很进步。现实上是很封建的,是在胡锦涛可控方位之内。你们都可以讲,也就是说一个是红脸,一个是白脸来延长中共的寿命。现在中国社会的矛盾也就是水温在97度,温家宝的作用就是把水温降到90度。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