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何亮亮:中国社会发展谨防“文革式”改革

p110703105

本期《时事开讲》分析了胡锦涛主席在建党9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时事评论员何亮亮认为,文化大革命没有进步的意义,这个是中共中央正式的一个决定。胡锦涛主席今天的讲话是在告诉大家,要解决现在的矛盾,不可能、不可以用文革的方式。

凤凰卫视7月1日《时事开讲》,以下为文字实录:

姜声扬:欢迎加入今天的《时事开讲》。今天是7月1号有两个特殊的意义,“7·1”就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纪念日,在这一天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人民大会堂的庆祝大会上发表重要的讲话,对过去中国共产党90年进行一个总结,对中国共产党的未来90年做下了重要的期许,那我们我们如何解读,我们请时事评论员何亮亮先生为我们解读。

何先生你怎么解读胡锦涛今天在人民大会堂就建党90周年这番讲话的内容,你怎么解读?

中共建党90周年三件大事

何亮亮:今天是中共成立90周年,所以北京举行了一个大会,主要的内容其实就是胡锦涛发表了一个演讲,一个半小时不算太长,也差不多。因为要回顾90年,胡锦涛是代表中共现在的领导阶层对中共90年的历程做了一个回顾,也对未来做了一些期许。

我们知道中共或者是中共领导下的中国,在当前的世界上它是很特别的,所谓很特别就是首先是中共的规模之大,这个在历史上你没有看到过,世界上从来没有过一个政党,它有超过8000万的党员,这个人口比整个德国加起来还要多。

党员人数众多还不能算什么,这只是数量,但是毕竟这个党它是中国的执政党,这个党它使中国变成了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这个在国际上是蛮引人关注的,我注意到是这样的,北京有一个报纸叫做参考消息,他们最近刊登了很多世界各国的共产党,还有一些不是共产党,比方西方的一些政治学家等等,他们对中共的研究和他们的看法。

其中有一个日本共产党的一位学者,他的看法我觉得很有意思,第一他说中共的成立跟日本是分不开的,因为中共早期的理论马克思主义理论都是从日本转过来的,这个是事实,他说可惜日本没有建成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是说中国从日本学到的社会主义,但是中国成立了社会主义国家,而日本没有学到。

第二他也讲了一个观点,他说任何政府都必须允许人民来批评政府,包括共产党领导的政府。各种各样的观念很多,都很有意思。

但我们还是回主题,就是胡锦涛今天的演讲,胡锦涛的演讲他有一些传统的提法,但是他也有一些新的提法,比方说新的提法就是中共在这90年里面,他带领人民,带领中国人民推进了三件大事,这三件大事第一件大事就是领导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第二件大事是推进了社会主义建设,第三件大事就是改革开放。

实际上你说这90年里面,差不多就是中共的30年、30年三个阶段,差不多,因为从1921年中共成立,你看中共的成立正好是在辛亥革命之后的第10年,1921年中共成立,到1949年,其实只用了28年的时间,中共就从一个只有10几个知识分子组成的这样的一个小团体,变成了通过武力打败了国民政府,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就是他说的新民主主义阶段。

第二个阶段就是社会主义建设的阶段,就是从1949年,大约应该说到1979年,也差不多正好了30年,这个时期中国就是奠定了初步的工业化,整个中国大陆统一了,除了台湾,当然还有香港、澳门他们没有收回,但是整个中国大陆统一,这是辛亥革命以来的第一次,然后一方面是在苏联的帮助下,一方面也通过自己的努力,就是中国第一次有了一个初步的工业化的体系,社会主义建设,但是其中也有很大的问题。

第三个阶段就是改革开放,现在看来中共三个阶段当中,问题比较大的应该是在第二个阶段,胡锦涛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也讲到了这个问题,就是我们也曾经犯过错误,有过严重的挫折,他虽然没有讲这个挫折是什么,但是我的理解应该主要还是指的文革,因为你看90年当中有10年中国是在文革当中,这个文革而且是在中共执政之后的,当然中国在执政之前他们可能也犯过一些错误,比方说杀自己人,中共内部的肃反,杀自己人是非常可怕的,这种我们不说,我们就说文革。

