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ofox:答薄熙来,唱红有什么错

p110310104

薄熙来组织唱红的目的是什么?无非就是用公款搞运动捞政治资本,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么拆腾的目的,无非是想更上一层楼,在十八大当上政治局常委。

文革是什么?运动群众,组织、利用人民内斗,而瓜爹却给大家说他组织、运动群众不是要回文革,他只是要利用人民为自己的升官服务。

前两年刚听胡哥给全世界说:我们不拆腾,但薄熙来一到重庆就开始组织唱红打黑运动。唱红有什么错?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不过薄熙来自己都提出这个问题,那一定是那儿出了差错,而且心虚。实际上人们质疑的不是唱红本身,而是薄熙来组织唱红的目的是什么?无非就是用公款搞运动捞政治资本,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么拆腾的目的,无非是想更上一层楼,在十八大当上政治局常委,可是中国不兴选举,所以那怕是再多的人喊薄青天,也是没用。

大家自发唱红,真还没有什么错,因为年龄稍大一点的中国人,都经历过那个年代,都留下过去的印记,因此唱红歌也容易引起大家的共鸣,让人回忆起流逝的青春岁月,现在唱红己经引起全国性的回响,到处都在唱红歌,不过在别处唱红歌是娱乐,丰富一下大家的业余文化生活,但在重庆,事情就变了味,各个单位在唱,精神病院也唱。但当看到和尚、尼姑、道士、伊斯蘭教和天主教徒们也在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时,事情就变得非常可笑,不仅可笑,而且恐怖,红色恐怖。文革是什么?运动群众,组织、利用人民内斗,而瓜爹却给大家说他组织、运动群众不是要回文革,他只是要利用人民为自己的升官服务。

前两周重庆的进京唱红队实际上就是公款旅游团,可北京的观众并不卖帐,而且领导也不捧场,变成了瓜爹自己唱独角戏。特别是看到那位丧父的唱红队员脸上的无奈表情,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文革时代的要革命、不要亲情。

再说打黑一事,文强曾是共产党干部,重庆市司法局局长,也曾因破获,“共和国第一刑事大案”张君案而受到公安部嘉奖,这瓜爹一去重庆,文强就成了黑社会头子,为什么瓜爹的前任会重用一个黑社会人物呢?是不是说这个前任才是真正的黑社会总头子。至于文强贪腐,实际上贪腐的官员也不只他一个,这不铁道部部长刘志军也被双规了吗。而文强因为对瓜爹不敬,正好又被瓜爹抓到他贪腐,于是用他杀鸡儆猴,给自己立威,让重庆大大小小的政府官员认清谁是重庆的新老大,而把一个贪腐的官员搞成黑社会,也是瓜爹精于权术之处,可以争取舆论支持,扩大影响,同时还可以叫反对他的人住口。重庆江津区委书记王银峰不是非常明确的说:跟政府作对就是恶,挡了他家的风水就是恶、就是黑社会。瓜爹的手下一不小心吐出了实话,但没留意到现在的髙技术手段,把本来只可意会的东西暴光在众目暌暌之下。

但给李庄定罪又是为何?因为他说出了实话:打黑运动其实是黑打,而且李庄还给大家讲:平民的茅草房,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李庄可能是忘记了自已是在重庆,也太没有把瓜爹放在眼里,瓜爹不是国王,是青天,当然也可以一手遮天,给李庄定罪最重要的是可以用它来警告其它人,不要插手重庆的事情,他瓜爹才是重庆的山大王。这不前些天在他手下的一个公务员,仅仅是发了一条讽刺他的微博,就被送去劳教,也不知依照那条法律?这种事在文革到是经常岀现,而瓜爹却说唱红不是要回文革。

重庆也鼓励大家用实名举报贪腐官员,而且用贪官所贪金额的3-5%作为奖励,但又用20万封顶,给人感觉只是准备打苍蝇,不打老虎。有作秀的嫌疑,而且也容易联想到反右前的大鸣大放,引蛇出洞。

要是真要让瓜爹再上一层楼,以他的性格,可能胡温的接班人及亲信都可能被搞掉,以竖立他自己的威信,就象他在重庆的作为一样,不过最近的传言到很有意思,最早是说瓜爹适合当总理,又说他适合分管司法,这两天说习近平提议他当北京市市长,而今天又变成了胡哥对他不满。看起来热闹还有的看。

(天下论坛/万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