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奥地利最后一位王储在德国逝世 享年98岁

p110705103
奥托·冯·哈布斯堡(Otto von Habsburg)。

据俄新社7月4日消息,现时哈布斯堡家族首领、奥匈帝国末代皇帝长子、前欧洲议会成员奥托·冯·哈布斯堡7月4日凌晨在位于德国上巴伐利亚行政区泊津的官邸逝世,享年98岁。

据报道,奥托·冯·哈布斯堡是哈布斯堡家族的大家长,奥匈帝国末代皇帝及匈牙利王国末代国王卡尔一世的长子,也是奥地利最后一位皇储。1918年奥匈帝国瓦解,奥托随父流亡海外。1922年父亲逝世后,他以未满10岁的稚龄成为哈布斯堡家族族长与奥地利皇位继承人。1961年他宣布放弃一切寻求复辟行动,并在5年后回到奥地利。他曾于1979至1999年间担任欧洲议会的议员。他还担任国际泛欧联盟名誉主席,并且是东德结束、两德统一过程中的重要里程碑——泛欧野餐活动的倡导人。奥托·哈布斯堡逝世前一直在巴伐利亚居住。

据称,奥托·冯·哈布斯堡将下葬维也纳皇家墓穴,神圣罗马帝国、奥地利帝国和奥匈帝国的皇帝,以及哈布斯堡家族的成员都在这里下葬。(环球时报)

他的去世是一大损失

奥匈帝国末代皇帝的长子奥托·冯·哈布斯堡(Otto von Habsburg)7月4日与世长辞,享年98岁。这位政治家生前长期担任欧盟议员,是欧盟东扩的积极推动者。

“生活就像骑自行车。”带着奥地利口音的奥托·冯·哈布斯堡曾这样说过。他的意思是,只要蹬脚踏板,就可以继续前行,如果停止,就会掉下来。

今天,奥托·冯·哈布斯堡停了下来,这位皇帝的儿子-一位伟大的历史见证人和伟大的欧洲人离开了生活的舞台。他受到所有人的敬仰,不管是大人物,还是普通老百姓。

对他的逝世,人们不由唏嘘感叹。

积极从政

奥托·冯·哈布斯堡1912年11月20日生于莱辛瑙(Reichenau)。如果奥地利还保持君主制的话,他将成为皇帝。但是奥匈帝国的政治巨变迫使皇帝家族流亡。后来,纳粹没收了哈布斯堡家族的财产。奥托对此的回答是与世界各地强大的力量建立了紧密的联系。他和丘吉尔会面,并应美国总统罗斯福之邀访美。

“我记得当时我和美国政府权威人物进行了各种谈话。其中我一再强调,第三帝国很快就会完蛋。而他们还以为战争会拖到1946年以后。”

奥托·冯·哈布斯堡和雷吉娜(Regina)1951年5月在尼斯举行婚礼

二战结束后,奥托·冯·哈布斯堡再次离开了奥地利。1951年,他和夫人一起在施塔恩贝格湖畔(Starnberger See)的波京(Pöcking)定居。1961年,他应奥地利国家的请求放弃了对王位的要求。他说:”我早就知道我必须这么做。我想从政。”

奥托·冯·哈布斯堡参加了基民盟。1979年,他首次作为基民盟党员被选入欧盟议会。

特殊的光环

奥托·冯·哈布斯堡担任欧盟议员长达近20年。作为名誉议长,掌握多门语言的奥托·冯·哈布斯堡曾用拉丁语为会议开幕。这一举动非常不同寻常,也为他赢得了极大的尊敬。

“他的周围有一种特殊的光环。没有人称呼他”你”。人们和他之间有一种距离感,但这并不让人觉得不舒服。”

“他从来没有突出他是谁,来自什么样的家庭。”

在基民盟里,这位皇帝的儿子被作为人民的代表受到尊敬。他放弃了”殿下”的尊称。

奥托·冯·哈布斯堡在位于波京的住所

历史的缔造者

奥托·冯·哈布斯堡不仅是20世纪的见证人,也是20世纪的缔造者之一。

1989年8月,奥托·冯·哈布斯堡作为泛欧洲联盟的主席组织了奥地利-匈牙利边境的泛欧早餐。在肖普朗市(Schopron)附近,600多名东德人利用边界开放之机逃离了东德。这让奥托·冯·哈布斯堡感到非常高兴,但他也知道,一个统一的欧洲只能慢慢成长起来。他说:”它必须像一棵树一样长大,而不能像美国的摩天大楼一样拔地而起。”

奥托·冯·哈布斯堡是一个伟大的时代见证人,一个行动者,一个欧洲人。他对没当上皇帝毫不在乎。他曾经说:”这几乎是最令人讨厌的工作。”他还说:

“作为议员我感到很幸福。如果碰到一个特别蠢的人,作为议员,我可以说他是一头驴。而如果我是皇帝,就只能称他是阁下了。”

(Nikolaus Neumaier/乐然 谢菲/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