因为现在有的人在怀念文革,这恰恰反映了当前中国社会的一些现象一些矛盾,比方说贫富悬殊,我觉得很多人可能不了解文革是一件什么事情,所以胡锦涛很明确的告诉,通过这样的演讲,他告诉全党也告诉全国人民,虽然他没有用这个字眼,但是他说了挫折,还有就是两个决议,就是中共在历史上通过两个决议,我觉得更重要的,对现在来说更有影响的,就是30年前,1981年的6月当时中共中央开了一个会议,就是对于中共在1949年以来的历史,他们做了一个全面的梳理,其中的重点就是全盘的否定了文革,他们把文革称为是10年浩劫。

所以文化大革命在任何意义上,都没有进步的意义,这个是中共中央正式的一个决定,这是一个正式的表态。胡锦涛今天用这个方式实际上是在告诉大家,要解决现在的矛盾,不可能、不可以用文革的方式。

同时他也有一些这样的提法,说要看到民主政治制度还存在不完善的地方,然后要怎么完善等等。在有些方面我觉得他是在呼吁温家宝总理,温家宝总理前几天在德国的演讲,在英国和德国的演讲都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胡锦涛这样讲,人民民主是中国共产党始终高扬的光彩,光辉旗帜,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所以虽然这是一个理论上的提法,但是说明他们还是很重视这样的一种表述。

姜声扬:您刚刚提到胡锦涛在这次演讲当中提到,现在碰到很多问题,不能用文革的方式来解决,我们去下广告,我们回头就来听听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他也讲了类似的话,那这是在什么样的场合,为什么讲这样的话,我们稍候请何先生来告诉我们。

各位观众,我们休息片刻,回头继续《时事开讲》。

姜声扬:我们继续《时事开讲》。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在6月20号的下午,和上海交通大学的5000名学生做了一场近距离的交流,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交流,原因是出自于一个网路笑话,一名女大学生在公司面试,之后经理看完履历之后,就问她你是党员。女大学生顿时紧张起来,激动的回答党员也有好人。

这个话题就变成了大学争论的议题,而学校也就向俞正声写了一份倡议信,结果没有想到竟然得到回复,并且还请到他本人来学校和学生们上一场党课。这次谈话内容我们就请何亮亮先生为我们做一次点评。

适逢中共90周年的纪念日大庆,您认为俞正声的这次跟大学生的谈话,对于党未来的执政有哪些启示?

中共建党90周年:俞正声讲党史

何亮亮:因为俞正声这次跟上海交大的党员还有这些积极分子预备党5000多人,不少了,恐怕交大的大部分学生都在,这个形式和内容本身都很有新意,就体现出了中共这些领导人,政治局委员,这些中共的高层,特点的这种思维方式,我觉得跟以前都是有很大的改变,其实不是个人的问题,我们刚才是讲到了胡锦涛在90周年大会上的演讲,这样的演讲,当然他必须是准备一个稿子,是非常严肃的,非常认真的,因为这样的场合,他不可能是一种脱稿的演讲。

但是另一方面你在不同的场合,是不是所有的官员都是这样的,也不是这样的,不同的场合不同的对象,他就有不同的内容。

我们看在“7·1”之前,特别是一些地方的大员像广东省委书记汪洋,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还有像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他们都是用这样的方式在阐述他们对于建党还有当前一些问题的看法。比方其中薄熙来讲到,因为他一直都在推崇唱红歌,他说唱红歌绝不是要回到文化大革命,然后这就回答了一些人的疑虑。

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是说在纪念建党的时候,不能只是歌功颂德,要有忧患的意识。但是我们看到俞正声的谈话,我觉得是最有意思,因为他讲的最多,而且他这样讲,这个本身就是当前中国社会的一个反映,就是说第一他是上海市委书记,他可以应大学生的邀请去跟大学生做一次交流,他这个形式是党课,党课们就是本来党员们之间党员他们自己的一种教育,这种教育在中共内部、基层、组织他都有这样的党课。

但是这个党课就比较特别,他是一个政治局委员,他又是一个市委书记,但是他愿意去跟5000多名大学生交流。这个交流也就是这样,问题是这个交流他又不是通过官方的媒体正式的加以报道,实际上应该是学生们把它整理出来。

但是广州的《南方周末》就把它报道出来了,用这样的一种形式。关键是这样的,我觉得俞正声跟大学生回答的要点当中,他其实讲到了,包括很多的年轻的党员们他们的疑虑,他讲到党史上的一些问题。

因为也有很多年轻的党员,现在是一个开放的时代,俞正声也讲到,他说有一些书在海外出版的,在中国内地可能看不到,但是人们都会从海外带回来,他没有说具体是哪些书,其中有些书都是跟中共党史有关的一些内容。

