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崇光:江泽民健康何以惹人关注?

p110706109
江泽民2007年10月15日出席中共17大。

最近两日,有关中国前领导人江泽民健康状况的消息引起了海外华文媒体的关注,甚至就连韩国、日本等一些国际媒体也纷纷猜测。

虽然真相至今不得而知,但一个离任已近十年的前领导人的健康状况至今还如此为人关心,而中国官方至今也不公布任何消息,至少从某一个角度折射了中国政治的不稳定性和不正常性。

中国官方为何讳莫如深?

几天前中共庆祝建党九十周年时,许多前领导人都出席了纪念活动,唯独江泽民缺席。最近几天一些博客和海外网站一度传言他在北京的301医院已病危甚至逝世。今年五月有媒体报道,江泽民在4月份曾大病一场,但已痊愈,正在调养中。但据总部设在美国的多维新闻社引用接近高层人士的消息称,江泽民的健康基本比较稳定。

在中国政治历史上,领导人的健康状况一直是人们观察中国政治的重要指标。近到十几年前的邓小平,远到三十多年前的毛泽东,其健康状况始终是海外媒体津津乐道的对象。其实,这本身并非中国的专利,几乎所有的共产党体制的国家都有过这样的经验,前苏联也是如此。因此,记得以前曾有西方学者据此写过一本书,在前言中这样写道(大意):如果一个飞机的飞行员起飞时身体患有严重疾病,那么客机上乘客大抵都不会同意他担任此次飞行的任务;推而广之,对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也是如此。但是,由于共产党国家的人民没有了解自己领导人健康状况的权利,因此就会引发更多猜测。

无论是前苏联还是中国的毛泽东、邓小平,在当时都是对中国政治和命运握有重要影响力的人物;在政治和媒体均不透明的情况下,海外媒体对此报道得津津乐道,恰好折射了中国人民命运的无奈。但今天海外媒体津津乐道报道的江泽民,却是 – 如前所述 – 一个离任已近十年的前领导人。无论是海外媒体报道得津津乐道,还是中国官方对此的讳莫如深,似乎都在间接印证一个道理:江泽民虽然离任将近十年,但对中国政治仍继续拥有影响力;不然人们就无法解释中国官方对此的讳莫如深。

江泽民还有多少影响力?

江泽民对今天和未来的中国到底还有多少影响力?这确实是一个值得观察和研究的问题。九年前江泽民卸任时,其继任胡锦涛曾被人称为中国的”儿皇帝”,因为在当时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九个常委中,绝大部分是江泽民的亲信和人马。

但九年过去了,胡锦涛的第二任期也已接近尾声,江泽民对胡锦涛的影响力在相当程度上已有所下降。胡锦涛零五年开始连续调整对台和对日政策,近年又提出”科学发展观”,都从一个侧面折射出胡锦涛在内政外交问题上不但体现出与江泽民不同的思路,而且有付诸实施的资源和能量。

不过,在人事问题上,江泽民似乎依然拥有相当的话事权。最典型的就是在习近平和李克强两人的职务安排问题上。众所周知,按照胡锦涛的想法,李克强应该成为总书记的接班人,而且几年来一路都在往这个方向培养李克强。但前几年,正当所有人都认为李克强是胡锦涛既定接班人的时候,习近平犹如”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忽然成为总书记的接班人选。据海外媒体报道,其间江泽民运筹帷幄的作用不可低估。

转眼间,距离决定中国最高领导层移交的中共十八大还有一年多,正是各派力量角逐的关键时刻。在这个时刻,在人事问题上依然拥有话事权的江泽民的健康状况,自然是各方关心的焦点,而中国官方的讳莫如深也正由于此。

中国权力过渡的微妙变化

但客观地看,今天人们对江泽民健康的关注,与十几年前对邓小平健康,乃至三十多年前对毛泽东健康的关注,已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当年对毛泽东和邓小平健康的关心,让人产生似乎毛泽东或邓小平一走,天就要塌陷的感觉;但今天在江泽民问题上却完全不存在这个问题。这从某种程度上,也折射了中国政治近些年发生的微妙转型和变化。

中共历史上的权力移交,无不伴随着高层激烈的路线斗争。最近二十多年来有三个变化值得关注:一是由邓小平开启的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虽然邓小平本人自己最后也并没有完全做到这一点;二是在江泽民时代开启的权力平稳过渡;三是最高层任期基本确定为两任,而且进入政治局常委的年龄不能超过六十八岁。

上述三点里,值得注意的是第二和第三点。从江泽民过渡到胡锦涛,是中共历史上第一次最高权力平稳过渡,而其前奏则是1997年江泽民与乔石的权力斗争,以乔石自动退出,江乔两人之间达成某种协议或交易收场。虽然这样的权力过渡与现代民主模式相差甚远,但对中共而言,却已是令人关注的变化了。

如果将这一切称为中共的转型的一部分,那么对江泽民健康的关注,可能是这一转型的另一个侧面。只不过这个侧面”横看成岭侧成峰”,积极面和消极面互相参半而已。

(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