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明镜:太子党系已不把胡温放眼里

p110630108

胡温当局执政十年,几乎一事无成,这可以定论。胡温两人都不是红色贵族豪门出身,刚上台时,他们的平民色彩,因江泽民时代迅速坐大的权贵集团攫取了太多的地盘和利益,曾令民间寄望他俩可以给老百姓带来公平一点的财富分配。结果胡温执政以来,权贵阶层越来越肥硕和贪婪,掠夺财富和垄断权力越来越肆无忌惮。

胡温当局要还富于民既无权威也无道德优势。人们看到的事实是,胡温当局和权倾天下、富可敌国的权贵利益集团站在一起,还美其名曰,“维护基本制度”和“国家核心利益”。

温家宝委婉批评过的“文革余孽”,却遭到薄熙来反唇相讥:“做正确的事情,不怕别人说三道四,”足见红色世系根本不把胡温放在眼里。

据已故旅美学者教授史天健的社会实证调查,百分之八十的中国人认为民主好,但他们心目中的民主是“为民做主”,谁为民做主,他就是主,而且是好主子,这是长期的专制统治造成的臣民心态。中国既无公民教育,也不允有公民社会,在一片精神焦土之上,只能长出这样的民主观,而这又恰好形成了东方专制主义长寿的特定条件。

中共做九十大寿,红旗红歌红剧充斥视听,宛如“全国山河一片红”的文革风景。党庆大寿做完,胡温权力交棒亦进入倒计时,十八大就要著手张罗。

胡温当局执政十年,几乎一事无成,这可以定论。胡温两人都不是红色贵族豪门出身,刚上台时,他们的平民色彩,因江泽民时代迅速坐大的权贵集团攫取了太多的地盘和利益,曾令民间寄望他俩可以给老百姓带来公平一点的财富分配。结果胡温执政以来,权贵阶层越来越肥硕和贪婪,掠夺财富和垄断权力越来越肆无忌惮。

胡温当局是否真有过还富于民的念头?纵然平抑权贵一手遮天的势力和贪得无厌的欲壑,不是易事,但胡温当局要还富于民既无权威也无道德优势。人们看到的事实是,胡温当局和权倾天下、富可敌国的权贵利益集团站在一起,还美其名曰,“维护基本制度”和“国家核心利益”。

放眼红色中国,能源、运输、航空、金属、金融……都在红色世族手里,李鹏的女儿李小琳干脆把话撂下,这是为了“国家命脉的安全”。再看中国的军队,核心部门和职位都在红二代手里,这一晋升模式始于江泽民时代,江任军委主席时在军中毫无人脉,对军中事物一窍不通,是他的超级总管、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出谋献策,建议凡是军队中的红二代一律提拔,要害部门和精锐部队都交他们掌管。从江到胡,这模式一而贯之。作如是观,整个国家的命脉都在红色世系手里,他们的势力盘根错节,荣损与共,天下谁敢与其争锋?

熬过胡温,又要轮到红二代执掌江山了。胡温执政的可悲之处,在于基本堵死了未来平民出身者接班从而推动中国转型的可能,尤其是胡锦涛,非但毫无作为,连起码的公关能力都欠缺。今后在权力圈中,甚至在民间都会认定,那些党团积极分子、政治辅导员和平民背景的人,不事宜担任国家最高领导人,他们不孚众望,不堪大用,治国还是要靠权威足、资源多、人脉广、魄力大的人。按图索骥,这种人只能在簪缨世族里找,习近平固然天命所归,但另一人似乎更符合专制体系的期许,他就是薄熙来。

前不久,薄熙来亲率重庆的红歌团队进京为七一献寿,在民族文化宫演出时,台上台下一片翻滚的红海洋,好像文革再现。幸好政治局“核心”们没有一人出席,如果这是出自胡温授意,还算是胡温临交班做的最后一件好事,温家宝委婉批评过的“文革余孽”,却遭到薄熙来反唇相讥:“做正确的事情,不怕别人说三道四,”足见红色世系根本不把胡温放在眼里。

可叹的是,胡温当局的无所作为,还令不少民众对薄熙来这样的新强人生出许多心理寄托。薄在重庆反贪打黑,建造平价民居,改革户籍制度,打破城乡藩篱,尽管他用的是顺昌逆亡、“运动治国”式的霹雳手段,但胡温当局的不作为,大多数地方诸侯竭泽而渔的压榨盘剥,令不堪其苦的小民不得不寄望于清官好皇帝,只要能匀一点残羹剩饭打点平民,他们就感恩不尽,称颂不已。

据已故旅美学者教授史天健的社会实证调查,百分之八十的中国人认为民主好,但他们心目中的民主是“为民做主”,谁为民做主,他就是主,而且是好主子,这是长期的专制统治造成的臣民心态。中国既无公民教育,也不允有公民社会,在一片精神焦土之上,只能长出这样的民主观,而这又恰好形成了东方专制主义长寿的特定条件。

中共张灯结彩做完九十大寿,还有几多阳寿?如果专制永冻带长期不能解冻,长期长不出思想,育不出现代公民,共产党的钢铁堡垒就只能产生内部坍塌。第五代看不到,就熬到第六代或第N代,指望它与天地同寿,却断无可能,就连共产党自己也不抱这样的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