另外就是在网络时代,所以年轻人他们会接触到各种各样的思想,接触各种各样的观点,所以他们会有一些疑惑,因为有人认为五四以后是中国的比方说民族工商业,或者中国的文化发展黄金时代,意思也就是说1921年你成立中共,中共是要推翻当时的社会,是不是就延误了中国的发展,我想一部分人有这样的想法,俞正声对此都做了一些答复。

但是我想更重要的还是俞正声对于当前的中国面临的问题,以及中共面临的问题他的看法,像俞正声这样的讲话以前确实是很少见的。他说我们政治局开会的话,什么问题都可以讨论,换句话说,政治局开会,它并不像我们可能以为的那样,只是一些很严肃的,或者只是一些正面的议题,或者只是拿一些决议到这里来讨论就行了。

他的说法是什么问题都在讨论,也就是说这个政治局作为中共领导的核心,他不是一个回避问题,更不是像汪洋讲的它只会歌功颂德,政治局开会他自己不说,歌颂自己,他更多的是要他解决问题、研究问题。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讲到新中国的建立,俞正声六十多岁,经历当然基本上是跟新中国的成立到现在的一个阶段是同一个时期,因为俞正声的家族是浙江很有名的一个名门世家了,这个家族的一些明人分布在国共两党,他们家族的历史也可以反映出中国近代和现代的历史。

俞正声讲到,有人说解放战争的胜利是军事胜利,中国共产党军事上比国民党高,他说他觉得这是不对的。根本上的原因是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我想这个也确实是这样的,国共之间的内战,你确实不能说只是哪一边的军事实力更强一些,还是一个民心向背的问题,如果没有民心的向背的话,国民党理应可以打败共产党。

其实后来国民党自己也都有这样的检讨,不过我看到最近郝伯村在研读蒋介石的日记的时候,他也提出了这个问题。

其实俞正声讲的三个问题,其实正好就是胡锦涛讲的三件大事。他讲的五四,五四到建立新中国这是第一阶段是新民主主义。建立新中国到文化大革命这正好是第二阶段,然后第三节是改革开放,他讲的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俞正声说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灾难,这不光是毛泽东个人的错误,也是党的错误。

这个说法其实也不是现在才有的,以前邓小平也提到过这个问题,他说文化大革命的错误不是毛泽东个人的错误,因为当时在通过相应的决议的时候,中央都同意的,就是说不能把文化大革命的问题归咎于毛泽东一个人身上。

这还是我们第一次看到俞正声他对于个人和他们的家族在文化大革命所遭受的破坏,就是他妈妈是被批斗的非常厉害,以至于精神失常,这是一种非常痛苦的回忆,每个人自己的母亲会被斗成这样,而且他的母亲是一个共产党人,是一个有党龄很强的一个共产党人。俞正声的父亲也是共产党的高级干部,他说我们亲属在文革中死去的有6、7个人。

这样的一种记忆是刻骨铭心的,而且这样的记忆不是俞正声一个人的记忆,可以说在中国很多的家庭都有这样的记忆,不光是跟中共好多高级干部,也包括很多普通的干部,然后到普通的老百姓。

所以这只是从个人感性的角度来看,但是同时也看到了,他也讲到毛泽东为什么要发动文化大革命,他说这个动机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他说他寻找的道路是错误的,但是他又说现在的很多事情也证明,他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所以他就想到了这个问题,因为他就是一个党客,他没有办法去很深入的去分析,那就是为什么会有人怀念文革,甚至有人想用文革的办法来解决现在中国社会存在的问题。我想从俞正声的讲话,然后从今天胡锦涛的讲话,我觉得他们都看到了这些问题,他们也明确的告诉了全党,也告诉了老百姓,不可能,不可以再用文革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这些问题肯定还是要解决的。

比方说俞正声也讲到了党内的腐败现象,我看没有从根本上进行遏制,换句话说从根本上来遏制腐败的体制、机制应该还是还没有建立起来。

所以我觉得从俞正声的讲话可以看得出来,就是共产党的这些高级干部,他们对社会的问题是看的很清楚,很清醒的,也许有的人认为他们可能很昏庸,他们不知道这个社会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知道。

姜声扬:谢谢何先生的点评分析,也感谢您收看今天的《时事开讲》,我们再会。

(凤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