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国蔑视国际法庭 胡锦涛高调欢迎苏丹总统

p110630102

从种种迹象看,中国邀访巴希尔,固然有能源佈局的考量,但更多是向外彰显不忘老朋友,特别是显示对国际刑事法庭判决的蔑视。

被国际刑事法庭通缉的苏丹总统巴希尔昨高调展开对中国的官式访问,西方舆论指中国是为石油向巴西「折腰」。他较原定行程迟一日才抵达北京,也令外间对中国与苏丹关系产生种种揣测。但从种种迹象看,中国邀访巴希尔,固然有能源佈局的考量,但更多是向外彰显不忘老朋友,特别是显示对国际刑事法庭判决的蔑视。

其实,苏丹的油田,绝大多数位于即将独立的南部,中国若为石油折腰,此时应与巴希尔的北苏丹保持距离才对。国际刑事法庭3年前以战争和反人类罪名对巴希尔发出通缉令,中方仍如此高调地接待他,对国际刑庭判决的蔑视,多于对不忘老朋友的彰显。而同时,也表明中国对未来在南北苏丹间左右逢源颇具信心。

国际法庭欠人口大国撑腰被国际刑事法庭通缉的苏丹总统巴希尔昨高调展开对中国的官式访问,西方舆论指中国是为石油向巴西「折腰」。他较原定行程迟一日才抵达北京,也令外间对中国与苏丹关系产生种种揣测。但从种种�象看,中国邀访巴希尔,固然有能源佈局的考量,但更多是向外彰显不忘老朋友,特别是显示对国际刑事法庭判决的蔑视。

其实,苏丹的油田,绝大多数位于即将独立的南部,中国若为石油折腰,此时应与巴希尔的北苏丹保持距离才对。国际刑事法庭3年前以战争和反人类罪名对巴希尔发出通缉令,中方仍如此高调地接待他,对国际刑庭判决的蔑视,多于对不忘老朋友的彰显。而同时,也表明中国对未来在南北苏丹间左右逢源颇具信心。

国际刑事法庭成立于2002年,截止去年,共有111个国家加入,但世界人口大国中国、印度、俄罗斯、印尼、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等均未加入,美国和以色列虽然一度参与联署《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但后来又退出。

至于中国与南苏丹的关系,中国早在苏丹南北分立已成定局时,就与南苏丹建立联繫,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刘贵今上周才访问南苏丹首府朱巴,会见了包括议长在内的南苏丹政要。但由于南方政局依然混乱,还未正式立国,就有7支游击队扬言要推翻政府,加之苏丹的炼油和石油港口仍集中于北方,故北京也不能丢掉北苏丹这个老朋友。

由于中国外交以务实为上,虽一般反对分裂,但对分裂出去的国家也不一味强硬,如前苏联分裂时,中国很快与各新独立国家建立邦交。1970年代,中国虽曾为巴基斯坦动用否决权,阻止孟加拉国(原为东巴基斯坦,后被印度武力肢解)入联国,但数年后就与孟建交,现在孟中关系竟好过孟印关系。

国际刑事法庭成立于2002年,截止去年,共有111个国家加入,但世界人口大国中国、印度、俄罗斯、印尼、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等均未加入,美国和以色列虽然一度参与联署《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但后来又退出。

至于中国与南苏丹的关系,中国早在苏丹南北分立已成定局时,就与南苏丹建立联繫,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刘贵今上周才访问南苏丹首府朱巴,会见了包括议长在内的南苏丹政要。但由于南方政局依然混乱,还未正式立国,就有7支游击队扬言要推翻政府,加之苏丹的炼油和石油港口仍集中于北方,故北京也不能丢掉北苏丹这个老朋友。

由于中国外交以务实为上,虽一般反对分裂,但对分裂出去的国家也不一味强硬,如前苏联分裂时,中国很快与各新独立国家建立邦交。1970年代,中国虽曾为巴基斯坦动用否决权,阻止孟加拉国(原为东巴基斯坦,后被印度武力肢解)入联国,但数年后就与孟建交,现在孟中关系竟好过孟印关系。

(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