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环球时报:西方专捧对抗中国政府的人

西方的舆论工具多,制造轰动的能力足以覆盖世界。但毫无疑问的是,一个中国人获得什么样的历史评价,最终取决于中国社会,而非西方社会对他的态度。西方会很快淡忘中国的“社会活动家们”,就像中国20多年前的民运人士已在西方舆论中边缘化一样。西方只关注今天对他们在政治上向中国施压有现实价值的人。

对大多数中国民众而言,“胡佳”是个陌生的名字。但在西方舆论中,“Hu Jia”很火,这个名字与“萨哈罗夫人权奖”和“巴黎荣誉市民”这样的光环连在一起。这两天,几乎所有的西方媒体都以“中国最著名、最有影响力的社会活动家”之类的定语,报道这名中国公民三年刑满出狱的消息。

这样的困惑或许是很自然的:致力于中国进步的人千千万万,名人也很多,其中很多人有杰出贡献,为什么却是这名胡佳先生,只因他在中国从事了对抗性的政治活动,并有入狱经历,就能得到西方舆论如此高的美誉呢?

胡佳曾是去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据传差一点就“挤掉”刘晓波获得大奖。尽管胡佳在中国的不知名不无中国政治的原因,但即使让社会公开讨论他的社会活动,绝大多数中国人大概也不会认为,他能够与感动了中国的那些大师,以及一些伟大的劳模相提并论。

我们无意对胡佳先生的社会活动做价值判断,我们质疑的是西方对他进行“造神运动”的政治动机。至于胡佳先生在中国改革开放大潮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他的用力和中国前进大方向究竟是一致的,还是反向的,或许未来能看得更准确些,如果他能够被记住的话。一个客观现实是,他曾被中国司法认定有罪,但昨天他重新回到了中国社会。

从刘晓波、胡佳到艾未未,还有在国外的魏京生、热比娅,包括达赖,这些受到西方集体颂扬、无条件支持的人,他们无一例外都是中国现行政治制度的反对者。这不能不让人相信,西方在以“支持中国政府的反对者”这个大原则,挑选他们的具体庇护对象。胡佳等人在西方舆论中获得的高度评价,不是因为他们具体为中国社会以及为“世界和平”做出了什么贡献,而是西方以上述标准在中国“选拔”的结果。

西方的舆论工具多,制造轰动的能力足以覆盖世界。但毫无疑问的是,一个中国人获得什么样的历史评价,最终取决于中国社会,而非西方社会对他的态度。西方会很快淡忘中国的“社会活动家们”,就像中国20多年前的民运人士已在西方舆论中边缘化一样。西方只关注今天对他们在政治上向中国施压有现实价值的人。

希望胡佳先生在西方舆论的追捧面前保持清醒。整个中国社会也应在无时不飘过来的西方的各种声音中保持清醒。我们不应堵上自己的耳朵,我们应有足够的胸怀,并带着足够的判断力去听那些声音。

评论

  • 雨人 说:

    “中国现行政治制度的反对者”有胡佳、刘晓波、艾未未、魏京生、热比娅还有达赖等。似乎除上述人之外,全国公民都认可“中国现行政治制度”似的,可是又没有经过真正合法的选举,何以能下如此之结论呢?恐怕这样真正的选举,当局是无论如何也不肯举行的吧?自已国家的事自已知道,与西方又有什么关系呢?别老说西方是“别有用心”,制造敌人。全世界只是认定了作 为人类的“普世价值”而已,我国政府自已不认世界公认的“普世价值”,却反过来说世人别有用心,来人为地制造对立面,何苦来着!还想用利用一些无耻的媒体来欺骗广大中国公民?

  • 老华侨 说:

    雨人 分析的极为精辟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