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基辛格:中国该推“胡锦涛计划” 成全球领袖

p110701106

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前夕,美国资深战略家、88岁的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在北京参加第二届全球智库峰会时指出,中国的全球经济影响在迅速扩大,已经进入了新的时代。美国基督教箴言报评论文章特别关注基辛格峰会中提出的大胆建议:展开“胡锦涛计划”,于当今政经动荡世界发挥当年“马歇尔计划”之效用,并借此令中国成为全球领袖国家。

文章摘译如下。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基辛格与毛泽东商讨中国开放之时,美国正值其权势顶峰,基辛格决不曾想到不出半个世纪,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之际,他会将全球领导国之接力棒传递到中国领导层手中。

基辛格将刻下的中国与1947年的美国相提并论:作为世界最大债权国,中国的地位如同1947年之美国,处于未来世界秩序的风口浪尖。基辛格表示,从一个全球体系转变到另一个可能需要三十年,中国的作用将越来越大,原因是中国将通过其自身的利益来塑造全球秩序——远离“北大西洋极”而走向中国及新兴经济体国家。

基辛格认为,鉴于西方世界的瘫痪,中国应该被加快纳入世界领袖国。他婉转指出,美国专注于辩论政府的角色及国家活力源泉,探讨该要个多大规模的政府以及谁来买单。而欧洲则笼罩在“财政和概念危机”之中,暂停于国家框架及其替代品之间。

“合作的意识至为关键,”基辛格说,“因为我们已经进入一个复杂的新时代,而且在寻找一个压倒一切的重要架构,在国际舞台上,需要调整并引入“一整套系列的新玩家。”基辛格认为,G20集团可发挥主要调整功能,令每个国家将其期望融入旨在避免经济“零和竞争”的国际秩序。

基辛格说得对。

过去的两个世纪之中,英国和美国是霸权国家,订立并掌控“全球公共产品”包括安全、财政稳定、主要储备货币和贸易开放。当今,美国和G7国家已经越来越不能提供这一切。然而,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国家亦力所未逮。有鉴于此,涵盖发达国家和新型国家的G20集团应该提供上述的“全球公共产品”。在一个多极世界,即使中国到2050年成为最大经济体,在可预见的将来这些“产品”也将会成为新规范。

挑战在于全球治理能否在没有一个主导强权国家的形势下建立。

作为世界最大债权国,中国可以透过经济发展在稳定中东和北非发挥重要作用,这不仅仅基于能源安全,也出于整个世界的利益。毕竟,中国业已在欧洲透过购买最困顿国家的债券发挥重大作用。

在阿拉伯革命浪潮之中,一直有很多人提到中东和北非“马歇尔计划”。在近期召开的G7峰会上,法国总统萨克奇提出为此筹集200亿美元。此乃空口承诺,因为发达国家已经是“泥牛过河”,自身陷入赤字和主权债务危机。

为何不以“胡锦涛计划”取代“马歇尔计划”,在G20的赞助下中国利用部分庞大贸易盈余,连同海湾国家一起来助益全球体系?如基辛格所建议,正如“马歇尔计划”形成二十世纪美国的上升义务与自身利益,因而塑造出世界秩序,那么现在是否中国也是时候以此方式来担当新的角色?

中国人该听进基辛格的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