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逊达:让人民管党总比党管党要公正客观

p110606101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之际,中共总书记胡锦涛要求“从严治党”。

看了这些一点新意也没有的老话,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不是在过去几年的文件报告规章制度里是一直在不绝于耳地说的吗?但党像老妈妈爱唠叨不休,说多了,就令人厌烦了,更别说要去落实了,谁会接受你领导的管教呢?你自己管好了吗?你自己虽克制了,但你把老婆管好了没有?老婆被管住了,你儿子女儿呢?你儿女能被你管好,你的子子孙孙管得过来吗?还有你的秘书,你的下级,每天都让你担心别再出事,但偏要出事。那么大的国家,那么多的干部,你政治局、常委是不可能都去管头管脚的,靠全体中央委员也不行,靠地方长官更不靠谱,谁也保证不了谁肯定不出问题,而且一出问题都是大问题。

靠党治党是治不了也治不好的,而由主人来治,一治就灵。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之际,中共总书记胡锦涛要求“从严治党”。胡锦涛说:“精神懈怠的危险,能力不足的危险,脱离群众的危险,消极腐败的危险,更加尖锐地摆在全党面前,落实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任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为繁重、更为紧迫。”

看了这些一点新意也没有的老话,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不是在过去几年的文件报告规章制度里是一直在不绝于耳地说的吗?但党像老妈妈爱唠叨不休,说多了,就令人厌烦了,更别说要去落实了,谁会接受你领导的管教呢?你自己管好了吗?你自己虽克制了,但你把老婆管好了没有?老婆被管住了,你儿子女儿呢?你儿女能被你管好,你的子子孙孙管得过来吗?还有你的秘书,你的下级,每天都让你担心别再出事,但偏要出事。那么大的国家,那么多的干部,你政治局、常委是不可能都去管头管脚的,靠全体中央委员也不行,靠地方长官更不靠谱,谁也保证不了谁肯定不出问题,而且一出问题都是大问题。

就拿中央总书记胡锦涛所担忧的四个危险来说,足以说明“从严治党”只能是属于套话,虽然不假,但如何从严治党,却无从看手。

党如果真的想从严治理自已,办法还是很多的,最好最有效的一招,就是发动群众。不是说有担心脱离群众的危险吗?那就从群众中来再到群众中去么,有什么大不了的。不是自谦自己是人民的公仆吗?那就脚踏实地真的做一回,做出个公仆样子来,看群众还说三道四的。

所以靠党治党是治不了也治不好的,而由主人来治,一治就灵。例如,在每一个单位里,让平时对党员意见最大最不满意的群众在党的领导下,成立一个评估党员行为准则的委员会,由他们按早党章党纪进行对照对每一个党员进行公开评估,合格的被公布,不合格的送党校受培训,再考察一段时期,仍通不过,请党组织重新考虑是否受处理还是劝其退党等等措施,总之合格的党员在广大群众监督之下,必须献身于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而不是作威作福当老爷,也不是简单地唱唱红歌江山就被唱红了,官员就不腐败了,理想就会实现了。党要成熟就别指望红歌一举成功,这和文革唱语录歌是一脉相承,异曲同功。

这当然是我个人的一种遐想,和党的运大理想相差甚远。伟大的党,其搞行动都是大手笔,党员都是先进份子,领导者又都是特殊材料炼成的,不耻于做群众的尾巴,更不耻于被群众监督成为监督分子。这是不可能被当作好点子,而是当作臭点子。

生活中我经常发现有这样怪现象,好多党员都不愿暴露真实身份,似乎是地下党,为什么?怕群众异样目光和产生错觉,甚至有的地方出现党员要向群众主动打招呼,取得认可和信任,说什么,“对不起,不好意思,我是党员。”仿佛党员欠了群众什么的。大概搞腐败的都是党员,被群众已骂得抬不起头来,这样的党能起领导带头作用吗?还能被人民群众拥护吗?你以为群众跟着你一起吼了几下红歌就一定跟你走了吗?

以我看,花在唱红歌的钱还是用在改善民生上,改善关系上,改善制度上为好,让人民群众从心底里服了你,你是为了咱老百姓谋幸福来的,而不是做官当太上皇的,那么人民群众评估党员就有效了。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