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女大学生因缺钱放弃治疗并捐献遗体是党和政府的耻辱

p110707102
7月1日,支盼鲜在家中休养,她的母亲则在一旁为她的病情发愁。

今年3月8日,广西柳州市工人医院因救治融安县纪委书记覃俊鼻腔大出血有功,被柳州市委奖励40万元。毫无疑问,先前所耗去的救治费用肯定是不惜代价的。这与女大学生因缺钱而放弃治疗,捐献遗体形成了鲜明的对照。由此可见,在当今中国是何等的重官轻民!面对这种不堪的社会现状,不知道我们的党和政府会有羞辱之感否?

郑州24岁的大学女生支盼鲜身患白血病,无力承担高昂的治疗费用,决定放弃治疗捐献遗体,答谢这个她无比留恋的世界(见2011年7月2日《东方今报》)。大家都知道,支盼鲜所得的白血病能够通过骨髓移植治疗,但骨髓移植手术费用相当昂贵,如果加上术后的恢复费用,至少需要四五十万元。而正是这笔巨额医疗费用难倒了支盼鲜的家人,乃至于到了要就此放弃一条年轻生命的地步。

据说,人们看到这条消息以后都唏嘘不已。然而又有什么办法呢?说实话,在中国白血病患者有4~5万之众,如果都按需要治疗,就需要250亿人民币,靠捐款根本难以解决问题。事实上,中国的老百姓因为经常被组织捐款,所以对捐款之类的事情,大家已经有点麻木了。何况大多数底层百姓,自己都捉襟见肘,能有多少人会心甘情愿地拿出钱去帮助别人呢?再说,现在因病而无钱治疗导致的坠楼、跳河、服毒、停药等死的现象多了去了,靠老百姓捐助哪顾得过来呢?

奇怪的是,2011年7月7日国务院医改办公室对外宣传:全国城乡居民基本医保参保人数达到12.7亿人,覆盖人数占总人口的95%,全民医保的制度框架已经建立,并已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医保网。并宣布,今年,政府对城镇居民医保、新农合人均补贴每年200元的标准在各地得到落实。医保建设的力度之大前所未有。事实上,医改实施后,中央财政投入最大的一笔资金就用在医保上,金额超过2000亿元。既然如此,怎么还会有人没钱治病而等死的现象呢?这不成了“天大的谎言”么?!

更奇怪的是,在各种新闻媒体上总是看到工人、农民、学生之类社会底层的成员,因缺钱治病而等死的事件,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位党政官员因缺钱医病而等死的现象。此前,中科院一份调查报告称,在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全国党政部门有200万名各级干部长期请病假,其中有40万名干部长期占据干部病房、干部招待所、度假村等,一年开支数百亿元 局级以上高干及家属子女佔用80%医疗经费,——很显然,用“政府投入绝大部分是用在干部身上”来形容我们的医疗体制,一点也不夸张。在这样的体制下,老百姓等于是被政府“抛弃”了,面向百姓服务的医疗机构失去公益性,进而看病贵、看病难,无疑都是必然的。现在搞医改,无论采取何种模式,无论增加多少政府投入,如果不能保证“把钱用到百姓身上”,而是延续“医疗费用80%用于党政干部”,中国的老百姓看不起病或因病等死的现象就还会延续下去。

国家审计署曾经揭露,司局级高干的公费医疗保健开支中,整容、美容、保健佔 65%以上,司局级高干的配偶子女利用便利条件,享受高干医疗保健。这种资源错配问题不解决,谈何医疗卫生制度回归公益、公平、公正 ……..?这种丑恶的社会现象不杜绝,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看不起病的现象根本不可能得到真正改变。

今年3月8日,广西柳州市工人医院因救治融安县纪委书记覃俊鼻腔大出血有功,被柳州市委奖励40万元。毫无疑问,先前所耗去的救治费用肯定是不惜代价的。这与女大学生因缺钱而放弃治疗,捐献遗体形成了鲜明的对照。由此可见,在当今中国是何等的重官轻民!面对这种不堪的社会现状,不知道我们的党和政府会有羞辱之感否?

(一缕清风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