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余不洁:江泽民的生与死

官家的紧张则恰好说明江泽民绝非一个普通的已经离职十多年的党首,而是至今还有相当权力的中心人物,这从建国60年庆典上可以清楚地看出。

网络上疯传江泽民去世的消息,竟然引起了有关部门的特别紧张,据说“江”字都成了敏感词汇。世间的荒唐事固然很多,然而,一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政权竟然荒唐到如此程度,如此弱不禁风,也实在是太惊人了。官家到底是在怕什么,纵然是百姓们传扬一个谣言,又能如何,真让人哭笑不得。

孟夫子说过,“养生者不足以当大事,惟送死可以当大事”,这在中国历史上或许是一个传统。不过,在传统尽废的天朝,死依然可能被百姓“当大事”。如此,官家的紧张也绝非毫无道理。

一九七六年,周总理去世,引爆了社会多年的积怨,人们借着悼念周总理表达了对毛主席的强烈不满,虽然最终被暴力镇压。但是,这件事足以让不可一世的毛主席威风扫地,随后毛主席的死则让他的宠臣们彻底失势。

一九八九年,胡耀邦总书记去世,引发了另一场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并迅速波及全国,尽管被残酷镇压,但是,邓小平的血腥屠杀,却彻底撕破共产党的伪装,甚至动摇了整个共产世界。

江泽民给百姓的恩惠不能和胡耀邦总书记同日而语,在民间的威望更不能和当时的周总理一比高下,江泽民的死会引发剧烈的社会动荡吗?

显然,如果仅仅是宫廷斗争,一个离职多年的核心去世,官家似乎不应如此敏感。而官家的紧张则恰好说明江泽民绝非一个普通的已经离职十多年的党首,而是至今还有相当权力的中心人物,这从建国60年庆典上可以清楚地看出。

一个卸任多年的元首还能位于所有党政大员之上,不要说在一些民主制度成熟的国家,就是对于任何一个正常制度的国家都是极为罕见的。

权力和权威的分离是中国现行体制的重要缺陷,其中的关键问题在于权力来源的私相授受。 “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诚为至理名言。

(天下论坛/万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