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环球时报:继续稳定吗?中国看点的No.1

稳定犹如空气,有的时候不感觉,我们欣赏山和水,树和云。但别说空气一旦没有意味着什么,它被污染了我们都受不了。但我们能只要空气而不要别的吗?

胡锦涛总书记在“七一”讲话中重申“稳定是硬任务”,这不仅是中共执政60余年得出的深刻认识,也是近现代史带给中国社会有相当基础的共识。中国改革和发展的大方向不可逆转,但能否在未来的进程中继续保持政治稳定,这已成了世界观察中国各种看点中的“No.1”。

实事求是说,中国稳定已久,这种状态已被公众习惯。中国需要大的稳定,反对这个看法的人很少,但对于稳定的内涵究竟是什么,像中国这样的大国,可以允许多大范围的“反稳定元素”存在,以保持社会的“活力”,对此社会上是有争议的。

现在有一些人主张,中国对稳定的定义过于刻板,目前的稳定缺少弹性,而且维持这种稳定的代价太高。他们提出应在中国释放更多政治层面的“多元化元素”,并断言这会促进中国的长久稳定。这种观点主要来源于西方对高度多元化社会的治理经验。

然而对这条路的指向到底是什么,含混不清。它是可控的吗?仅仅增加社会活力,这是它的边界吗?以及这会不会是一条中国失去基本社会秩序的不归路,这些都没有令人信服的答案。苏联在短短几年里国家政治失控并走向解体的例子,给中国社会投下巨大阴影,很多中国人倾向于相信,西方现有的一些做法,中国没有能力像栽西红柿一样引进来,他们担心种下的是西红柿,长出来的是辣椒。

客观而言,中国比任何西方民主国家的规模都大很多,中国不稳定的因素会不时冒出来。但另一方面,小问题掀不动中国,中国的大有助于抵消某些冲击的影响。单从理论上争辩,什么观点在中国都能自圆其说,说维稳“还不够”,或者说维稳“做过了”,都能讲出一套一套的。

中国只能是个“实践体”,而不能是个“主义”的辩论台。过去30年,中国不是按照某个单一理论向前猛跑的国家,中国像是“忽左忽右”,又像是“不左不右”,不同时间做的事没少“自相矛盾”,但结果是,中国既发展了,也稳定了。

想想我们过去的目标是什么?目标就是建设现代化国家,最常说的口号是“发展是硬道理,稳定是硬任务”。对于“现代化国家”的含义,它可以,也应当不断丰富,发展和稳定的内涵也在引申。但这个大的目标,既是中国共产党的,也是中国哲学的,甚至还是“普世的”。因此,它不应被改变。

度,这是中国人最常说的一个字眼,也是最难把握的一个状态。稳定犹如空气,有的时候不感觉,我们欣赏山和水,树和云。但别说空气一旦没有意味着什么,它被污染了我们都受不了。但我们能只要空气而不要别的吗?

同时实现中国的发展和稳定,这真是太难的事。个别知识分子和国外有些人,总喜欢装得特别聪明特别有宏图大略,但至少过去几十年,中共在这方面的表现是全世界最好的。现在世界舆论对中国的什么事情最感兴趣?是涉及稳定的事。如果中国出个大乱子,比GDP掉两三个百分点刺激多了。也恰恰因为如此,我们在涉及稳定的问题上不能陷入政治浪漫主义。它的确是涉及中国人民福祉和国家前途的头等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